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全员】离奇事件 2

问题来了,lo主一日一更为哪般


又到了动脑环节


尊礼交往前提!!!!!!!

——————————————————

 

淡岛世理是出离愤怒的。

 

这本来是个休息日,她大可以睡到日上三竿然后选择在家补没来得及看的电视剧,或者出门入手种草的首饰化妆品。没有权外者,没有拔刀,没有加班,生活还是那么美好。

 

然而就在太阳晒屁股她还在美滋滋和周公幽会的时候,一声粗旷的惨叫毫不留情打死周公顺便把她吓得从床上坐起。

 

什么玩意?淡岛是懵的,她觉得自己或许还没醒,那声可怕的惨叫大概也算梦的一环。毕竟除了做梦,没什么能解释她现在一觉醒来身处少女心爆棚的房间内。

 

红色家具,红色生活用品,还有挂在墙上的红色洋装——是淡岛小时候一直想穿的款式。

 

如果是粉色就好了——淡岛有些遗憾。

 

既然是做梦,那干什么都行吧。抱着这种念头,淡岛下床准备到处转转。

 

………………………………

 

这个小矮人视角是怎么回事?????

 

习惯一米七天空树视角的淡岛世理,觉得这个视角大有问题。仿佛自己活生生缩水三十多厘米—————

 

然后她被垂到胸前的银色发丝吸引了注意力,眼角余光瞟见房间角落不起眼的全身镜。

 

此时隔壁间传来乒乒乓乓的噪声,夹杂几声含混不清的哀嚎。

 

她走到全身镜前,发现镜子里不是那个有胸有腰也有腿的一米七御姐,根本就是一米四飞机场小萝莉,还有点眼熟…………………

 

等等,这不是赤族那孩子吗。她看见镜子里的萝莉突然面露惊恐。

 

没过多久淡岛悲伤地意识到,这不是梦,自己毫无疑问在一觉后变成了赤族的栉名安娜,目前身处Homra酒吧。

 

她仗着自己一米四的娇小体型躲在楼梯上往下张望,下面在沙发上相视无言的两个男人用脚想都能知道是赤之王周防尊和军师草薙。今天酒吧老板似乎并没有开店营业的意思,倚在钟爱的吧台边有一口没有口喝着金黄色酒液。

 

“冷静点,八田。”不知为何草薙出云的声音听上去比平常低沉许多。

 

“怎么办草薙哥!尊哥到底在哪啊他万一灵魂出窍——”周防尊抱着脑袋,大事不妙带着惊慌的语气以及脸上有些扭曲的表情让淡岛世理摸不着头脑。

 

这是什么?赤之王被终于被室长揍傻了吗?

 

“...............我在这。”草薙出云闷声道。

 

“啊?”

 

淡岛一时间难以消化周防尊那个傻里傻气的表情,太震撼人心了,那个凶狠的男人居然会有如此不为人知的一面,天知道每次街头斗殴他怎么保持那个酷炫狂霸拽人设的——等等,怕不是——

 

她揉揉眼,栉名安娜眼中只有红色,因此除了黑白就是红的视角让她很不适应,就连现在她观察楼下两位时,眼中也只有两团红色人形。

 

淡岛感叹这小姑娘真是不容易,眼睛不方便,还住在这样一群糙男人之间真是委屈,每天不是酒就是烟,完全是不利于小姑娘健康成长的环境,怪不得安娜性格不外向。

 

她拢拢身上的睡裙,慢慢下楼。

 

草薙出云听见身后的脚步声,猛然想起酒吧里还住着安娜一事,回头时小姑娘已经站定在身后,两眼直勾勾盯着他,随后又将视线转向周防尊。草薙出云趁她转移视线的当从冰箱掏出一盒草莓牛奶,塞到栉名安娜手里。

 

周防尊不会做饭,今天只好暂时委屈安娜用草莓牛奶凑合一下。

 

栉名安娜看着手里的草莓牛奶沉默半天,挤出一句:“谢谢。”

 

“安娜?”周防尊被盯得发毛。

 

淡岛大脑飞速运转,大致理清思路,结合刚才两人诡异的举动后,试探道:“八田美咲?”

