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尊礼】Golden Wand

·之前Mr&Mr Suoh重写,还是尊礼

·正在慢慢改………

·已经是个完全不一样的故事了鬼知道窝改了多少

·新名字如题

———————————————————

 

【意大利 圣母百花大教堂】


“宗像,和我结婚,比起你说的那些套路,还是婚姻来得实在多了。”周防尊把宗像礼司拉到圣坛前,脱下对方手上的黑色半手套,动作熟捻地掏出一枚铂金戒指。却在将要套上宗像无名指的瞬间被对方缩回了手。


“阁下可别这么猴急,我还没同意呢。”


宗像看着面前被自己弄得一头雾水的男人,笑道:“想让我跟你姓吗?没门。”


“这种事情很重要?”


“毕竟宗像尊比周防礼司好听多了。”


“哈………”周防没接他的茬,把宗像缩回去的手又捉了出来,“这事以后再讨论。那你要拒绝吗。”


“当然不。有阁下待在身边让我24小时随时用于取乐的话。”


“那不就得了。”


周防闻言立刻把指环套在宗像的无名指间,动作像是练习很久一般一气呵成:“我从不向上帝发誓,但我对你发誓:宗像礼司,我会让整个世界见证我们的爱情。”


“阁下大可不必说这种漂亮话,周防尊。”


宗像抽回左手,趁周防心思飘远的当拿过对方握在手心的第二个戒指盒,取出另一枚铂金戒指,往周防自觉伸过来的手上套去,用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阁下可要做好觉悟。


阳光被彩窗切成斑驳的碎片,洒在圣坛前二人的脚下。




“喂喂,尊成功了,散了啊散了啊,家族里一堆事情还搁着你们就来瞎凑热闹,现在人家求婚成功了就不能积点德给他们留个二人世界?”


草薙猫着腰,藏在教堂外的小树林子里,按着耳边的通讯耳麦小声训话。


“小八田他们已经回去了,要让那群老家伙知道干部们倾巢而出就为了围观boss求婚,估计得气得跳脚吧。”耳麦里传来十束的声音,“草薙哥也是,灌木丛里蚊子多,别蛰了一身包回去啊,话说你是O型血吧?O型血很招蚊子………”


“得了吧,就你有空操心我。我还得盯着点………毕竟宗像先生不是我们这里的人。尊没带随身武器,万一被人钻了空子可不好说。【Homra首领在求婚之际被人暗杀,这究竟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沦丧】,这样的标题我一点都不想在荣誉社会的八卦杂志上看到。”


“不愧是Homra的大脑,考虑的东西总是那么多,那么我先走咯草薙哥。”


“别等会我回头还得专程去那群老家伙那把你们捞出来,注意点。”


耳麦中传出掐断通讯的“沙沙”声,草薙知道十束已经跟着回Homra总部去了,而一窗之隔的新婚夫夫那,两人似乎腻歪够的样子,终于舍得挪步离开教堂。


“回家收拾收拾,你去找指导员请个假,我们去度蜜月。”


周防尊这话没给宗像留一点余地,他掏出终端打开订购机票的网站,塞到宗像手上:“明天早上的航班。”


宗像定睛看了看网站,页面显示周防尊定的两张机票:“西西里?”


“啊?不喜欢?”


“不,只是有点意外,我以为像阁下这般粗俗之人一般会选择名声大的马尔代夫,或者巴厘岛。”


“你要去我也没意见。”周防耸耸肩,“你说了算。”


“我说了算?阁下在提出度蜜月的时候可没考虑过我。”


“……………忘了。”


“西西里就西西里吧。”宗像还回终端,“也是个不错的地方。”


蜜月?西西里?草薙听完眉头一皱,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他怎么不记得周防尊提过这事?


