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尊礼】Golden Wand 13


并没有坑,良心发现


薛定谔的下一章,期中考使我日渐消瘦

—————————————


西西里夏季炎热得很,尤其这一年。

原住民碰上难得一见的高温自然吃不消,对着电视台播放的天气预报骂骂咧咧,昨天才说好的可以放心出游,今天气温就已然飙升到四十多摄氏度。大概不少意大利人没体验过中暑,依然抱着自己耐高温的信心出门,到头来还是哀嚎着躲进空调房,说什么也不肯出来。

现实如此,还是有不少人借着大好天气带上躺椅遮阳伞,跑到海滨度假。

比如眼下,一整片柔软的白沙滩被人大手一挥包下了。

沙滩边的饮品店主还在猜测哪位金主如此财大气粗,在他观念中能做出包下沙滩这类举动的,也只会是臃肿、脖子上挂条没品项链、戴着墨镜身后有保镖尾随的大老板,兴许还会捎上一车比基尼美女。

可惜抱着看戏赚钱心态的店主没等到肥佬保镖和比基尼美女。几辆房车靠沙滩边缓缓停下,车门打开,钻出来却是清一色汉子。他有点失望:夏日需要治愈白沙滩和戏水的比基尼美女!

内心这么呐喊着,倒还真让他喊来一位美女。

美女一头金发在阳光下很是耀眼,店主眯起眼睛踮起脚,努力想看得更清楚。不想还没看清庐山真面目,美女身边那位身材高挑的男人突然回过头,眼神穿过稀拉拉的叶子直扎向他。

那瞬间店主几乎以为自己就要失去年轻的生命,男人气场太过强大,被看到的时候,店主有种变成草原上被瞄准野兔的错觉。

没由来的心悸。

受到惊吓,店主忙别过头招呼顾客,不再肖想美女——万一那是黑道某大佬的女朋友怎么办?!毕竟这等姿色带两车保镖出行也很正常!

惹不起惹不起,赚钱要紧。


近日西西里很和平。

多数人印象中西西里永远和黑手党、聚众械斗这类不好的名词挂钩,有人在公园长椅享受人生发出世界和平的感慨,总会收到或多或少诧异与不解的目光。

可周防尊没有,宗像礼司也没有。且不说西西里到底和不和平,至少这几个月,气温上升直到突破四十大关前,荣誉社会一派和谐景象。没人找Homra或是Secpter 4任何一方的麻烦。这三个月最大的事件大得草薙出云眉头都懒得挑,更别说让周防尊知道。

让Homra首领处理管辖区内的街头斗殴?怕不是失了智。草薙听闻此事后,淡定地抖落指尖燃烧烟头上的黑灰,对夏天以肉眼可见速度体积膨胀的镰本力夫说这种事你跟我上报,我看上去很闲吗?

可是草薙哥,他们打着Homra的名号收钱耶。镰本很无辜。

那你叫上八田去不行?我看他再不出门活动筋骨就要躁郁症了。草薙这次直接按灭了烟卷,我又不是居委会大妈要去教育不良少年!

镰本飞快地跑了。

草薙出云心里一边念叨现在年轻人怎么脑子越来越不好使,高压期都过了也不至于——

等等,高压期过了吧?是时候要回我屯五年的带薪休假了吧?

就像大脑突然畅通人生前途美好,草薙心里美滋滋,想着即将到来的休假,从酒柜提溜上一瓶酒,往首领办公室去了。

结果得来的不是一个人的自由假期,而是Homra几位干部,还有被周防尊邀请来的宗像礼司及其两位下属和他们身后的房车,见此阵仗草薙出云和周防尊大眼瞪小眼半天,后者耸耸肩表示反正最近比较闲不如大家一起出去度个假。

我大概一辈子都和完美假期无缘。草薙突然就很丧。

好吧好吧,Secpter 4那位金发小姐也去的话,也不是那么糟。

这就是他们现在身处海滩的原因。

两拨人界限分明站在两边,虽然Homra与Secpter 4属于同盟是个不争的事实,可该站队的时候,两个家族的成员还是坚定不移站在自家首领身后。

宗像礼司从下车那刻起就察觉到在他们身上游移的目光,最后终于不堪其扰——这感觉就像一只苍蝇在身边嗡嗡,赶都赶不走——往视线方向瞪了一眼。

哦,苍蝇跑了。

注意力转移回来,宗像接过周防尊顺手扔来的躺椅遮阳伞,熟练展开摆到沙滩上,顺便推脱来自道明寺安迪打沙滩排球的邀请——这么热的天,也只有年轻人能玩玩了。丝毫没有自己也就24岁自觉的宗像如是想。

刚在躺椅上放松下来,周防就从房车的简易吧台端出两杯饮料,放在宗像手边的小桌上。宗像勉强把目光从军械杂志上挪开,瞥了一眼顺口道:“多谢……Turkey?阁下品味真是一成不变。蓝色那杯怎么回事?”

