马赛克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码字的时候突然发现

GW从第四篇开始就要重写惹

救命【算了窝先玩几天再贱】

明天开始停一周,朕要查成绩报志愿

2017-06-21

【段子】一个翻译腔的我如何爱上一个日式轻小说腔的你

厉害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猫与黑有缘:

※严重崩坏,纯恶搞


※翻译腔叶×日式轻小说腔蓝,甄嬛体喻×宋小宝体黄,淘宝腔肖×台湾腔戴


※作者明显有病系列_(:з)∠)_



叶蓝的场合:一个翻译腔的我如何爱上一个日式轻小说腔的你?


     “嘿,老哈德,看到我那如小鸟儿般活泼的伴侣了吗?今天一大早就不知道飞到哪儿去了。”叶修一边整理着军装衣袖,一边匆匆从楼梯上下来,看到大厅里的老管家,便开口问起蓝河的情况。


“哦,早上好,我的少爷,”老管家满...

2017-06-18

【尊礼】为期一日的兔子先生


今天不改文,摸鱼

题目来源于,FGO圣诞活动【为期一周的圣诞老人】

———————————————————

周防尊变成了一只兔子。

这是宗像礼司围着床上的四足动物观察半晌后得出的结论。

今天的宗像依旧靠着强大的生物钟准时醒来,望着天花板,花了一小段时间清醒,当他戴上眼镜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周防尊不见了。

一个月前宗像以“为了更好监视赤之王的威斯曼偏差值”和“周防对S4的监狱环境有很大意见”为由,强行解释一波后将周防尊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宗像礼司是个作息相当有规律的人,但周防尊不是。宗像能做到每天清早起床,上班之前甚至有空做一顿相当丰盛的早餐和享受一次泡澡。而周防则不然,宗像做早餐的时...

2017-06-16

【尊礼】Golden Wand 3


改完了,终于改完了

——————————————————

“那个混蛋!”周防尊将手上的子弹狠狠扔在手边堆满了带血棉球的铁盘里,一旁的十束多多良一脸担忧拿着一团医用棉按住周防尊肩部还在隐隐渗血的伤口,“查!究竟是哪个家伙从背后阴我!竟然用点416,他想把我撕成两半吗?!”

八田美咲满头大汗的抓起子弹跑去研究室,首领气成这样狼狈成这样他还是第一次见,他莫名有点佩服那个拿M107的家伙,居然能把周防尊弄得这般狼狈。

不,能让尊哥这么狼狈的家伙,他一定要揪出来暴揍一顿。八田愤愤地想。

八田前脚刚走,后脚医务室的人就来了,后面还跟着草薙出云、千岁洋等干部——但看到花衬衫沙滩裤搭配的周防尊后大家都有...

2017-06-15

【尊礼】Golden Wand 2


朕终于想起码字惹

------------------------------------

飞机平稳的降落在吠舞罗米兰分部专用机场。周防尊走下扶梯,身后跟着草薙出云和十束。

“晚上好,首领!!”
 
八田美咲丝毫没改以往见到周防就打鸡血的习惯,元气满满的问候着从总部里出来。
 
草薙暗暗叹气——就是因为你这毛病没改小伏见才会辞职不干的啊……他要是留着早都坐上我的位子了。
 
“尊。”
 
一头银发的小女孩穿着红色洋装,哒哒哒跑过来抓住周防尊的衣角不撒手:“欢迎回来。”
 
“啊……长高了啊。”

小女孩得到夸奖,高兴的跳起来转个...

2017-06-12

【尊礼】Golden Wand

·之前Mr&Mr Suoh重写,还是尊礼

·正在慢慢改………

·已经是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了鬼知道窝改了多少

·新名字如题

———————————————————

【意大利 圣母百花大教堂】

“宗像,和我结婚,比起你说的那些套路,还是婚姻来得实在多了。”周防尊把宗像礼司拉到圣坛前,脱下对方手上的黑色半手套,动作熟捻地掏出一枚铂金戒指。却在将要套上宗像无名指的瞬间被对方缩回了手。

“阁下可别这么猴急,我还没同意呢。”

宗像看着面前被自己弄得一头雾水的男人,笑道:“想让我跟你姓吗?没门。”

“这种事情很重要?”

“毕竟宗像...

2017-06-09

日狗,我就不该看微博,好好学习做个现充有什么不好


搜微博的尊礼tag搜到敬太太画的狗崽,似乎是妖狐左右衽画反,你狐粉就来问缘由,太太解释了就不听不听我不听,你就是让我狐穿死人的衣服


于是敬太太被挂了,评论惨不忍睹,后来她,删了图


虽然她退了尊礼圈但我还是很喜欢敬啊。那么可爱的一个太太,被妖狐亲妈们喷成这样,气到吐血又心疼。


所以我讨厌yys,游戏本身我是不讨厌的,唯一槽的地方也是这游戏的建模


但一个游戏的同人圈,乌烟瘴气成这样,真是不忍直视。


本来妖狐作为窝雪女后第一只sr又是原本队伍里的主力,我还是很喜欢的【虽然早就A了】。后来啊玩的人多了,游戏火了,再加...

2017-05-30

【尊礼】哦周防尊,你为什么叫周防尊 5


窝这叫良心发现

———————————————

“淡岛君。”

“什么事,会长?”

淡岛世理一如以往做完每日的工作汇总,准备离开学生会时被宗像叫住。

“淡岛君相信穿越这种事吗?”

淡岛对这种不像从会长口中问出的话感到诧异:“诶?”

“咳……没什么。”

宗像放弃对淡岛征求看法的念头。

淡岛侧首,思索良久后想起什么似地蹙起眉,用相当严肃的语气对宗像道:“会长,这几天您要是因学生会和学业压力过大,请务必注意休息。”

“感谢提醒,淡岛君,我很好。”

“我先告辞。”

淡岛仔细观察宗像两眼,确定他的“很好”不是安慰话后才迟疑离去。

冬日深夜,有时连稀落的星光也看不见。

宗像独自走在返...

2017-03-10
1 / 5

© 马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