于是他下意识就拿出终端,打出条简讯。


【尊,你什么时候说过还要度蜜月?】


不久终端就显示出新消息。


【刚才决定的。】


ouch,bull shit。草薙没急着回话,只在心里爆了粗口,握着终端的手顺便比了个大大的中指,权当情感外露——虽然他知道周防尊看不到。


【那Homra的事你不管了?老头子们正急吼吼地想见你这首领的丈夫呢。】


【去他们的,当年Homra要破产了倒没见他们有把女人送上我的床这样热情。让他们见宗像?做梦。】


【十分赞同…………但你就放心把Homra扔下去逍遥?】


草薙发送消息时,尚且抱着一丝侥幸心理,认为周防不会拔屌无情,丢下Homra上上下下几千号人归他管,说实话他草薙出云虽在Homra称为“军师”或“大脑”,实际上,做的工作远多于他拿的薪酬应有的工作量。


所谓劳碌命,说的就是自己,草薙对此深信不疑。


哪天他过劳死也不意外,到底是该怪周防作为首领有些不务正业,还是该感谢周防尊对他无条件的信任呢。


想到这里草薙眉头拧成一团。


反正怎么想都是我来接这锅是吧………


【最近那些跳蚤不敢乱来,Homra的事交给你,放心】


果然,一副“大哥我信得过你”的样子啊……………


草薙平静接受了自己将承担下大部分家族内务的命运。


【多久?】


【不知道。】


看着不远处走出教堂搂着丈夫,一脸风轻云淡回复【不知道】的周防尊,草薙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愉悦。


反正这锅他不仅背定了,还不知道要背多久。


“结婚真好,我也想有女朋友啊………”


树林子里的草薙桑,发出这样的感慨。




【五年后·意大利·巴勒莫】


周防尊飞快走下连接机舱与地面的台阶,他刚刚谈妥一笔军火订单的生意,便抛下对面那位从头到尾都在朝他搔首弄姿的老女人,马不停蹄地赶回家。


那里有他肤白貌美大长腿的丈夫宗像礼司等着他。


哦,或许还有一顿浪漫的烛光晚餐,浅黄冒着泡的香槟或深红的葡萄酒,还有那只前几天宗像买来的,肚子里塞满香料的生火鸡——不出意外宗像今晚会把它塞进烤箱,等他到家便能享受到脆皮上淌着金黄油汁的烤火鸡。


他不得不承认,比起在Homra被列入【厨房杀手名单】,而且还是首位——这和他一段时间在【世界杀手排行榜】上的排名意外相同——的自己,宗像礼司在烹饪方面远甩他十条街。更何况宗像穿着围裙,在厨房忙前忙后,时不时叫他去搭把手的场景十分令人赏心悦目。


周防尊确实会在宗像需要的时候帮忙,不过结局总不出意料的会发展成以融化的黄油和气急败坏的宗像为导火索,点燃的一场性爱。


有时候总得自己动手才能丰衣足食不是吗。


于是顺着这样的思路,周防在灶台上开始独属于他,色香味俱全的晚宴。


而满脑子各种意义上的“晚餐”推开大门的周防,今天注定要失望了。


当他去了一趟“储存草薙出云送来红酒的地下室”,安置完自己的宝贝枪支后,周防尊满心的希望,在钥匙入孔转了两圈后成功落空。


没有肤白貌美大长腿,围着围裙在厨房忙前忙后的宗像,没有暖橙色的烛光和冒着气泡的香槟,也没有肚子塞满香料的烤火鸡。


周防尊感觉糟透了,他打开屋子中的吊灯,领带被随手一扯丢弃在沙发上,衣帽架上草草搭上西服外套。冰箱里也只有上个月采购,如今剩下的寥寥几包速食。


啧…………………宗像到底哪里去了…………………


似乎从某个时期开始,宗像就经常性的晚归。每次周防尊处理完家族事物,头昏脑胀回到家,总有80%的几率找不到当初煞费苦心追到手的伴侣,然后晚饭过一两小时,宗像才会回到家,抛出一对诸如“淡岛君对年计划有异议需要讨论”或是“道明寺君的报告总需要修改”等怎么看怎么敷衍的理由,弄得周防很不爽。
 

正当他打算动用特殊手段探查宗像礼司的下落的时候,门锁发出一阵声响,周防尊回头望去,正好和推门而入的宗像礼司对上视线。
 

周防尊走过去,没好气地把宗像手上的包接过丢在一边:“这回是什么理由,宗像?你忙着学生会的事忘记了我的晚餐?说说看,要怎么弥补?”
 

