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日与星碑谷


极短篇,极短篇

权游世界观,然后私心艹上一堆设定

————————————————


一、


【看到了吗,孩子。那是极东之地,是太阳升起的地方。

那里有一座山谷,里面堆砌我族人的尸骸。战死沙场的,创下丰功伟绩的,富有的,贫穷的............

那是我们最终的归宿,不久我将乘红松制的小舟,漂泊到那里,等待天父领走我的灵魂。

你也一样。

是像我一样孤身一人踏上旅途,还是携上挚爱,都取决于你。

碑谷会仁慈地接纳我族人,亦会宽容迎接族人的爱人,无论出身。】



二、



多斯拉克每一任统治者都这么教育他的继承人。红发男孩的座椅被摆放在象征权力,用征战四方搜集来的武器融化后,铸成的王座边——那是属于继承人的宝座,也是红发男孩每日与统治者接受邻邦上供的地方。

“你看,密林的人已经没戏唱了。”Kagutsu Genji眼中满是不屑,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懒得施舍给台阶下姿态卑微的使者,他转过头对Suoh Mikoto说话,毫无遮掩的意思,“那所谓龙家体弱的四皇子,我大可以不要。”

Suoh不作答,只是打量使者身后,狼狈也毫无尊严的少年。

不可否认那少年有一张漂亮的脸,发丝及肩,一看便知被俘获后就没好好打理过。肤色不知是病还是天生如此,泛着不正常的白,脸上毫无血色,仿佛宗教里以吸食人血液为生的妖魔。

在使者的惶恐不安中,宝座上的男人吹出一声呼哨:“长得还不错,送给你?”

“嘁..........我不要。”

少年身子轻轻一颤,低下头任由刘海遮去面容。

最后,Kagutsu似是看腻了,挥挥手让人带走作为供奉献来的少年,也不关心人被带往何处。密林的使者带着如释重负的心情行了礼,被人催促着赶出大厅。


三、


多斯拉克,从Kagutsu的父辈开始,四处征战,从原本的游牧民族发展成有模有样的城市。密林只是他们征战下屈服的一个没落皇族。

为了寻求安稳,密林的统治者决定牺牲自己的幼子换取和平。

他们已经拿不出更多的奴隶和牲畜,多斯拉克作为曾经的游牧民族,感兴趣的牲口只有牛羊,可他们不缺牛羊。同为四足,马匹却意外在那里获得更大的青睐,地位甚至上升到神明意识的地步。

骏马让他们在征战中取胜,这是神明的意识。他们脚下的每寸土,土地上的每座城、每个人,无不是骏马赐的福。

可密林拿不出牛羊与骏马,于是他们选择人,流动着皇族血脉,却又最无用的人。至于那个人被作为奴隶发配去干苦力,还是作为玩物圈养在多斯拉克统治者身边,他们都无所谓。弱小的人,被淘汰是活该,活下来是万幸,是圣母的垂怜。

Munakata Reisi作为密林最弱的幼子,理所当然地被舍弃了。

于是那天清晨,太阳还未升起,他便被侍女精心打扮过,在脚踝套上铁环,塞进马车,和使者一起前往多斯拉克。那王座上的壮硕男子最后连看都懒得看他一眼,但还是将他收下了。

倒是边上那位赤发青年,面无表情,带着丝好奇的视线却在他身上流连。

曾经的皇子知道自己日子不会好过,作为供品来到这里时,他就做好沦为奴隶的最坏打算。






这片大陆似乎与寒冬无缘。

不同于北境有漫长凛冬,维斯特洛永久不变的盛夏。多斯拉克所处的土地并没有特别明显的季节特征。

明明是不温不火的气候养大,这群人作为蛮族的一部分特性还是保留了下来,真是奇妙。Munakata透过低矮窗户,隔着栅栏看出去,不远处开阔草地上围着一圈人。

那是某位诸侯婚礼中的余兴节目。

他看着两个人在草地上角力,场面一时僵持不下,观众因此更是热情高涨,在一旁振臂高呼或是饮酒作乐。

赤发青年从他来到这里的几年间发生了明显的变化。身体开始壮实起来,偶尔擦肩而过,Munakata看出宽松的罩袍已经遮不住呼之欲出的肌肉。

从后宫佳丽那些侍女的议论来看,那个浑身腱子肉的野蛮人似乎是多斯拉克的下一任统治者Suoh Mikoto。Munakata对此嗤之以鼻,野蛮人的终究是野蛮人,按照维斯特洛建筑的样子建了像模像样的宫殿,骨子里却还是喜欢摔跤这类蛮力取胜的游戏。

