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鱼缸的一日

这或许是早到的生贺,或许是一时脑残的产物

——————————————————

宗像礼司抱着个方形鱼缸进家门的时候,周防尊右眼皮就开始跳个不停。

讲道理,他对宗像在家养点什么完全没意见,因为鬼知道Secpter 4那位室长大人会不会大脑一抽想去干点什么他觉得有意思的事——虽然他每次都能找到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毕竟是个能在办公室整出茶座的家伙。

“过来把鱼缸搬进去,周防。”

宗像在玄关处站了许久,不见沙发上那人有任何想搭把手的念头,只好出声。

“我又不是你的苦力,宗像。”嘴上这么说,周防按灭了烟,上前接过鱼缸,“这次又想搞什么。”

双手得以解放,宗像甩甩手腕,又从门外拎进两大袋子:“如你所见,养鱼。”

“哦,日理万机的宗像室长居然有空养鱼。”棒读。

“阁下这等野蛮人就别妄想从养鱼中得到乐趣了。”宗像看周防不屑的态度,白他一眼。

“什么鱼,能吃吗。”

“恐怕不够阁下塞牙缝。”

宗像说着从袋子里提出一个充气塑料袋,里面装了半袋子水和一群活蹦乱跳的鱼。

“哦,真小。”

“收起你失望的眼神,周防。”

“这么大个缸养这点鱼,不觉得浪费吗?”

“水族店老板听我没经验,让我用这个品种练手,说好养活………好像是叫……孔雀鱼来着?”

“管它什么鱼…………”

宗像没接他的茬,走进洗手间拿出两个水桶,其中一个被塞到周防尊怀里“现在,还请阁下帮我把这个鱼缸装满水,用厨房带过滤的水龙头接。



等到两人轮流装水,把鱼安置好后,已经是深夜了。宗像调暗客厅的灯光,打开鱼缸上的夹灯,一只只鱼的体色在光照下显得格外鲜艳。

“怎么全是红的?”周防尊趴在缸边看半晌。

“阁下不觉得这颜色和你挺配?都是嚣张到极致的颜色,这种体色,要是生活在河流里,就是在叫天敌赶紧吃了它。和阁下不计后果的行为方式倒有几分相似。”

“啧,它们都躲角落去了,离远点,宗像。”

“请问和我有什么关系?阁下的脑回来真是———”

话没说完,宗像便被周防尊往后拉开一段距离,没过多久,缩在角落的鱼陆陆续续游了出来,在灯光下显摆自己艳红的大尾巴。

“承认吧宗像。”周防突然有些同情自己的同居人,“它们是怕你。”

宗像当然不信,挣开周防的手往鱼缸走去:“阁下这是睁眼说瞎话…………”

下一秒,一群大尾巴鱼就缩到角落里瑟瑟发抖。

宗像/周防:“…………………………”

“只是不适应环境而已,明天就好了。”宗像默默往缸里撒把鱼食,拉着疯狂憋笑的周防进了卧室。

好看是挺好看,可惜摊上这么个不讨动物喜欢的主人,真委屈。

好吧,周防尊承认他有点幸灾乐祸。



第二天宗像是在湿漉漉的触感中醒来的。

他环视周围,自己似乎正处在自家客厅,不过视角有些低……………

宗像暂且不去思考自己昨晚和周防是不是发生什么奇奇怪怪的事——反正一觉醒来在客厅,那前一晚肯定就是发生了奇奇怪怪的事没跑,高度近视让他眼前一片模糊,宗像习惯性伸手摸索自己的眼镜………………


手?

触感不太对的瞬间宗像扭头看了看他的手——准确的说是鳍。

哦,这个视角,该不会……

想到什么似的,宗像转身看向背后,一群大尾巴鱼正瞪着死鱼眼貌似惊恐地看着他。

其中一只还在不停吐泡泡,看上去傻了吧唧的。

傻了吧唧的大尾巴鱼身后,宗像清楚地看到玻璃倒影中他的身影……

哦,一条蓝色的大尾巴鱼。

正在挖空没多大的脑袋思考这一切的根源时,他看到周防尊打着悠长的哈欠从卧室里出来了。

作为一只手不能写口不能言的鱼,宗像只能拼命上下游动,有时候甚至跃出水面,试图引起周防的注意,好让他把在飞艇上无所事事的初始之王找来解决问题。

反正用脚都能想到,能搞出这种事的只有石板。

可惜,心眼大的周防根本没注意到鱼缸的一群红鱼中出现了一条蓝鱼,只是自顾自地进行晨间活动。

该死他就没发现自己的制服和鞋还在家里吗!

宗像气得跺脚,可惜他没有脚,只能恼火地甩甩尾巴。

时针已过了8点,按照宗像正常的作息,他早已到达自己的办公室,拼着拼图等待淡岛前来报告昨晚加班的成果。

宗像抱着一丝希望,等待可靠的女副手拨他的终端,运气好的话还能找到他家里,这样自己的困境就有待解决。

分针指向“3”时,卧室里的终端响了,宗像隔着一层玻璃模糊地看到周防接起电话。

“打扰了,室长,已经过了8点您还没到岗,是不是………”

“他没去上班?”

