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尊礼】为期一日的兔子先生


今天不改文,摸鱼

题目来源于,FGO圣诞活动【为期一周的圣诞老人】

———————————————————


周防尊变成了一只兔子。

这是宗像礼司围着床上的四足动物观察半晌后得出的结论。



今天的宗像依旧靠着强大的生物钟准时醒来,望着天花板,花了一小段时间清醒,当他戴上眼镜的时候才后知后觉——周防尊不见了。

一个月前宗像以“为了更好监视赤之王的威斯曼偏差值”和“周防对S4的监狱环境有很大意见”为由,强行解释一波后将周防尊带回了自己的公寓。

宗像礼司是个作息相当有规律的人,但周防尊不是。宗像能做到每天清早起床,上班之前甚至有空做一顿相当丰盛的早餐和享受一次泡澡。而周防则不然,宗像做早餐的时候他没醒,宗像冲澡的时候他也没醒,宗像在S4吃午饭、日常和红豆泥对抗的时候,他迷迷糊糊还没清醒,宗像在忙于处理公务的时候他在抽烟、喝酒、端黑帮窝点,宗像在逮权外者的时候,周防则在周边端黑帮窝点。

这样作的结局无非是给不远的Homra增添一笔财务负担,然后被宗像面带微笑地提溜回家。

总的来说,周防绝不是能在宗像起床的时间下床活动的家伙,这不科学,也很不周防尊。宗像凭着做青王的直觉感到哪里不对。

在没有遮盖周防尊身体的被子下,一团东西动了动。

接着,那团东西慢慢爬了出来,宗像清楚的看到,那是只纯白的兔子。

周防尊大概变成兔子了。宗像有些震惊,他抱着试一试的想法,对着床上无辜盯着他看的兔子唤了声:“周防?”

兔子耳朵抖了抖,跳到宗像身边窝下了。

周防尊真的变成兔子了。宗像莫名觉得一阵恶寒。那个赤之王变成了这样一只看上去十分纯良无害的兔子,如此反差,冷静如青王一时半会也难以接受。

怎么办?宗像用脚都能想到这肯定又是哪位不安分子招惹石板了,能直接干涉到王权者的石板异动,宗像怎么可能轻视。但搁着兔子形态的周防尊在家也不是办法。

半小时后,青之寮大门前,宗像沐浴着来自守卫微妙的目光,踏进办公楼,一路上同样收获不少来自氏族成员的注视——他们贯彻大义,严肃正经的室长,抱着疑似自家宠物,还很可爱的白色兔子来上班了。

回头八卦小队大概可以就此做一片文章,青王喜好的更替到底与何有关。

宗像先抱着兔子——他临时上网查的,以他不讨小动物喜欢的体质,通常不需要抱宠物这种技能——进了室长室,环顾四周,最后决定把周防兔子安置在沙发上,毕竟从前周防尊不请自来造访他的办公室,从来都是躺在沙发上。

大概是沙发确实很舒适的关系,周防尊没过多久,眼皮就慢慢合上了,睡的相当舒服的样子。

这时淡岛世理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进入办公室,身后跟着怀抱一叠文件的伏见猿比古。

淡岛看到沙发上的兔子,花了两秒确认自己进的是室长室,毕竟不远处办公桌上的牌子上写着【宗像礼司】四个大字,办公桌后就坐着个大活人,她不可能看错,然后很快接受了类似【室长带着宠物来上班了】,【啊啊毕竟工作也很枯燥这可以理解】,诸如此类的想法,开始每日例行的工作报告。临走前她实在忍不住,多看了熟睡的兔子两眼。

“淡岛君,想摸就请吧,如果它不介意的话。”

