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莱城汉子【乐团paro//尊礼/伏八】

·脑洞突破天际系列
·乐团paro
·这是个真实的故事………
·到底在写尊礼还是伏八我已经搞不清楚了…………



K交响乐团,日本顶级的交响乐团没有之一。

这是一支草根乐团,本来仅仅由在酒吧混迹的几位乐手组成,却在某些神奇的契机下一炮走红。

至于这一炮是怎么打的…………可能要从那位外人眼里充满魅力形象放荡不羁随时都散发着雄性荷尔蒙的指挥周防尊,和原本与他没半点关系的国际知名小提琴家宗像礼司在某晚误打误撞在酒吧杠上的时候说起………中间各种曲折离奇的发展不一一叙述,毕竟这点事在当时可是人尽皆知。

King音乐厅——



“啊………上次排练到哪了,宗像。”

周防尊挠着一头乱糟糟的红毛,一脸睡意的问拉着自己往台上走的宗像礼司。

“法兰多尔!阁下身为一个乐团的指挥竟然连乐团排练的进度都不知道,说出去就不怕人笑话吗。”

宗像礼司一手拿着小提琴和琴弓一手拉着周防尊,把他安置到指挥台上,回座时还不忘把指挥棒从盒子里拿出来塞到他手里。

“反正有你记着就好了。”周防尊把宗像礼司拉回来,将头埋在对方颈窝处蹭了蹭,才心满意足地放他回座。

“哼,真是无药可救的家伙。”

宗像礼司在首席位坐定,夹起小提琴调好音,随后无视了从四面八方散发出的单身狗怨念,开始给乐团的各个乐器校音。

“啧…………”打击乐手伏见猿比古不耐烦的发出一个单音节并感到了深深的挫败感,当初最先开始追对象的人明明是他,结果到现在周防尊和宗像礼司都已经把生米煮成熟饭了他和八田美咲却还处于感情动荡期。

想想就很不爽,啧。

伏见往观众席上望去,自家吉娃娃依旧满眼星星地望着他尊敬的老师周防尊先生,丝毫没有要看他两眼的意思。 你只要看着我就够了啊misaki………

伏见觉得他的追妻之路还很漫长。

“八田。”

“啊?什,什么事尊先生!”

被猝不及防cue到的八田美咲马上从座位上蹦起来,以一个标准的立正姿势等待周防尊发话。

“你上去指挥。”周防尊这么说着,把指挥棒丢给了八田美咲。

幸福来的太突然,伏见觉得今天他的运势一定好到爆表。

“啊啊啊?………但是我………”八田接到指挥棒一脸懵逼。

“指挥需要的是实地操作,天天对着音响练没效果。”周防尊懒懒地从指挥台上走下来。

“是!”

天哪尊先生的指挥棒啊这可是尊先生的指挥棒…………八田握着指挥棒的手都在抖,随后强装镇定地走上指挥台。

“那个……请多指教!”

宗像礼司往打击乐的方向瞥了一眼,毫不意外的看到伏见猿比古正一脸痴汉地盯着吉娃娃,随后看向台下慵懒地窝在座椅上盯着他的周防尊。

野蛮人,已经懒到这种地步了吗。

哈………

绀紫和烫金色的眼睛对上,传达出这样的信息。

八田举起指挥棒,待乐师们都准备好后挥下第一个节拍。

伏见猿比古看着八田美咲一脸专注,仔细把握着乐团的节奏,依旧没有要注意到他的意思。

啧,看着我啊Misaki!

伏见心里就算有一千个一万个不满也得憋着,俗话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而对伏见来说,据“报仇”时间还有四个小节,他一脸淡定地抓起铃鼓。

H段,所有乐器都停四小节,而这四小节唯一要演奏的乐器只有打击乐的铃鼓。伏见脸上露出一个近似于变态的笑容,终于向伏见看去的八田美咲心里一阵发毛,感觉有什么糟糕的事情又要发生了………

这也不是八田第一回有这种危机感,上一次伏见露出类似表情时,第二天八田就因为一些不可描述的身体原因在床上窝了一天。

事实证明八田的感觉是对的,伏见敲打铃鼓的速度在这四个小节内像开了法拉利一样,蹭蹭蹭的就往上窜,弄得一干乐师一脸懵逼。

宗像礼司无奈的望着见到吉娃娃就打鸡血的伏见呼出一口气,嘴角勾出一个诡异的幅度。

也罢,就帮他一次好了。宗像礼司恶趣味的想。

于是宗像礼司拿起琴弓,给伏见上了一个二倍速。

乐团的灵魂是指挥,但如果你有个不靠谱的指挥时,首席小提琴就是继指挥之后的老大,完全可以一个琴弓把指挥扫下去靠着节奏把控乐曲走向。

于是在看到宗像礼司也跟着伏见加速时,其他乐师本着“音乐无霾”的神奇准则和脑回路跟着宗像礼司和伏见猿比古开起了法拉利,在飙车的道路上一去不复返。

可谓是浩浩汤汤,横无际涯。

不得不说法兰多尔这首曲子节奏就是靠着打击乐控制的,也因此如果伏见猿比古乐意,这首曲子完全可以让他随意掌控。

当然,调戏可爱的指挥也不在话下。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伏见猿比古,该任性的时候绝不傲娇。

底下一群乐师开心的飚着法拉利,但作为指挥的八田美咲就没那么淡定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第一次指挥还是在尊哥面前居然就出错了好丢脸啊啊啊啊啊啊!!!!!!

