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Golden Wand 8

窝的目标是做一只自由自在der咸鱼


——————————

宗像只觉得自己躺在沙发上,几次试着抬起沉重的眼皮却没成功,大脑昏昏沉沉。

他试着动了动手指,嗯,还有感觉。

“终于舍得醒了?”

头上传来周防尊闷闷的声音。

头痛让宗像多花了几秒处理这句话:“我昨晚……干了什么?”

“看样子你还有酒品不好的自觉?”周防挑挑眉,“你炸了你名下的酒店引起骚乱,往我外衣口袋里丢炸弹,顺便划了我几刀然后往我右肩送了个子弹。然后在大马路上超速逆行,运气好你的驾照过几天就会被吊销,而现在酒店停车场的豪车车主们估计正因为无处索赔感到烦恼吧。”

说罢周防尊捡起地上的终端,打开新闻页面递给宗像。

“从现场传回的画面我们可以看到,威尼斯人三楼的舞厅受爆炸影响基本无法使用,停车场的汽车被严重刮伤,警方推测是由于嫌犯匆忙逃走造成的,请看现场报道——”

“——一定是该死的黑手党干的!意大利警方是吃闲饭的吗?!我的新车该去哪里索赔——”

“——天哪那两位男士太帅了!一定不是黑手党!”一位美女眼中闪烁着pikapika的光芒,“哪有黑手党对女士这么绅士的!”

“…………………”宗像无奈看着主持人一项一项播报昨夜他造成的事故:“就这些?”

“那你可以看看交通新闻,昨晚你超速逆行了八个街区,估计能上头条,不难找……我真该庆幸你还有这种自觉。”

“你现在说我炸了米兰大教堂我也不会意外。上次酒醒后淡岛君看我的眼神……就像知道红豆泥涨成金价一样——我对你开枪了?”

宗像目光扫过周防草草包扎的右肩,纱布上还隐隐往外渗血。

“不是你就是鬼,怎么,想看看子弹头吗?刚从肉里挖出来,估计还热着。”周防对着灶台上一个餐盘扬扬下巴,“第二次了,宗像,怎么补偿?”

“…………”宗像顺着周防的视线拾起餐盘里的子弹头,观察一阵后蹙起眉,“这不是我的子弹,我持有的唯一一把捷克制CZ-75还是你送的,而且……”说这他亮出子弹底部,“没有我的标志。”

周防盯着子弹看了半晌:“你有仇家吗?”

“被打的人是你,周防。”

“跳舞的时候动作那么快,别以为谁都和你一样枪法精准,Blue先生。”

“那我仇家多的去了。”宗像从沙发上起身,周防顺手倒了杯水递给他,“吠舞罗的情报网不至于查不到我的作案记录,而且……混迹荣誉社会这么多年,有人念着你,或者我的脑袋也很正常。”

“我的脑袋又没多重,但真不巧我还对这东西还爱的要命。”

“威尼斯人酒店出入都有记录和监控,让淡岛君查不费事。”

“那么多人你上哪找去?得了吧,我们连谁开的枪都不知道。”

哦,找到问题了。宗像突然有种智商被侮辱的感觉,果然酒精不是什么好东西。

“哈,原来Blue先生还有困扰的时候啊……”

听出了话里的戏谑,宗像白他一眼:“是吗,已经摸到我的组织了啊。不愧是任务成功率100%的Red。”

“我还以为这账已经翻过去了,不是吗,宗像。”

“那是你认为,周防尊。”

“这事我们扯平,现在———”

“开门!!警察!有人举报这里发生大型械斗!”

周防闻声躲进通往二层的楼梯:“该死!平时你给迦德太太送的饼干就是让她来举报我们的吗宗像?!”

宗像反应也相当迅速,窜进储物间,眼疾手快将轻火型军械固定在身上:“这回怪我!证件你去收拾!满脑子冰淇淋的意大利佬都搞不定,阁下以后也别混了!”

“这下承认这么干脆吗————!!”周防冲进卧室取催泪瓦斯时,被漫天从枕头里飞出来的鸭毛糊了一脸。

嗯,通过天花板弹孔漏进来的阳光,漫天羽毛,还有因两人一晚上折腾显得有些破破烂烂的King size大床,要不是情势紧急,他真想拖着宗像在这来一发。

有美景却不再良辰,简直浪费!周防尊在心里咬牙切齿。

很快,楼下传来一阵嘈杂,木门被强行破坏,一群荷枪实弹的特警陆续进到屋子里搜查。

周防草草收好两人的证件,他不担心一楼储物间里的宗像——毕竟以他的身手,从一群特警里脱身并不是难事。

果然没过多久,卧室窗外传来急刹车的刺耳声音,周防踩上窗台纵身跳下,宗像堪堪将车停在窗下,周防从善如流踩着车顶,从天窗进到车内钻进副驾,和宗像绝尘而去。

眼看两人驾车跑远,蹲在别墅外的队长急了:“在外面!狙击手就位!瞄准车胎打!外面的愣着干嘛?都给老子追!”

