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几个清水肉段子

如何用正确的方式让尊哥萎掉hhhhhhhhh

W:

囤点旧文


只有一个标题不押韵是我的恶趣味


 


-


 


 


1.请勿打扰


 


修学旅行的两人住在一间房中。这天中午,宗像不耐烦地拍开一直在不老实地摸来摸去的糙手,眼神从终端上移到那个无聊得简直要散发腐烂霉气的红毛身上。


“光天化日的,阁下究竟想干什么?”


周防打了个哈欠,走到床边,呈大字型倒下,一脸坦荡无畏天经地义地开始脱裤子。


宗像长叹一声。“麻烦阁下先去门口挂个请勿打扰的牌子行吗?”


周防磨磨蹭蹭地站起身挪到门口,顺手把空调的温度调高了一些。


 


大概十分钟后,两人渐入佳境,却突然听见了敲门声。他皱着眉把早被扔到房间角落的裤子捡回来套上,并看到宗像迅速用厚厚的棉被把自己裹得一丝不露。


“?”


周防打开门时看到清洁工站在门口。他抬头看了眼牌子,默默地把那块被错误地挂上的“请打扫”拿下来,换上“请勿打扰”,然后对清洁工点点头,关上了门。


 


 


2.明天裸考


 


一年大概三百六十多天都性冷淡的宗像同学就着微弱的台灯光看闲书时,周防带着草莓牛奶的香味儿从浴室门走出来,并且只在腰间围着一条毛巾。


“明天还要上课。”宗像头也不抬地说。周防耸肩表示无所谓,俯身亲了亲宗像的耳垂。


周防的吻从耳垂挪到锁骨时,宗像终于放下了手中的书。这时他的终端突然发出一声短促的短信音,他看后,冷笑着推开了周防的头,顺手拎起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新消息,明天数学突击测验,趁今晚先担心担心你连因式分解都学不会的大脑吧。”


 


 


3.意外警报


 


毕业后住在同一个公寓的两个人在深夜的电梯里相遇。


“看上去喝了不少啊。”


“您才是。是不是醉了呢?”


“并不。”


宗像笑着吻了吻周防的嘴角,“可我大概是醉了。”


“似乎是这样的。”周防回应宗像的吻,将他抵在电梯门上。超重作用将他上涌至大脑的血液固在原地,然后周防感觉自己似乎碰到了什么按钮。


电梯突然停下。周防移开手指,那个小红按钮,似乎是紧急求助用的意外警报器。他的大脑一片空白,用手揉了揉一头红发。


 


 


4.被贴罚条


 


刚下班的宗像发现自己的车从停车场神奇地移到了办公楼旁一个不起眼的角落,而且里面还附带了一个看上去本应不会开车的人。


“请出示您的驾照。”宗像把手伸进车窗内,笑着对周防说。周防执起手在嘴边做出要咬上去的姿势,宗像迅速抽回手。


“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宗像打开车门坐到副驾驶的位子上,扣好安全带,“你怎么来的?”


“啊。”周防并没有回答问题。他们交换了一个意味浓厚的吻,周防把副驾驶的座位调成后仰,宗像有几分惬意地眯着眼看着周防的小动作。


 


然后他们的车窗突然被大力地敲了敲。宗像收拢起松开的领口,直起身旋开车窗,看见一个胖乎乎的交警用笔在他的小本子上写着什么。


“违规停车,罚款一百。”交警操着浓重的口音这么说道。


 


 


5.塑料手套


 


周防倒了倒安全套的盒子,什么都没出来。


“套没了。”


宗像回头瞥了他一眼,什么都没说。


周防突然看到早上他吃的肯〇基套餐送的一次性手套,他指着手套问宗像行不行之后,宗像躺回床上卷起被子径自睡着了。


 


 


6.石头剪刀


 


“冒然决定上下是非常愚蠢的,我想我们应该用一个相对公平的方式来处理这件事情。”上半身赤裸的宗像突然严肃地对周防说。


“那就猜拳吧。”


“哦~你确定?猜拳我鲜少输过。”


 


半小时后,两人仍然在数不清回合的平局中挣扎。两小时后,周防觉得肚子很饿,于是两人穿好衣服到楼下吃拉面去了。


 


 


7.落枕别咬


 


宗像细碎的吻落在周防脖颈的肌肉上。


“嘶——”


他突然听见周防倒吸一口冷气。


“我昨天睡落枕了。”


周防诚恳地解释说。宗像不轻不重地笑着拍了一下那里,让周防掉了一层鸡皮疙瘩。


 


 


8.邻居吵闹


 


晚上,周防与宗像愉快地摩擦生热时,从隔壁突然传来了刺耳的声音。


“……什么?”周防的动作停了下来。


他们仔细听了一会儿,这声音像是指甲在黑板上划过,又像泡沫塑料被碾碎的声音。


“我猜,他在弹小提琴?”宗像有些犹豫地说。他用腿往里按了按周防的腰,示意他继续。


“你可以跟着找找拍子,大概,”宗像打趣道,“庖丁解牛时还跳着符合音律的舞呢。”


“不是所有声音都有拍子。”周防随手打开电视,调到体育频道,试图与解说员慷慨激昂的“进了!”达成协调。


这个尝试以软掉告终。


 


 


 


9.骑乘有方


 


宗像在周防身上坐下的时候,听见对方嘴里发出了一声绝对不是享受性质的闷哼。


“怎么了?”宗像蹙眉问。


“你太重了,宗像。”周防答。


宗像微微一笑铺盖一卷睡觉去了。


 


 


10.放弃治疗


 


“千万别出什么乱子。”


周防和宗像这么想着,搬到了他们新的合居房里面。这个合居房大部分的装修都是周防完成的,为了采光,他还特地弄了有巨大的特制玻璃落地窗的房子,从里面向外看能清晰地看到高楼下车水马龙的繁忙场景,而从外部看却几乎什么都看不到。


搬家忙了一天的宗像快速洗完澡后便一头栽进床上。周防摸过来时他挥挥手表示今天NO,但还是抵不过周防耍赖,闭着眼睛纠缠在一起。


 


在他们都把彼此扒光要进入正题时,周防突然发现宗像满脸震惊地盯着落地窗看。


“上帝,”宗像简直难以置信,“你把玻璃安反了?”


周防深沉地转过头打量落地窗。


从这边去,只能看到几个极为模糊的光点。


 


 


-


 


END

评论 ( 2 )
热度 ( 88 )
  1. One_AshenW 转载了此文字
    如何用正确的方式让尊哥萎掉hhhhhhhhh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