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尊礼】哦周防尊,你为什么叫周防尊 6


复健ing

我真的很想改掉这个十分操蛋又长又臭的题目,相信我


—————————————

安娜的离开,是在周防尊、十束、草薙等人在教室里等候穗波老师时闲聊后发生的。

要说起因,伏见为此还有些自责,向众人说出【安娜双亲是被害而亡】的想法后,明明草薙已经察觉门外有动静,自己却没多留个心眼。

若是旁人倒还好,但在门外听到这话的偏偏是安娜。

这问题就大了。

安娜一直对父母死亡的真相有所察觉,却一直假装视而不见。

伏见提出想法,草薙加以肯定后,安娜便不得不正视这个事实。心中满溢的现实感让她一时情绪失控,导致能力暴走殃及他人。

第二天一早,草薙就接到了盐津元的电话,对方用毫无起伏的语调宣告Secpter 4对安娜进行隔离处置的决定。




“那些都是小安娜做的?”镰本话里充满不可置信。

“本想等他们自己出岔子,结果这下倒给了他们正当的理由。管理权外者是S4的责任·········他们是这么说的。”

草薙抬头看着在天花板下消散的烟雾:“镰本,你,还有八田和小伏见去周围看看,确保穗波老师的安全。”

八田闻言干劲十足地带上滑板出了门,镰本跟在后面,最后走出酒吧的伏见意味不明地看了周防尊一眼,反手带上门。

“情况我都了解了·········”

宗像说完这话便觉不对。

确实不对,剩下三人的酒吧里,除了他自己的两人都齐刷刷地朝他看过来,脸上写满“啊果然是这样”。

“咳······怎么说呢,还是十束你眼光毒辣。”草薙扶额。

“别这么说,小猴子不也察觉到King的不对劲吗。把你牵扯进来很抱歉,宗像先生。”

“我也很抱歉,眼下的情况本该有周防君在场才对吧。”披着周防外壳的宗像坐起身。

宗像本来正打算趁着难得的清闲时光稍作休息,没想到日常穿越到酒吧。等他听到耳边一群人议论着安娜的事时才觉得不对,后知后觉自己穿越后,便索性照着周防尊之前的姿势躺在沙发上假寐,这一来便将伏见和草薙的分析听得清清楚楚,心里大致推测出了个所以然——原来世界上真的有超能力存在。

直到话题快结束,草薙将伏见等人支出去的前几分钟他才睁眼——如果周防尊真是这个吠舞罗的头领,让“他”在这种类似开会的场合下一直睡下去,这种行为周防能忍,宗像可忍不了。

更何况这种关系到安娜人身安全的事,让他袖手旁观,也做不到。

“既然是不可控的,那也没办法了嘛······”

十束笑笑,示意宗像没关系,然后话锋一转瞄准宗像:“倒是宗像先生怎么看?”

“诶?”

“嗯?”

草薙和宗像被这一茬搞得不明所以。

“喂喂十束,这样真的好吗,再怎么说宗像先生也是个普通人······黄金可不允许把平民扯进来。”

“没事没事,草薙哥,能和石板有关系的,怎么说也不会是一般人吧。”

十束笑的没心没肺。

虽然宗像不想承认自己有那么普通,但转念想想,和眼前这群有超能力的家伙们比,自己可以说是个良民了。

“关于这件事,我也只是略知一二,无法与周防君比较的。”宗像斟酌措辞,“虽然不知你们口中的石板为何物,但似乎并不是个好东西。”

十束看向草薙的眼中写满“看吧正常人都看得出来”。

“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十束双手一拍,看向宗像的眼神中充满不可描述的光:“宗像先生能调动King的能力吗?试试吧试试吧?”

“喂十束你———”



哦,高数,法学,为什么这种东西那家伙会感兴趣?

周防面前,码齐了叠成一摞的课本足以挡住他的脸。

他也不想看到这些,更不想带着这些看都懒得看的书去替宗像上课………虽然看在如果不去宗像会唧唧叫的份上,他还是去签了到。

自作孽不可活怎么写?就这么写。谁让自己在开小会的时候睡着呢,他和宗像原因不明的身体交换正是以睡眠为契机。

脑子里模模糊糊记得睡着前听到的字眼,周防对着衣柜一阵翻找,最后拿出勉强不觉得束缚身子的白T穿上,决定借着宗像的身体去草薙所说的中心看看。




“喂喂——呼叫保安室,这里有可疑人士。”

在问诊台值班的小护士看见医护中心有位社会精英又迷之颓靡的男人在转悠,下意识拿起座机对着话筒呼叫了保安。

周防管她叫没叫保安,他照样在中心门口转悠,最后思考三秒,一脚踩进自动门感应区,旁若无人走进中心,气场之强大让后来几个全副武装的安保人员紧随其后,就怕这看上去人畜无害的社会精英搞事。

周防不搞事,他就看看。于是他充分发挥宗像的大长腿优势甩掉尾随的保安,直奔中心下层如入无人之境。

实际上他连地图也没看,完全靠瞎走。正常人靠脑子想想一个有问题的中心怎么会把有问题的地方标在楼层平面图上?那怕不是石乐志。

所以面前出现一道厚实铁门拦住去路的时候,他引以为傲的直觉告诉他——找到了。

“谁,谁在那…………”

幽灵似无力的声音成功激起周防背后一层寒毛,他转过头,发现不远处的拐角,一个少年扒着墙怯怯地打量他。

“喂。”

周防刚想唤他出来问话,没想到那少年反倒往后缩了缩。

过了半晌他才想起他披着宗像外皮的事实,正常人看到一个戴眼镜身材高挑笑起来说不出诡异的人都会抛开吧。

于是周防蹲下身:“怕什么?又不会吃了你。”

少年犹豫许久,才从墙后探出身。周防这回看清了——少年身上的衣服和外面住普通病房的人不同,除了袖上别了标记,衣服胸前的标志他太熟了。

——那是Secpter 4的徽章。



——————tbc——————————————

上课去了上课去了

评论 ( 7 )
热度 ( 18 )

© 马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