角力的一个褐色衣着男子,毫无征兆的,被赤发男人摔到地上。人群爆发出一阵欢呼,为Suoh Mikoto的胜利举杯庆祝。

啊,红发的野蛮人赢了。

Munakata索性趴在窗台上观赏这出闹剧般的节目。他置身事外,作为观众反倒可以为无聊的日常添点乐子。

婚宴一直进行到夜晚,作为主角的诸侯兴致高涨,提出让所有人参与接下来的赌局。他端出一盘棋子,炫耀自己拥有这样一项维斯特洛贵族们擅长的技艺,宣称和他对弈一局胜利的人将得到奖赏。

诸侯的奖赏,听上去十分慷慨。Munakata被人叫去观战的时候,只是在猜想这群野蛮人能拿出的奖赏:无非是好马或者牛羊,再好一些也就是征战搜刮来的武器。

蛮族里没人能在棋艺上赢过那位诸侯,一时间他很失望:“谁能在下一局战胜我,不论他什么地位,都将得到密林上供的龙蛋!”

Munakata本来并没有兴趣,听到密林二字,顿时来了兴致。

“请允许我与大人对弈。”他举起手高声道。

区区象棋,他Munakata Reisi在皇宫中还没输给谁,别说野蛮人,十打王公贵族他都能稳赢。

何况赌注还是自家向野蛮人进宫的物品,先不管是什么,拿回来总没错。

于是那晚,他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下,他微笑着当着诸侯的面道了谢,拿走脚边那个装了龙蛋的木匣子。举止优雅得体,却高傲得让人猛然想起,他也一度是密林的皇子。

“有点意思...................”目睹全程的Suoh Mikoto难得被挑起兴趣。眼前身子骨刚长开的青年与当初来时完全不同,比起被使者献来那时候的弱小,这个叫Munakata的家伙...........开始在多斯拉克展露属于他的锋芒。

美丽而危险——这样骄傲的下人,他还是第一次见。

“喂,Genji,那家伙我要了。”






Munakata Reisi被Suoh Mikoto单方面宣誓了所有权。他的任务也很简单,每日跟在Suoh Mikoto身后。

跟在身后干什么?Munakata也不知道。Suoh Mikoto从上任统治者手中接过权杖后,他只是换了处稍大的房间,就在Suoh的寝室隔壁,方便随叫随到。

Munakata不需要服侍Suoh——这野蛮人国王的衣食住行都有家仆打点,他每天做的事除了空闲时间阅览七大王国的历史古籍,就是被Suoh叫去,然后待在一边无所事事。

哦,或许他被当作一件好看点的摆设了。Munakata对自己的相貌多少有些自觉。

虽然偶尔会被提出奇怪的要求,比如在Suoh房间过夜、充当大型抱枕。虽然多半时候Munakata只是僵硬地躺在床上或是笔直坐在Suoh腿上。

“你这家伙是石头做的?还是怕我会吃了你?”Suoh调侃坐姿僵硬面无表情的Munakata。

Munakata放松一下挺直的腰板:“让你失望了,殿下,我还不曾怕过谁。”

“如果我真的吃了你?”

“殿下想让我表现出害怕的情绪,可以直接说。”说罢,Munakata扭曲出一个自认为算惊恐的表情。

Suoh挑挑眉,不置可否。



Munakata赢来的龙蛋,始终被小心保存在床的夹层中,每天被拿出来细细擦拭一遍。

这是自己家乡的东西,捧在手里多半能让他有点慰藉。细腻的纹路在黑色布满鳞片的蛋壳上游走,摆在跳动的烛光下折射出好看的图案。龙已经从世界上消失几百年,Munakata对这两枚乌黑发亮的蛋不抱希望。曾经驰骋战场口吐火焰,仿佛黑色死神降临的生物在七大王国和解的时间里毫无用处,一代代圈养的后果便是曾经屋子大的体型缩小成马车大。据说最后一只龙死亡时,头部只有苹果大小。