 

周防尊的表情和肢体此刻已经将他内心出卖得一干二净,淡岛心中了然:“可以的话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赤之王周防尊..........”

 

此时周防尊大脑是混乱的,继顶着自己脸皮的八田美咲出现后,又有一个顶着栉名安娜外表的不明人士。这个不明人士丝毫没有自己目前是个纯良小姑娘的自觉,安娜完全无害的脸被她扭成早熟,还自带点霸气御姐属性的样子,怎么看都觉得别扭,却又有种说不上话的和谐感。尽管如此被人这么问话,周防还是感到一丝膈应。

 

“你谁?”

 

“淡岛世理。”

 

很好,这次空气陷入死寂。

 

 

 

 

相比草薙出云和宗像礼司,周防尊、八田美咲和淡岛世理两边,伏见猿比古就和谐多了。

 

至少不会有大家一觉醒来朋友变死对头还顶着朋友脸说话的尴尬。

 

在舒适的床上醒来,独自一人面对装潢性冷淡风的空屋子,伏见没有辜负自己的高智商,在对着镜子发愣五秒掐了镜子里这张脸自己无数次想揍上去的脸足足一分钟后,破罐破摔接受自己疑似灵魂出窍进错身体的事实。

 

道理他都懂,同样作为眼镜星人,看不清是很苦恼的事。


于是他摸到眼镜后,拨通电话。

 

忙音过后,毫不意外是自己发小的声音,伏见猿比古内心突然放松下来——如果只是他和宗像发生这种情况,倒还可以接受。

 

不,不对,那现在顶着他的脸和美咲在一起的家伙不就是他室长了?

 

伏见差点捏碎座机。

 

“啊?你要通话啊宗像先生..............对听上去是小伏见的样子...........”电话那头隐约传来八田美咲的声音,伏见将寥寥几句话尽收入耳,巨大的信息量把他差点拍晕。

 

八田美咲绝对不会叫自己“小伏见”,更不会管宗像礼司叫“宗像先生”!

 

伏见突然失去了梦想,这个称呼,绝对是披着八田皮的草薙出云没错。

 

“伏见?”

 

听见自己的声音从听筒里传出,伏见觉得这个世界真是魔幻又神奇。

 

“在,室长。”

 

另一边的宗像礼司诡异的沉默一阵。

 

自己和自己通话的感觉,真的很奇妙。

 

宗像不愧是宗像,不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能保持冷静理智。他简单交代几句,把终端密码告诉伏见,让他把几个受害者叫到S4商量对策,挂电话前嘱咐伏见稍微注意形象,别把自己那身制服穿成放荡不羁的样子。

 

于是在这个天气极好的周末,大家被迫舍弃了放松时间,因为突如其来的事故被召集到青之寮商讨对策。

 

于是就有了会议室内诡异的一幕。

 

伏见猿比古对着身旁草薙出云刚要抬手,又犹豫着放下。宗像礼司看着对面周防尊那张脸头一次没有做出面对发小忍不住要逗弄的举动——虽然他内心跃跃欲试。栉名安娜看破宗像礼司那点小心思,毫无威慑力地瞪他一眼。

 

“那么问题来了。”伏见猿比古习惯性推眼镜,惊异地发觉做这举动竟然没有半分违和感:“在场的有周防尊,伏见,淡岛君,草薙君,八田美咲。”

 

伏见猿比古强压下自己对着草薙出云宗像礼司栉名安娜八田美咲周防尊的脸说出完全不符名字的不适与诡异。

 

“这就表示——”

 

“栉名安娜小姐,目前不知所踪。所以受到影响的人肯定不止我们。”

 

八田美咲猛地站起来,他终于意识到从头到尾到底哪里不对劲。

 

安娜呢?


——————tbc————————


继续猜,大家继续猜,不着急2333333


评论 ( 11 )
热度 ( 109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