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全员】离奇事件 4


FGO出梅林,十分开心,遂码字纪念


————————————————


青之寮现在乱成一锅粥。

 

早上的仪器检测数值上升到特务科无法做主的地步,在淡岛世理和伏见猿比古都未露面的情况下,秋山选择一头扎进办公室让室长宗像礼司确定解决方法:“室长,商业街附近出现权外者,请问——?????”

 

“请继续,秋山君。”

 

“这——”

 

“情况紧急不是吗,请无视这张脸继续吧。”

 

“可是,赤之王——”

 

“请相信这是意外,秋山君——如你所见被困在赤之王的身体中,无法像往常一样行动,这一点请帮我告知特务队。”

 

周防尊表情严肃,让秋山无法不相信他的说辞。他对前一日三族的小骚乱有所耳闻,结合前情来看这个赤之王似乎是他们室长也并不意外。

 

只是,对着一本正经脸上带笑以十分宗像的姿态端坐在办公桌前的周防尊,很难做到没有顾忌——众所周知他和宗像礼司关系说不上好却又暧昧,但于青之王的氏族而言,周防尊依旧是个人形火炮和麻烦集中体,不仅因为【王的隔断】这种差距让他们在赤之王的火焰下无力招架,更大原因在于:如果一年中特务队出动一百次,有八十次的理由是赤之王与他的氏族又惹了麻烦。

 

“是——商业街附近——出现了高于A级权外者数值的反应——初步断定没有造成骚乱——请问——”

 

“我会带领特务队处理,5分钟后操场集合。”

 

“是——请问——”

 

“伏见君情况与我相同,暂时无法出动。”

 

“是!”

 

秋山飞快完成开门——出门——关门一串动作,稍微冷静思路后对特务队员们发出指令。

 

不管怎么说..........果然室长以那种十分周防尊的表情和姿势躺在沙发上毫无形象的样子,一时半会要接受还真有点困难.............

 

 

这又是麻烦的一天,而这个麻烦的一天起源于宗像礼司起床后,发现自己非但没有回到原本的身体,反而被转移到周防尊身体内。

 

感觉糟透了——宗像想。

 

之后周防尊草薙出云一间一间敲开男寝的门,联系到女寝的淡岛世理,再三确定她恢复正常后拜托她将女寝的Neko栉名安娜带到会议室。

 

又是熟悉的会议室——淡岛内心十分复杂,尤其是看着一脸无害的夜刀神狗朗寸步不离周防尊伊佐那社Neko训得服服帖帖,伏见猿比古炸着毛就差拔出腰间佩刀对八田美咲,八田美咲顶着堪称变态的笑容出言挑逗伏见猿比古这类不宜身心健康的场面。

 

所幸在座正常的不止她一个,隔壁草薙出云和她一样正常。出于正常人之间相互吸引的奇妙力场,他们第一次并排坐在一起,用同样的微妙表情和同样难以言述的心态观察这会议室内的光景。

 

一觉醒来能恢复原状真是太好了——他们不约而同对上眼,轻松从彼此眼中读出这条讯息。

 

“事情过后去喝一杯怎样?最近新到了优质红豆泥,前阵子出国带回来的金酒和杜松子酒都不错,如果相信我的手艺还请淡岛副长能赏脸………当然,我请。”

 

眼看三位王还没讨论出结果,草薙无聊之余向身旁

美丽的副长提出邀约。

 

淡岛点头当做同意,草薙心里小小雀跃一会。

 

然而三位王并没有研究出所以然,眼下的混乱局面依然无法掌控,栉名安娜提议继续观察,虽然除此之外没有别的方法。

 

之后周防尊提着宗像礼司回到办公室,他完全没法放着芯子是赤之王的自己在外面到处乱跑。接着他花了一个多小时练习如何精准地用能力点烟——在额前的须须即将烧到头皮之前,并成功在宗像礼司往他口袋里掏出烟叼上嘴后付诸实践,嘚瑟一把。

 

宗像不屑:这东西你就算拿回自己的身体照样用不了,最后你忘带打火机还不是拿我手指当火柴使。

 

这你就不懂了,周防。

 

周防本想推眼镜,手摸到鼻梁后顺势向上往后脑勺捋,自然得像是在整头发。宗像闷笑。

 

话未说完,秋山就闯了进来。视线在他和宗像礼司之间反复横跳。

 

 

 

 

商业街今天出奇热闹,平时被工作压得透不过气的上班族,通常会选择在周末出门放松。因此特务队在人员疏散方面也费了些时间。

 

“情况如何?淡岛君。”

 

周防尊打着纸伞,再三嘱咐车内的宗像礼司不要下车添乱后向淡岛世理询问进展。

 

“权外者似乎是无意识觉醒,精神高度紧张但没有任何攻击行为。但刚觉醒的权外者控制不住能力,加上精神紧张随时有暴走的危险——尽管目前没看到任何暴走迹象。”

 

淡岛世理回头看一眼,视线如触电般收回。周防尊穿S4制服配天狼星的样子对她造成了精神伤害,淡岛开始考虑起借此理由要一个月带薪休假的可能性。

 

下次去酒吧多来点红豆马蒂尼冷静一下,她暗自决定。

 

商业街那边,特务队一半的人正在努力安抚权外者,试图靠近。宗像礼司交代过别让对方感受到恶意,这场意外和平解决最好,不造成伤亡一直是宗像礼司的追求。

 

可今天他偏偏踢到铁板。

 

明明道明寺安迪和优本龙哉都不是面相凶恶的家伙,权外者仍然一副“不听不听我不听”的架势,心里坐实了这群青服是要将他抓去解剖研究。

 

对此道明寺很耐心地解释他们是来提供帮助的不会对先生您做出非人道主义行为。可这家伙偏不听,说电影里每个被抓去解剖的人都是这么骗走的。

 

道明寺心里苦,优本更苦。

 

“你看你这个优等生样子!一定是负责写报告交给上司的!”权外者指着他鼻子哀嚎。

 

不,我不是,我没有,写报告向来是伏见桑和秋山的工作——来自优本龙哉灵魂深处的呐喊。

 

再有耐心的人也顶不住油盐不进的家伙,道明寺安迪忍不了,旁边秋山也忍不了,两人对视一眼,似乎达成什么奇怪的共识。加茂心里一惊,刚想按住两人质问他们要干什么,道明寺和优本一左一右,将权外者按倒在地,手铐“咔哒”一声拷在权外者身上。

 

这下权外者哭更凶了。

 

“不好意思先生虽然您真的没做什么但仪器数值是不会骗人的请跟我们走一趟万分感谢!”

 

一口气念完台词,道明寺将人拎上车,她发誓关上门那刻他听到一声惊天动地的哭号。

 

“收工啦秋山———诶诶诶室长?副长你也怎么了???诶?!!!”

 

有什么比刚喊完收工回家,回首看见上司们纷纷倒地的场景更可怕?

 

完蛋——室长和副长过劳死了?!

 

道明寺安迪,头一次感到作为社畜的恐惧。


——————tbc——————————


本周目互换结束,猜得出来随缘猜不出来···········


就猜不出来吧,em


评论 ( 11 )
热度 ( 63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