“薄荷气泡水,不含酒精。”

最后四个稍稍加重的字眼让宗像眼角轻抽,犹豫半天合上杂志开口:“我不太会喝酒是事实,你这么千方百计不让我碰酒精没必要。”

周防尊闭眼躺倒在沙滩上,一副【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的架势。

毕竟那种惊险刺激的事情,谁想再经历一次?想到几个月前他和宗像礼司闹矛盾,只因对方醉酒便差点丧命的惨痛过去,周防表面闭目养神,心里更坚定了【不让宗像接触酒精】的念头。

好在对方对这事也抱着无所谓的态度,他不认为他能阻止执意做某事的宗像。

撇开气氛微妙的两家首领,年轻人们很快便打成一片,借着这会阳光被云层遮蔽的当打起沙滩排球。场面说不上和谐也说不上尴尬。

“美咲~你往哪里打呢,得分区在这,里,啊。”

“当然是往你脸上打啊臭猴子!!!”

场上情绪最高的反而是八田美咲和伏见猿比古,问题儿童四人组一面帮助自己情报科长往对面送球,一面暗自为伏见的突然兴奋震惊。

你见过废宅摇身一变成为运动健将吗?反正他们是见识了。

道明寺无数次劝伏见冷静点,最后收到对方一个【超凶】的回应,一群人束手无策,感觉主力突然从日高晓转移到伏见身上,而且这主力还十分带劲,以至于他们只要伸手救一救球就能和对面比分持平。

“真好啊………”

围观吃瓜的十束多多良沾满一嘴西瓜汁感叹:“好久没看见小八田这么激动了。”

“哪里好了?!”

“稍安勿躁嘛前辈,这是他们两人的交流方式,就像King和宗像先生一样。”

不,我不觉得这两组能放一起类比。草薙腹诽。

“话说,为什么不顺便把科里昂小姐带出来?天天宅在房间里会发霉的。”

“那位大小姐说太热,懒。”

其实科里昂小姐话只说了一半。她先是对发出邀请的草薙表达了夏天出门这个决定有多么愚蠢,然后再毫不留情吐槽说我科里昂家的残党和你们两家待一起只会破坏心情。

总之她拒绝了。草薙也不甚在意,发出邀约只是出于习惯。

所以,在场唯一一位女性就是淡岛世理,宗像礼司那位精明能干的女副手。现在她正躲在遮阳伞里,趴在野餐布上翻着新出的美食杂志。

“炎热的天气不来点饮料么,女士?”

淡岛只觉得视野一暗,抬头发现Homra二当家端着杯颜色艳丽的饮品向她俯下身。懒懒合上杂志翻个身,她撑起身子打量眼前的男人,下巴扬扬道:“特基拉日出?”

“对。”

“谢谢。”淡岛顺手接过杯子抿上一口,“手艺不错………居然趁女性独处的时候送上鸡尾酒。你很熟练呢,草薙先生?”

献殷勤者忙摆手加摇头以示清白:“不不,我是热情好客没错,但绝不是好色,女士。”

“开玩笑的。”淡岛没藏住嘴角的笑意,捻起插在杯沿的樱桃蜜饯丢进嘴里,“那边几个小子在用很可怕的眼神看你呢。”

顺着淡岛世理视线望去,草薙很快捕捉到几个迅速转移开视线家伙的身影。

那些家伙正假装岁月静好地看大海………并不。

“喂,那个奇怪的人对副长图谋不轨…”背对草薙的道明寺伸出肘捅捅身边的日高。

后者对天甩出白眼:“你是白痴吗道明寺,哪有男人能抵抗副长的大胸?”

好有道理,道明寺无言以对。

接着日高晓摆出十分得意的样子:“我赌五毛,那家伙泡不到副长。”

说的好像你就泡的到办公室女神一样。

“如果是室长的话,说不定还有可能成功。”

“可惜室长居然是隔壁Homra头头的合法配偶。”

说到这里,他们忍不住往宗像和周防遮阴的地方看过去,两人你一言我一语,似乎在斗嘴,偏偏气氛暧昧得很,方圆十米无人靠近。

他们正对的不远处,已然是自己退出的沙滩排球,S4情报科长还在与Homra突击队长纠缠不休。

“你说这算啥,日高?”

道明寺安迪浑身上下散发出单身狗的幽怨气场。

“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吧。”日高晓安慰般搭上他的膀子,“别灰心,道明寺,至少我们还有新垣结衣。”





————————tbc—————

好久没写轻松愉快的日常,居然有点怀念

评论 ( 10 )
热度 ( 24 )

© 马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