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看着玩玩就行】Soul Harvest


2017年没写完,并且也没打算继续写因为直觉告诉我继续写会很辣鸡,于是不打tag

崩3设定下的尊礼

17扫尾结束


——————————

soul harvest

【公元3000年,12月24日,9:23am】

周防尊顺着青色荧光指示走到舰桥的会议室,长桌两边是整装待发的女武神们,尽头端坐着宗像礼司。

“你迟到了3分钟,周防尊。”

他抬脚踏入会议室那刻,宗像飞快扫一眼手腕上那块表,开口提醒。周防尊哼哼两声表示知道了,拉开正对宗像,摆放在长桌末端的椅子坐下,翘起腿:“找到第四律者了?”

“是,在原日本东京上空,舰桥已经调整飞行方向,40分钟后准备落地。所以你还有20分钟准备,这次特别允许你用量子毁灭者。”长桌尽头随着宗像话音滑来一道光屏,上面密密麻麻的数据让周防习惯性产生睡意,眼睛一瞬间失了神,仿佛回到刚起床大脑还未清醒的状态。

光屏上是这次敌人的数据,从第四次崩坏爆发,找到律者也只过了不足24小时。宗像礼司能收集来这样可观的数据,效率高得令人咂舌。

耳边是宗像沉稳的声线,光屏显示的日期为12月24日,下面还贴心地附上一行小字——【圣诞快乐】。

崩坏可真会挑时间,趁大家准备跨年的时候冒出来,搅得人鸡犬不宁。

四十分钟后,他便整装待发,和一众女武神在舰桥的跳伞仓里等候指令。他们脚下是舰桥外置摄像头捕捉的画面,从几千米高空看下去,就像自身悬浮在云层中般。周防想,这算不算上帝视角。

脚下俨然一片废墟,原来的东京是繁华都市,日本的首都,现在只有东京塔看似一吹就倒的半截残骸和杂乱的钢筋混凝土。

——这就是【崩坏】的力量。

崩坏发生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甚至在圣经故事里也不难找到崩坏的痕迹。灭世洪水、肆虐欧洲的鼠疫、大规模自然灾害………人们认知中的【天灾】,全都是崩坏的杰作。

每次崩坏都有其核心——律者,每次崩坏或多或少会产生一到两名律者,他们意识遭到崩坏能的侵蚀,肆意破坏世界。宗像礼司所属的组织【天命】,有几百年对抗崩坏的经验,女武神与战士被训练成为对抗崩坏的武器,有先天与崩坏能不排斥,甚至利用的体质,加上【天命】精心打造的高伤害武器,他们已经在多次崩坏扩散前就将律者捕获,阻止崩坏进一步扩大。

这次,他们同样在崩坏的前期,快速锁定了律者。



【12月24日,10:03am】



“我们现在位于原日本东京,上空2000米处,今天天气不错。各位,准备好了吗,30秒后打开舱门——”

宗像礼司稳重的声音通过耳机传到每位女武神与战士的耳中,与他合作的人都说宗像声音就如一针镇静剂,让人马上安定下来,又充满胜利的自信。

周防尊抚着固定在腰间那筒火炮【量子毁灭者】,无声地笑着。这把宗像亲手设计、监督打造的武器,简直是为他量身定制,能把周防体内暴躁的崩坏能转化成杀敌的武器,威力能与占有纯粹崩坏能的律者一战。

并且,它的曲线十分贴合周防的右手——他惯用左手持近战武器,右手使用枪械。

宗像当初设计时,目标就是【大威力】。好枪当然要在神枪手手中才能发挥作用,周防尊作为天命中当之无愧的移动人型炮台,就理所应当成了它的唯一使用者。

“这次律者核心比较复杂,我们检测到她核心中有上一次崩坏【渴望宝石】的残余,请各位多加小心,一旦状况有异立即撤退。”宗像礼司还在放送广播。

“别打得激动忘了回家,周防尊。”

这句话只有周防尊耳机接收到,宗像生怕这头常年蜗居在舰桥的野兽,一旦出笼就舍不得回去。

“那么,祝各位武运昌隆。”

跳伞仓打开,女武神如只只雨燕般轻盈地落下去,周防靠在门边观察一会,开启背上的加速器,跟着跳了下去。

护目镜上跳动的数字提示他该在什么高度打开推进器滑行,周防尊往下看,在他下方一百米左右,女武神纷纷打开推进器,在地面几百米处徘徊,寻找落脚点。他们身下的东京都一片死寂,这让周防感觉不太对劲。他开启通讯耳麦:“喂,看到没,宗像。”

一阵噪杂电子音后,宗像回话:“看得很清楚,有什么状况吗,周防。”

“不正常,这里太安静了。”周防尊选择东京塔残骸降落,此刻他正站在扭曲的塔身上,凭借高度优势俯瞰全局,“崩坏已经发生了,中心连个低级感染者都没有。”

“律者都是狡猾的生物,我们还没得到有关这次律者核心的更多信息,就算碰上也请先周旋一阵,小心特殊感染者。辉夜姬,有检测到崩坏能吗。”

“十分钟前的崩坏反应消失了,宗像舰长。”智能AI辉夜姬如此汇报。



【12月24日,11:14.am】


情况有些奇怪。周防在落地的一个多小时里时刻绷紧神经,防备可能随时袭来的律者,然而什么都没发生。舰桥AI辉夜姬无数次确认他们周边没有任何崩坏能反应。

这让宗像礼司有点摸不着头脑,难道天命的设备是时候来一次革新了?