“不,这回是新年演出,场地方和我们出了点矛盾。在商讨好价格后提价,这种行径真让人不齿。”
 

宗像礼司扯开领结,脱下外套挂在衣帽架上,有意忽略对方的下半句话。
 

“哼……………”
 

“你什么时候换了一个窗帘?”周防尊这才注意到离门不远的窗户上装了一个深蓝色的新窗帘。
 

“上午你不在家的时候回来换的。一个有怪癖的男人也想买,是他先看到的,我们争论了好一会,最后还是我赢了。”
 

“当然。”
 

“你怎么看?”
 

“不是说周末一起去买吗。”
 

“如果可以的话我还想换一下沙发和地毯,和新窗帘相衬,我想买条波斯地毯。”
 

“或者什么也不买,旧的就很好。”
 

“你不喜欢?”宗像礼司歪歪头,一脸无辜的样子盯着周防尊。
 

“哼……………能退货吗。”
 

“你会适应的。”宗像礼司笑的腹黑,好像周防尊再抱怨下去说个不喜欢就会抄起厨房的菜刀追着他怼。
 

周防尊放弃和宗像进行日常的小学生吵嘴,坐上沙发扶手揽过相方的腰让他坐在自己腿上,手轻车熟路地伸进衣服在后腰煽风点火,勾起腿上人一阵轻喘。
 

“野蛮人,不想饿肚子就给我放开,我要去做饭了。”宗像礼司不满地伸手想推开埋在自己颈窝间撒娇的大型猫科动物无果,转而把手伸向对方头顶劈下一个手刀。
 

红毛狮原本上翘的头发中间就这样出现了一条不深不浅的凹陷。
 

“我看你倒是很享受啊,宗像。”周防得寸进尺地捏两下对方的被西裤包裹的臀部,“别做饭了,先补偿我。”
 

“阁下知不知道饱暖思淫欲?”


“不知道。你和食物,吃起来没差。”


“结了婚胆子倒是大不少,请不要把我和冰箱里那只愚蠢的火鸡相提并论。”
 

五年的婚姻内双方也练就了不少默契达成不少共识,当宗像礼司没有明显的推拒那就表示——可以开动了。
 

然后他们一路从沙发滚进厨房再滚进浴室最后终于滚进了卧室,完全忘记还有晚餐这回事。
 

亲热过后宗像礼司带着一身深浅不一的印记趴在周防尊精壮的身体上,百无聊赖地描绘对方的人鱼线,腹肌,胸肌,最后到锁骨。
 

“明天开始我要去米兰参加一次交流会,就一周,早上7点的飞机,阁下一个人在家记得自己洗衣服自己保养酒杯。”
 

发现周防尊身上没有地方可以玩后,宗像滑下对方的身体卷起被子翻过身。
 

“啊……真巧………财团那里有点麻烦,出云说要我出面谈。”
 

经过宗像的摩擦,周防觉得自己的小兄弟又醒了,想到对方要出远门一周,就毫不犹豫的像狮子捕猎般跃起,彻底压制住还没反应过来的“猎物”,两人把本就凌乱的床弄得更是不堪。
 

嗯,宗像礼司体力越来越好了,可喜可贺。临睡前周防盯着自己
 

结果第二天一早从来睡到日上三竿的周防尊在宗像礼司各种毫无威慑力的威胁下身不由己的五点就被吵醒,伺候自家腰疼的伴侣洗澡后又顺便当了回司机把人送到机场。
 
 