Munakata为这曾经高傲美丽的生物感到悲哀。有书籍记载,密林鼎盛时期,统治者与搭档黑龙贝勒里恩战无不胜,手下龙骑更是善于驭龙,骁勇善战。

如今呢,还不是没落下去。密林的辉煌都是由龙打来的。

火烛受风影响跃动几下,蛋壳显出的纹路随光线变化时隐时现,几乎让人产生那里孕育着生命的错觉。

Suoh偶尔问起龙蛋的样子,Munakata总会用词藻赞美一番,神情露出属于皇子的骄傲来。Suoh仿佛从那对绀紫双瞳中看到不同以往用地下姿态与人保持距离的Munakata——那双眼里藏着一片海。





多斯拉克迎来又一次选拔战士的时节。Suoh Mikoto这日正逢心情不佳,到场草草看上几眼做个样子了事,将工作甩手扔给宰相,独自到后花园散歩。

随便走着,却走进一处没有灌木花草装饰的草地,里面堆满大大小小的木材,一旁石墙上挂着靶子,上面还有未来得及拔下的箭。

“殿下来这里有何事?”

坐在假山上的男人跳下来,不卑不亢行了礼问。

“我该问你,在这做什么?”Suoh没回答,反问回去。

“如殿下所见,练习射箭。”说着,男人张开弓,一支箭矢飞出去,狠狠扎在靶心正中。

弓箭有什么用,胆小鬼躲暗处用的工具而已。Suoh不屑,抽出腰间的弯道把玩:“教你如何在马上杀人,如何。”

“不胜感激。”男人放下弓,跟随Suoh王马厩走去。

男人和Suoh一般高了,刚来时也只是个不起眼的小白脸,现在身子长开,也有男人硬朗的线条,毫无疑问是个相貌英俊的家伙。要不是地位低下,或许追求者还会绕城堡一圈。

可惜,她们没那机会。想到这里Suoh心情愉快起来。

眼前这男人,是属于他的。

野蛮人思维简单,有本事抢来的,就能独占,Munakata是密林上供来的,理所应当是他的人。

推开木栅栏,Suoh在一匹通体乌黑油亮的马跟前站定,转头对身后人道:“骑上试试,我的马。”

“恕我直言,殿下,这不合规矩……”

“我的话就是规矩。”直接打断Munakata的犹豫,Suoh给马上好笼头,“规矩是王定的………接着。”

信手丢过弯刀,Munakata单手接住,放手里掂量,随着身后空气挥动几下:“瓦雷利亚钢……用来做这种武器,未免大材小用……”

“在我们手里,弯刀的威力不比剑差。现在骑上去,试着在马跑动的时候砍断那个草人。”

这倒为难了Munakata,说来惭愧,之前他的身型太小,够不着马背,现在个子高了,又常年过着足不出户的生活,骑马这种事还真没经历过。

“恐怕要让您失望,殿下………我不会骑马。”Munakata决定照实了说。

Suoh显然没料到Munakata是不会骑马的,游牧民族中长大的人,九岁不会骑马,算是无能的表现。

正尴尬着,Munakata稍稍沉思,最后心一横,一脚踩上马镫子翻上去。

没想用力过猛,他从马的这边翻上去,下一秒就从另一边滑下来。预想中与地面的亲密接触没有到来,等自己在半空停住,Munakata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Suoh接住了。

“你……………”这野蛮人脸上一本正经,Munakata敢用那两枚龙蛋打赌,他心里绝对笑翻了过去。

“算了……你上去,我教你。”

Suoh帮Munakata在马背上坐稳后,自己跟着飞身上马,稳稳当当坐在Munakata身后,双手自然而然擦过对方腰际握住缰绳。

Munakata本能缩了缩,被野蛮人以一种接近暧昧的姿势从背后抱着让他感到很不自在。

“殿下用不着这么——”

“我最烦你这套敬语,Munakata………换点别的称呼,天天殿下来殿下去,别以为我看不出来你有多口是心非。”

“言重了,Suoh Mikoto……”

头一次被其他人唤全名,Suoh愣了愣,不知是Munakata故意还是自作多情,他觉得这声Suoh Mikoto居然还挺好听………

那天下午Suoh翘掉了战士的选拔大会,和Munakata两人在马场上跑了一圈又一圈,全然不顾对方的抗议,就这么抱着与自己身高相仿的男人兜着圈子。

虽然不想承认,Suoh知道自己确实被眼前的漂亮家伙吸引着,并且会在将来一发不可收拾地沉沦进去。



——————没写完,所以tbc——————


先,发到这吧………剩下部分过几天发

还没决定好BE还是HE

权游pa打卡!我是剧粉,书还在补,所以可能会和马丁聚聚的设定有点出入

小红心是我码字的动力!

评论 ( 4 )
热度 ( 45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