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全员】离奇事件 3


尊礼交往前提


新一轮竞猜start!


——————————————


 

此刻正被一群人到处找的安娜,以乖巧的姿态坐在单人床上,看眼前两人无休止的争吵。

 

“伊佐那社!把我的身体还回来!”

 

伊佐那社一手按着刀一手揪住夜刀神狗朗的衣领,他实在受不了这家伙一米六的身高了,连揪衣领这个平时很顺手的动作,放到此时他不得不踮起脚,才勉强让夜刀神狗朗双脚离地。

 

更别说这家伙用他的脸作出白痴一样的表情,甚至还想趁机上街对女生放电。

 

之后两人开始了似乎无休止的争吵,虽然局面似乎是伊佐那社单方面教训夜刀神狗朗

 

“救救我啊Neko!”

 

受不了伊佐那社没完的叨叨,夜刀神狗朗Neko发出求助。

 

Neko歪歪脑袋,四处打量这个房间。

 

“原来尊眼中的世界是这样……”她喃喃道。

 

敏锐捕捉到少女低语的伊佐那社突然停下叨叨,看向少女的眼神中带着疑惑。

 

夜刀神狗朗定定地看半天,Neko此刻正用新奇的眼神打量四周,似乎并没有理会他们的意思。

 

“那个……”他出声拉回少女飘远的思绪,“安娜小姐?”

 

Neko的异色双瞳从窗外挪回来,点点头当作回答:“抱歉,一觉醒来就……”

 

“没关系,那你知道Neko去哪了?”伊佐那社见状放轻语气询问。

 

“不知道,抱歉……给你们添麻烦了。”

 

“不,不是你的错哦安娜。”悄悄掰开攥着自己衣领的手,夜刀神摸摸少女的头,转头对伊佐那社道:“小黑,帮我联系一下Homra的人好吗?”

 

几分钟后他们接到了更劲爆的消息。

 

不止他们,还有赤青的王权者与氏族,都发生了交换身体的情况。

 

 

 

让我们回到伊佐那社夜刀神狗朗推门进入会议室的那刻。

 

 

Neko首先进到会议室内,环视一圈后在栉名安娜身旁落座——八田美咲贴心地往旁边挪一张椅子,让两位女士挨到一起。

 

栉名安娜此刻完全无法判断在座哪位才是她要找的周防尊,离开自己的身体后,她的视觉和常人无异,无法通过识别各种红色找到周防。草薙出云在一旁观察安娜的反应,觉得这个对他们来说糟糕透顶的意外,于安娜而言或许是一次馈赠——至少让她有机会看到色彩斑斓的世界。

 

草薙心情忽然没那么糟了。

 

“人都到齐了?”夜刀神狗朗试图从落座顺序推断每个人的真实身份,最后除了长桌尽头坐的是青之王与赤之王无疑外,没看出半点头绪。

 

“目前看来,发生这次意外的契机,除了睡眠就别无其它了。”伏见猿比古在两人坐定后推推眼镜,开口,“发生身体对掉的人都在这个会议室内,不如来讨论如何摆脱这个困境比较好。”

 

“我和小黑也是一觉醒来互换的。”夜刀神狗朗点头表示肯定,“御柱塔没有异动……虽然听上去有些匪夷所思,或许不是石板的问题也说不定……大概。”

 

“那怎么办?找不到原因不就回不去了?!”周防尊差点蹦起来。

 

草薙出云额角狠狠一抽:“八田,坐下。”

 

下一秒周防尊便被八田美咲狠狠按回椅子:“你现在顶着尊的身体,想给他丢脸吗八田。”

 

周防闻言反应过来,小声嘀咕一句抱歉。

 

被“自己”教育的感觉真是奇特。他想。

 

本次会议持续一小时,围绕多方互换身体的主题,提出了多项要求,青之王宗像礼司表示:要维持秩序不变,最重要的是听从身体原主的指点,以免为他人人际关系带来麻烦。白银之王伊佐那社指出本次事故原因不明,不排除石板的嫌疑,建议大家多呆在一起避免意外发生。

 

三王会谈后达成方桌共识,青之王宗像礼司提议让白银及赤之氏族受害者暂住青之寮,该项提议得到两位王的支持与理解。

 

以上,是本次方桌会议的主要内容——道明寺安迪记。

 

当晚,一众人住进了宗像礼司安排的宿舍,考虑到身体与芯子对不上号,他决定把房间分配问题留给他们自己解决。

 

栉名安娜表示无所谓,在场三个女性刚好凑一间,Neko默默点头,剩下淡岛世理伊佐那社好言相劝下妥协,跟着两位女士住进S4女寝。

 

至于剩下的男性们,相当自觉按氏族分到一边——根据目前情况,身体互换的男性们都只是族人,三个氏族各占一间恰好避免同处一个屋檐下的尴尬。

 

宗像礼司举手表示反对,看着自己脸上露出鬼畜笑一点也不好玩。

 

于是他搬到了单人间——难得他上司这次没有过多调侃便同意这个提案。

 

在这个不寻常的一天,依然会有个平静的夜晚,每个人都抱着“今天过了一切都能恢复正常”的心情,各怀心事在被窝里翻来覆去。

 

 

 

直到第二天清晨,宗像在铁打般生物的钟呼唤下醒来。

 

很好,房间没变的样子,还是睡前那个……………

 

悄悄松口气的时机,宗像头一歪,好死不死看见对面草薙出云的睡脸。

 

??????????

 

这位Homra二当家昨天不是睡在隔壁房间?

 

宗像疑惑地摇摇草薙,后者在一阵摇晃中挣扎着睁开眼:“怎么了尊…………大清早的…………”

 

“……………”宗像明白了,他选择放弃思考,果然一觉醒来世界和平什么的都是鬼话。

 

 

 

“所以…………”草薙此刻觉得头大,“我恢复正常,宗像先生却跑到尊的身体里去了………”

 

 

这个消息与昨天一比似乎也没那么令他吃惊了,虽然总归让人有些失望——有人没能恢复过来就意味着这个混乱局面还要继续下去。

 

“既然这样,去看看其他人的情况——”周防尊说着迈开长腿往外走。

 

草薙连忙一把拉住:“等等!”

 

“什么事?”

 

“再着急也请把衣服先穿上,宗像先生………”草薙出云别过头,拿起白T就往周防身上丢,“虽然这是你的地盘。”

 

“………………”

 

周防穿戴清楚后出门,正欲抬手按下隔壁白银一族房间的门铃,里面隐约传来窸窸窣窣的响动,他忍着不好的预感按下按钮。

 

响动渐渐停止,门开了一条缝,里面的人向外窥看确定来人后,缓缓打开门。

 

“尊?”

 

门口的周防尊和草薙出云同时受到强烈的精神冲击和视觉冲击。

 

夜刀神狗朗,正以一种乖巧的姿态和表情盯着周防尊,脆生生的“mikoto”把他们从内到外打出硬直。

 

太可怕了。周防与草薙交换眼神,轻易从对方眼中读取出这条感慨。

 

“怎么了小黑——”屋内传来伊佐那社的问话,周防听见后稍微松口气,看来白银之王至少恢复正常——

 

“啊!是太阳眼镜!”下一秒蹦起来的伊佐那社隔空扇了他一巴掌。

 

周防面色复杂,任凭伊佐那社夜刀神狗朗打量,直觉今天似乎又将是个麻烦的日子。

 

麻烦的一天,从清晨开始。


—————————tbc————


放假了,准备画点沙雕图

评论 ( 9 )
热度 ( 82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