后方赶来的特警往宗像车后连开几枪,却连玻璃也没穿过。

“想不到,周防,你能把车在我不知情的时候改装成防弹外壳,至少比我想象中的能干。”满意于车辆的防弹效果,宗像勾起嘴角。

周防下意识回嘴道:“没你能干。”

空气突然安静。

“呃………”周防尊选择率先打破僵局,“你,车技如何?”

“客观来讲,不是很好,意外吗。”

“那就我来开车,你解决那群杂鱼。后座的东西看着用。”

说完,两人固定好方向盘和油门,迅速调换了驾驶座和副驾的位子。换到副驾的宗像往后一瞥:“看样子他们叫了支援呢——恕我直言这支援的规格,意大利的武器都是用来对付我们这些平民的吗。”

“哈,那是你的标准,宗像。”方向盘在周防手里打个转,车辆避开了后方飞来的一枚火箭弹,“【我们】这种平民,他们来个直升机都不够吃的。怎么,怕了?”

“我们”二字加重音以示强调。

“不至于,只是怕你这司机影响我的发挥。”

子弹入膛声在两人听来格外清脆。

“需要检验我追你练出来的车技吗,宗像。”

“请便。”

说完周防真的开始飙车。

倒不是因为宗像礼司的刺激,他听到了直升机螺旋桨的声音。

“哼,武装直升机?会为了逮两个人派出这种家伙,整个意大利也只有科里昂有这手笔。”

“看样子我们的敌人显而易见。”宗像耸耸肩,动作极快地钻出天窗,子弹在颠簸中依然精确地打在紧随其后警车的车胎上,爆胎的车辆失去平衡,挤压着后来的车擦出一片火花!

宗像刚想补上一枪,却被直升机上的人开火逼回车内。

“真是心急,擒贼先擒王的道理我理解。”他不紧不慢组装好一台RPG,通过天窗对准直升机,“两位王一起擒,用这点火力,你还是太天真了,克罗斯先生。”

RPG脱出一道尾烟,打中直升机,在空中绽出绚烂的烟花,坠落的直升机狠狠砸在后来的车上,又引起一串大大小小的爆炸!

车厢猛的一震,宗像重心一偏,跌回座位。

“见鬼!开这么快,他们怎么打中的!”周防气极,猛捶方向盘。

“动力在后轮,注意方向,周防尊……前面100米右拐,上高速,那有座桥。”

“在那里解决他们?”

“不。”宗像信心满满,周防却觉得那笑容让他背后一凉——似乎从米兰回来那晚,宗像就这么笑过,“我们弃车,走为上计。”

“蛤?”

周防选择放弃质疑,听从宗像的指挥,控制车辆在高速下保持方向,驶向高架桥。

眼看拐角就在眼前前,车又是一震。

“Shit!后胎爆了!准备提前跳车吧宗像!”

“嗯?好啊。”宗像一把从后座抓过武器盒,开始往上衣口袋里收枪械,然后歪着脑袋对着几个弹匣思考一会,扯过周防的上衣,将弹匣一股脑塞进对方的口袋里。

周防忙腾出手按住宗像往衣袋里塞东西的爪子:“放这么多,你想淹死我吗?!”

“前提是你死得了。”始作俑者一脸风轻云淡。

“啧,差不多了?反正离桥还有一段距离,不如听听意大利人的反应。”周防伸手打开广播。

“滋————………新闻,现在我们看到M1001路段正在上演一场追车大战!继早上的酒店爆炸后意大利政府让我们看到了什么叫low到极点的效率!”广播里的男声有些激动,“居然有人问是不是好莱坞在拍电影……开什么玩笑?!美国佬的东西能在我神圣古罗马帝国子孙的土地上拍吗?!真是荒唐——”

宗像默默掐断广播:“古罗马帝国的子孙除了死在二战的,剩下全在荣誉社会了。”

“啊,显而易见。”

车辆歪歪扭扭驶上高架,周防狠狠一打方向,后方不知从哪飞来的榴弹在他们身后炸开,车身重重擦过护栏后在空中翻滚一圈,径直朝桥下的海面坠落!

宗像和周防先后踹开车门,纵身一跃跳入海中。

入水前宗像还依稀听到桥上追兵气急败坏的吼声:“Fuck!哪个混球开的枪?!上头说了要抓活的!你们聋了吗?!





评论 ( 15 )
热度 ( 46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