不对,有哪里不对,舰桥的检测设备一个月前才进行过全面检查,他亲自监督的检查不可能会有纰漏。

长久的沉寂后,通讯设备中终于传来一声枪响,宗像顿时集中精力,下令辉夜姬调出所有女武神和战士身上的摄像头影像。挨个看过去后才发现是一位女武神击毙了普通感染者。

“周防,怎么回事。”他询问战场上那人。

“南边有人碰到杂兵............奇怪,听枪声怎么就一个?”

周防尊是坐在剩下半截东京塔上的,长时间等待快磨光了他的耐心,宗像能通过影像看到出现在摄像头内的一条腿和几缕烟。两人都沉默着,等待接下来一串此起彼伏的枪声。

但什么都没发生,除了击毙那只普通感染者外,方圆500米枪就没响过第二次。宗像开始认真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

“你怎么看——”

长久宁静后,他决定问问周防尊的意见,对方碰巧和他抱着同一想法,于是两人同时开口。

“....................”

“你先说。”周防尊让出说话权。

宗像清清嗓子道:“设备不可能出错,崩坏能反应是在阁下落地后不久消失的,律者说不定就在附近。”

“我这毛都没有。怕不是律者逃了?”

“反应是凭空消失的,没有任何移动迹象——!!”

“喂,宗像!”宗像的话被通讯频道里突然响起的电子音掩盖,周防切换成公共频道朝舰桥喊话。回应他的只有不断变调的电子音。

“队长!怎么回事!”

“通讯收到干扰!赫尔薇尔,听得到吗!”

“不%!¥@!#@#…………#&*)%@”

“都给我安静!”

吵作一团的频道突然沉静下来。周防抬头,护目镜放大悬停在不远处高空的舰桥图像。

舰身周围,空气正在扭曲。

“布伦希尔德、海芙约特、希格鲁德,标出你们的位置原地待命,剩下人跟我回舰桥!”


【12月24日,11:17am】


宗像礼司话说完,却不见周防尊回复,在通讯频道持续十五秒的死寂后,他才意识到有什么坏事发生了。

辉夜姬的报告姗姗来迟:“宗像舰长,我们无法接收到地面女武神和战士们的通讯,附近空间检测到扭曲,并有大量崩坏能反应。”

“果然是律者!”

【对啊,就是我。】

凭空出现的女声让舰船上所有人心头一凛,滞留在舰桥上的女武神们彼此心照不宣,打开武器舱,将自己的装备悉数固定到身上。控制屏上AI检测的数值一直在波动,舰桥周围的空气已经扭曲得肉眼可见,仔细看还能发现有细微电流游走在空气中,不用想都知道这是律者的杰作。他们显然与外界隔离了,地面小队的通讯和图像全部消失,公共频道一片杂音。

【不把你们大主教喊来,今天你们可都会死在这哦?】

宗像无法判断律者声音来源,他询问副舰长伏见猿比古,对方表示和他感受大致相同——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根本无法判定方向。

“怎么办,舰长。”伏见有些束手无策,“崩坏反应到处都是,怎么看我们的舰桥都像个崩坏中心。”

“附近全是崩坏能,舰桥上最好的女武神身体也吃不消。”

“一边倒的局势。”

“显而易见——”

【在商量什么呢?让我也加进来好好聊聊呗?】

律者调侃着。

【现在,只要我动动指头,就能捏死你们——】

伏见有些烦躁:“啧,没人告诉你,你真的很吵吗。”

说罢,他打开舰桥的隐身模式,周围场景顿时与舰桥外风景同步,如同站在云端。

宗像很快捕捉到云层下迅速朝他们飞来的几个小黑点,勾起嘴角:“别急,律者小姐,很快会有人和你好好聊聊的。”



【12月24日,11:25am】


周防尊开足了推进器火力,当冲出云层,看到不远处舰桥周围的波动后,才知大事不妙。

律者彻底控制了舰桥,舰身周围形成高浓度的崩坏能环境能让一个女武神完全受到侵蚀。要不是有舰桥保护,里面的宗像礼司和剩下几位女武神早就成了律者手下的小卒。周防当机立断,决定先对舰桥上坐姿悠哉的律者轰上几炮。

【量子毁灭者】射出的光炮瞬间在律者面前炸开。周防不给敌人反应时间,快速充能后又是一波轰炸。

烟雾散尽,舰桥上不见律者身影,周防刚想靠近,耳机里陡然炸开宗像的呼声。

“周防!快停下”

充斥高浓度能量的光球悬停在炮口,周防尊身体先大脑一步听从宗像的命令,在空间扭曲的边缘急停。还未开口询问理由,面前突然产生的黑洞将他和舰桥一起吸入其中。



【12月24日,时间不明】


黑洞里什么也没有,面前是不见头的黑暗和身旁漂浮的舰桥。通讯器滋啦两声,宗像礼司的声音断断续续传出:“把你后面的人都带回来,周防。不管律者在打什么主意,至少现在舰桥周围没有崩坏能反应。”






评论
热度 ( 9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