但没办法,曲子终归还是要演奏完的,八田只好跟上乐团的速度,企图挽回已经失控的局面。

伏见猿比古恶劣的笑着看八田美咲在指挥台上紧张的不行又想力挽狂澜。

——再用力点指挥棒就要飞出去了啊Misaki~~

于是他开启了四倍速,这回八田已经一脸生无可恋地被乐团拖着走准备熬过这首曲子了,真是悲伤。

到底还是高水准的乐团,就算速度再快所有小提琴的弓法依然保持着一致,动作整齐划一让八田看的眼珠都要掉出来。

——开玩笑我们都是练过的。

提琴位上的宗像礼司、道明寺和秋山不约而同的丢给他一个同情的眼神。

——你们倒是把速度慢下来啊!!

八田一个眼神瞪过去,受到道明寺往打击乐处飘去的无辜眼神。

——这事你该控住伏见先生,毕竟他才是把握节奏的那个。

——才会听我的才怪!!!!!!!

八田在内心疯狂的大叫。


--------------------------------------------------------------------------------


好不容易等到一曲终了,八田全身都被汗水浸湿,像只被水泼了蔫巴巴的吉娃娃一样垂头丧气的走下台。

“对不起尊哥,我有愧于你的指导…………”八田低着头不敢看周防尊。

“不怪你,感觉如何?”周防尊倒也没在意,毕竟这次会出错根本就是宗像礼司和伏见猿比古的蓄意谋划,他怎么会看不出来?

——一会走着瞧,宗像。

周防尊往首席的方向望一眼,不出意料的和那双透着幸灾乐祸的绀紫色眸子对上。

八田沉默半晌,最后闷闷的吐出一句话,让一边的伏见猿比古差点失控在地上大笑着打滚。

“感觉身体被掏空…………”

“……………”周防尊一时也不知道该怎么回应八田,只好安慰地拍拍他的肩膀,“伏见在那,要算账去找他。”

伏见猿比古对天发誓他感觉到了来自周防尊和宗像礼司两人的恶意。

周防尊在八田耳边低声说了些什么,接着八田美咲就像炸了毛的吉娃娃一样直接追着伏见猿比古而去。

“死猴子竟然敢整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终于注意到我了嘛misaki~~真是迟钝啊。”

两人就在千岁洋突然吹起来的,充满恋爱气息的萨克斯声中跑远。

“别这样看着我,他俩那点破事谁不知道………”

收获了众人不明觉厉的目光后,千岁洋停下萨克斯的吹奏无辜地耸耸肩。



夜晚周防尊和宗像礼司回到K市中心某高级公寓。

“宗像………”

“什么事?”

“你今天配合伏见逗八田的事怎么算。”

“哦呀,那只不过是出于好心而已,谁让他们都不会正确的表达方式呢,而且阁下以锻炼弟子的理由不去工作,真是可笑呢。”

宗像礼司语气里满满的都是愉悦。

“哼~”

周防尊同样愉悦的发出一个气音,向宗像礼司扑过去:“那就用你的身体来算账好了,宗像。”

“阁下有在听我说话吗?!等…………!别扯衣服!……唔…………”



----------------------------------------------fin--------------------

扯点别的

这真的是个真实的故事……当然只有演奏部分是真实的……

起因就是本地的爱乐乐团来学校开个小小的演奏会,在互动环节说可以上去指挥,结果有一个大兄弟就在对指挥几乎一无所知的情况下上去了,最后被调戏刷爆手速。

我在想那位兄弟在学校两位指挥专业的互动过后………真的没压力吗233
作为演奏过这首曲子的人我敢说………这快起来简直不是人,但乐团的人毕竟专业,所以在速度已经突破天际的同时他们的小提琴………………

连!弓!法!都!还!一!毛!一!样!

我真是佩服到五体投地。

至于为毛叫阿莱城汉子………法兰多尔是《阿莱城姑娘》里的一个章节,考虑到这群人都是汉子,于是就手一抖……

顺便,《他是龙》第三章至今没更,学校事神多,又是学业又是乐团两边跑……预计高考假和端午…………多的话两更……最少也会更一章的………

评论 ( 14 )
热度 ( 50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