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离奇事件 完

故事还是迎来了平淡的结尾,真的很平淡


归档: 

————————————————

 

 

你相信灵魂吗?

 

某次宗像礼司外出购书,在街角便利店大小的书店里徘徊,转角遇到带着栉名安娜,同样出来买书的周防尊。小姑娘和他打了招呼,宗像微笑着回应,目光掠过她捧在手里的《哈姆雷特》。

 

“小孩子看多悲剧可不好。”他抬眼提醒目前算是监护人的周防尊,“女孩子总该多点美好的向往,而不是成天抱着沙翁悲剧为角色叹息。”

 

周防对此不以为意:“安娜自己挑的,我负责买单。”

 

两人下一秒仿佛又要展开日常式斗嘴,安娜及时扯住周防衣角,指指不远处的收银台。周防接过书,拔腿站到队伍末端,不久宗像也跟了过来,手里拿着本茶叶杂志。

 

“Secpter 4的室长大人真是有闲情逸致。”周防嘀咕,在前一人结账离开后将书和钱一起堆到收银台。

 

“请问有优惠卡吗?”

 

“没——”周防刚想回答,身后伸出只手,一张灰色卡片被收银员接了去。

 

“我有——请不要误会,周防,我只是体谅你们军师抚养一群成年儿童的辛苦而已。”宗像拿回卡后解释道,而周防耸耸肩表示他随意。

 

时值深冬,雪来得突然,周防看了看窗外纷纷扬扬的雪片,牵起安娜的手往外走,周身红色火光若隐若现,堪堪笼罩一大一小两个身影。两人正往外走,被宗像礼司一把捉住。

 

“大庭广众滥用能力,周防,我有必要提醒你根据120法典——”

 

“吵死了,你不走吗。”

 

火光扩散到宗像身旁,把他也包裹进去。

 

“…………………”

 

最后三人默默离开书店。

 

不得不说周防尊支起的小小圣域不仅遮挡着自四面八方袭来的雪花,也很温暖。

 

真是方便的能力。宗像脑中掠过一丝羡慕。

 

他们在一家甜食店门前停下,周防尊对着柜台指指点点,让店员打包好蛋糕和甜甜圈。安娜和宗像在后面等待。

 

“礼司。”小姑娘忽然伸手,轻轻扯住宗像衣角。

 

宗像蹲下身与安娜平视,问到:“什么事,可爱的小小姐?”

 

“你相信灵魂吗。”安娜目光投向周防尊买单的背影,意有所指。

 

“根据科学来看,我不认为人会有灵魂。那只不过是人脑活动臆想出的事情。”

 

“是吗。”安娜淡淡地回应,“如果有灵魂的话,尊的灵魂一定很漂亮。”

 

 

 

 

 

现在宗像后悔得很彻底。他不该一棒子打死所有灵魂的存在。

 

感受到胸前沉甸甸的重量,宗像发出叹息,头一次切身体会到自己这位精明能干女下属的不易——这两团肉真的太重了,难以想象淡岛君居然能习惯这种重量,甚至在打斗中还能保持灵活,真是辛苦了淡岛君。

 

周防尊面色微妙,思考着他到底该对宗像礼司的脸嘲讽还是对淡岛世理的脸嘲讽。

 

最后他“噗”地笑出来。

 

于是他收到同时来自宗像礼司淡岛世理的瞪视。

 

淡岛环视一周,确认发生状况的只有她和宗像后,告知周防尊他们可以卷铺盖走人了。

 

周防不解。

 

“身体互换的人数在逐渐递减,到今天只剩下我和淡岛君。所以阁下没必要在Secpter 4接受观察。你也不想在这多待吧,周防。”

 

好有道理,周防无言以对。

 

“可是室长——”这伏见猿比古就不能忍了,和八田美咲共处一个屋檐,这可是他俩闹掰两年以来头一遭,他巴不得能把时间拖长点,“石板状况很不稳定——”

 

“这是白银之王刚才发来的邮件,他刚和黄金之王配合对石板形成一定压制,并保证今天过后暂时不会有权外者的出现,现有权外者力量会削弱——”说着,伏见终端上跳出【来自:宗像礼司 的邮件】提示。淡岛支起下巴道:“还有问题吗。”

 

“没有。”伏见好气。

 

“草薙先生,有什么事吗?”察觉到来自草薙时不时掠过脸上的目光,淡岛索性回头,恰好捕捉到即将逃跑的目光。

 

后者连连摆手表示没问题。

 

宗像礼司不习惯女性身躯,早晨醒来时他对着镜子,认为不能让淡岛世理形象全无地出现在众人面前,于是开始试着整理一头长发。

 

奈何做了24年男人,成年后只和发胶打交道。对于淡岛的长发,网上现找的编发教程也拯救不了宗像新手上路难免的手残,最后他放弃团发,绑上干练的单马尾。头一次见淡岛世理这般发型身着制服的样子,草薙实在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有时候发型决定颜值,可能真不是说着玩的。

 

至于活22年从没碰过发胶的淡岛世理,对着镜子和一瓶发胶陷入深思。

 

结果,刘海只飞了一搓。

 

事后淡岛世理觉得自己对上司形象造成一定程度的损害,特意挑了天朗气清的下午,给宗像礼司盛上一盘私藏的优质红豆泥与和果子表示歉意。

 

但换了发型的宗像也很好看,草薙无法否认。这个只飞一根的发型一点也不宗像,甚至有那么点诡异。偏偏宗像礼司生得张好皮囊,肤白貌美气质高贵,与诡异的发型综合一下,整体效果居然没那么糟。

 

可能主要还是看脸吧。草薙猛然间领悟出人生的真谛。

 

那日下午,周防尊乖乖带着人走了。突如其来的顺从让宗像有些意外,但他只是挑挑眉,看着人走远没说什么。

 

不出所料,第二天清早,宗像礼司如愿在自己的卧房醒来。床头闹钟钟依旧忠实履行自己的义务——在7:00那刻开始叫嚣。

 

经历一连串堪称奇妙的经历,再回到自己熟悉的公寓,一时间宗像居然不想起床,甚至产生“把被子蒙过头再睡一会”的念头。

 

然后他照做了,倒扣闹钟缩回手,宗像把自己往床中央挪挪,碰到身后熟悉的大型热源后停下。

 

“不去上班吗,宗像。”

 

迷糊间他感到背紧贴的胸膛微颤,话语也听得如远方传来。

 

“嗯...........发生这么多事..............就休息一下而已.................”



——————fin————————


结局窝想了很久,无非是大家变回原样继续生活


所以就让这个故事有个平淡的结局好了


写了这么久,突然领悟到,可能并不是所有故事都会有结局,也不一定会有令人满意的结局。这段时间忙的和无头苍蝇一样,这里提醒关注的小可爱们:这是个佛系博,你永远猜不到博主什么时候会更新,什么时候会一声不响地遁走


纪念下我第一个,正儿八经完结的短篇【离奇事件】


评论 ( 8 )
热度 ( 76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