“久等了淡岛君。”宗像走下车拉起行李箱,一身西装笔挺走向早早在机场等候的淡岛世理。周防尊实在搞不懂明明出门前还嚷着腰疼指挥自己干这干那的这回怎么就和没事人一样。
 

“喂宗像………”周防尊在车内招手。
 

“?”被叫到的人走到车窗边低下身子,在周防嘴角轻轻一啄,“还有什么事吗?”
 

“没了,就这事,你倒是很自觉。”
 

“…………………”
 

宗像礼司头也不回的走了。
 

一旁的淡岛世理无力表示她已经习惯了这两家伙一言不合就放闪光弹的秀狗行为。
 

 
送走伴侣,周防尊明显放浪不少,一路逆行闯红灯超速飚回自家大宅——宗像看到的话说不定又会因为巨额罚单让他吃上一个月的青菜,如果运气不好地碰上淡岛世理送来大量慰问品…………则有可能会是红豆泥。
 

黑色迈巴赫在地上做90度漂移后不偏不倚的停在家门口。

 
周防尊慢悠悠走进【储存草薙出云送来的酒】的地下室,在一排香槟柜前停下,取下里面唯一一支香槟。
 

酒柜缓缓滑开,露出一道暗门。
 

周防尊是个黑手党头头,也是个使用枪支的好手,上任Homra首领层在带他去了一趟射击场后对着自己的副手毫不吝啬地夸赞过周防在使用枪支上的天赋。


暗门内是一间200平米的枪支收藏室,里面摆满了他从世界各地通过各种手段弄来的枪。
 

他绕过收纳老式手枪的玻璃柜,从一面挂满现代武器的墙上取下常用的沙漠之鹰和巴雷特M82A1,拆成各种零件收进网球包。
 

刚走出地下室,手机就响了。
 

“哟King。”电话那边传来十束轻松的语调,“准备的如何?这次的目标已经加密传到你的邮箱了,真是稀奇呢,居然会让King去做暗杀这种工作~~”
 

“………科里昂那家伙也该吃点苦头了,这次就当给点教训,有下次就端他们码头。”
 

“嘛谁让他们在我们的地盘上整事呢,自讨苦吃不是。飞机已经降落在郊区了,草薙哥可能也快到你那里了吧,尊你倒是快点啊。”
 

敢这么和周防尊说话的除了宗像礼司,大概也就剩草薙和十束了。
 

“哦…………”
 

周防尊掐断断通话。
 

当初自己一副【打死我我也要把宗像娶回家】的架势让他和Homra元老院的前辈们——周防尊等人私下里称为老不死的——直接吵起来,最后只能和草薙出云私下达成协议,家族内分出一部分人保护宗像礼司,至于他,即使是首领,为了让那群老头子少说点话,只好接一些有难度的任务作为补偿。
 

所以后来草薙出云和十束多多良就成了代替周防尊去和老头子们嘴炮的人。
 

外面传来一阵喇叭声,周防尊回头看到出云正一手搭在方向盘上一手搭着车门一脸笑意望着他。
 

“啧……别用那种表情看着我,要笑对着你那些红颜笑,想追你的女人不少。”周防尊嫌弃的别过脸,走过去把网球包往车上一丢,拉开车门大大咧咧坐进去。
 

“要说追求者你才没资格说我吧尊………明明听到你结婚的消息后想杀了宗像的女人能绕意大利。”草薙从驾驶座递来一包烟,然后发动引擎,沃尔沃无声无息的溜出街区。
 

“女人真是麻烦…………”周防尊点上一支烟。

 
“小八田要是听到了一定会十分赞同的。”
 
 
 
 
 
 
 
 
 

评论 ( 1 )
热度 ( 74 )

© 马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