“赤之王?”电话那头的女声有些惊讶,“室长的终端怎么会在你手里?”

“谁知道,大概没带吧………宗像没去上班?”

“…………是,请问他身体不适吗?”

“我看他一早就出门了,啊,好像穿的是便服,你们S4的靴子还摆在门口。”

“这不可能………赤之王,请你待在公寓,我这就过去。”

女副手挂断电话,周防烦躁地点起一根烟,下线已久的直觉这才提醒他,宗像出状况了。

他才不会干这种疑似小学生离家出走的事。

算了,等那个女人把宗像找回来就行了。

周防在屋里四处转悠,最后停在鱼缸前。

……………什么时候多出一只蓝色的?



水里的宗像看到周防终于朝鱼缸走来,便开始扑腾,试图引起注意。

很好,周防注意到他了,俯下身仔细观察了…………

宗像看准机会,尾巴朝水面大力一扫,溅出的水珠扑在周防脸上。

“喂,你这家伙怎么和宗像一样性格恶劣…………”

哗啦———

又是一脸水。

“…………………”周防委实有些怀疑人生,这是他第一次被动物——还是鱼这种低智商生物嫌弃。

“我可以吃了你哦。”棒读。

哗啦———

回答他的依旧是几滴水珠,额前的须须沾到水,粘在脸上。

“啧你这家伙———”

可以说是很及时响起的门铃声,周防瞥了那条嚣张的蓝鱼一眼,转身去开门。

毫不意外,门外站着淡岛世理。

“喂,干什么……”

“室长不会无缘无故翘班,作为他的下属我有必要到这里了解情况。”

“啧,你想知道什么…”

“把人堵在门外说话很无礼呢,赤之王。”

周防只得侧身让淡岛进门。

“室长昨晚是否有奇怪的举动?”

“哈?”

奇怪的举动是什么,他还能把我压下面然后强了我?

“没。”

“…………室长居然养鱼,有些不可思议呢。”淡岛瞥到一旁的鱼缸,刚想挪开视线,眼角便捕捉到几个歪歪扭扭的字体。

【reisi】

此时的宗像正一边倒在角落里喘气,一边暗自庆幸昨天自己丢了一把砂石到缸里做装饰,现在这把砂石刚好够他拼写自己的名字。

“reisi……礼司?”

女副手微微挑眉,走到缸边。

宗像见淡岛靠近,借着浮力晃悠悠围缸底的字母绕圈子。

淡岛觉得这种场景有些超现实,心想这只是巧合吧室长怎么会变成一条鱼…………

一会,那条蓝色的大尾巴鱼又在【reisi】边上用砂石摆出【me】的字样,然后停在【me】上方。

淡岛觉得这世界真是太魔幻了,她原以为白色豆馅炖豆腐已经是石板的极限,没想到石板还有跨物种的影响力。

忍着一股微妙感,淡岛掏出终端,联系了天上的白银之王。





“所以说,你是宗像先生?”

伊佐那社好奇地打量缸里那只通体湛蓝的鱼,一是也觉得石板真的很能搞。

周防见他绕着鱼缸转悠半天,把宗像都快绕晕了,索性直奔主题:“喂,怎么解决。”

“这个嘛………”伊佐那社有些心虚地挠挠头,“说实话我研究石板的时间也不长……如果宗像先生作为鱼还保有王之力的话,根据赤与青的联系,只要两位王同时发动力量,能让达摩克利斯剑成形就好,石板的力量不是无限的,只要把维持宗像先生形态的能量抽取过来,应该就没问题了…”

“应该?”

“只是根据我的研究得出来的结论,还没验证过而已。”

周防尊闻言,眼疾手快用手边的玻璃杯捞起宗像就往外跑:“宗像我们走。”

“野蛮人你轻点!我快被你晃晕了!”

宗像在杯中呐喊,喊出的话变成一个个泡,飘到水面上破开。





“平心而论,做鱼真难。”

恢复人身后,宗像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以美化环境为由将鱼缸搬到S4的公共区域,同时委托善条刚毅定时换水喂食。

“你做鱼的话,还挺漂亮的。”

周防吐出一团烟,刚想咬上烟蒂,指缝间的烟便被身旁的人抽走。

“赞同。”

“宗像。”

“嗯?”

“你吃鱼食吗?”

“………………”宗像没回答这个很不青王的问题,取而代之的是对周防脑袋和墙的暴击。

“以后不许提有关鱼的任何问题,周防。”

“……………………”

周防能干什么呢,周防举双手表示投降。


————————fin————————

起因是我买了一缸子鱼

鱼,好大的鱼,大尾巴鱼【情不自禁唱起来了】

一会上图,就是文中的宗像鱼

评论 ( 10 )
热度 ( 95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