宗像可以说是相当通人情地率先提出邀请,淡岛听后干脆服从自打进办公室起就疯狂泛滥的母性,小心地在兔子毛茸茸的背上顺了两把,手感真好。

被惊醒的周防第一眼看到的就是淡岛世理那张放大的脸,不耐烦地蹬两脚避开淡岛欲再摸一把的手,看向宗像的两只小红眼里写满烦躁。

宗像恶趣味顿时上头,觉得这样的周防也不赖,于是决定晚点再送去白银氏族那解决问题。

淡岛和伏见离开后,宗像抱起尚是只兔子的赤王,怀里的周防抗议似的连蹬好几下后腿,最终碍于过悬殊的体格差选择放弃,直勾勾盯着宗像办公桌的抽屉。

宗像顺着他的视线看去,顿时了然:“兔子的肺怎样姑且不论,那阁下凭那三瓣唇又要怎么抽烟?”

话音刚落周防又蹬了他好几脚,宗像无奈只能一手抓着周防的两只长耳朵,另一手拖着臀让周防远离自己,避免眼镜被蹬飞。

折腾了好一阵,周防终究敌不过兔子身体的耐性,体力消耗殆尽,就着宗像抓着他耳朵的姿势睡着了。

“就算是变成兔子,阁下也还是这样能睡吗……”

宗像叹口气,小心翼翼把兔子放在沙发上,埋头工作。

很快便到了中午时分,听到下班铃声响,宗像稍微舒展正坐一上午,有些僵硬的身体,视线自然落到沙发上那团白色毛绒绒的生物上——周防尊依然在睡觉。

他撩拨着兔子短短的尾巴,轻声叫道:“周防?”

周防没反应,依旧在熟睡。

宗像走过去,拍了拍兔子的背:“醒醒,周防,吃午饭了。”

周防还是没醒。

于是宗像放弃叫醒周防,独自一人去食堂解决午餐。

下午时光过得更快,周防在柔软的沙发和午后的阳光双重诱惑下睡了一下午,期间醒来了一会,因为实在敌不过饿得直抗议的胃袋。但宗像拿午饭留下的萝卜条和菜叶喂给它时,周防又很不给面子地表示拒绝。

“那就请阁下空着肚子等我下班好了。”宗像白周防一眼,回头忙他的工作,顺手把萝卜条和菜叶丢进垃圾桶。

周防兔眼神死,翻了个身继续睡。


等到宗像加完班,周防尊在睡醒后,已经趁着S4众人不注意时把青之寮逛了个遍,期间还跟善条刚毅的黑猫纠缠了一会,并被咬掉了一撮毛。

宗像是抱着它回家的,一路上吸引了不少目光。一个相貌英俊身材高挑的男人怀里抱着只白兔子,这种场面虽然诡异却又十分令人赏心悦目。

后来宗像受不了怀里的周防兔瞎折腾,索性把它丢在肩上,大概是怕摔下去,周防一路上都老老实实趴着。

回到公寓,周防等不及宗像把它放到地上,半空中便蹬开他的手,一蹦一蹦进到里屋,留宗像在玄关处脱外套和鞋。

“阁下不吃饭?我记得中午阁下明确拒绝了萝卜条和菜叶,什么都没吃,就算是只兔子也请阁下——”

“你在说什么,宗像?”

宗像猛地回头,和门口站着的周防尊堪堪对上视线。

“啊,今天出云一早把我叫去吠舞罗,没和你说。”

周防不明白宗像为什么用看鬼的目光盯着他,弄得他心里一阵发毛,估摸着宗像是因为他消失一天突然回家感到意外,于是选择先解释,免得对方发落。

“昨天吠舞罗没人,出云出去旅游,把安娜的兔子给我照顾,回来的时候你睡着了就没和你说。”

“所以你刚才在说什么?”

宗像花了三秒处理现状,然后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不,阁下听错了。”

“是吗。”

周防带上门,兔子从里屋跑出来,蹭上他的腿,周防便顺手摸了摸。

“今晚吃什么?宗像。”

评论 ( 10 )
热度 ( 123 )

© 马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