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文】Mr&Mrs Suoh 番外--环【尊礼】


·窝不要咸鱼瘫了,一个个都这么勤快的更文……

·偷懒系列,打着活动文的名号写了篇番外满足自己的脑洞………

·与正常剧情无关……这里讲的是过去的事……所以离家暴还很遥远……

—————————————


 M


草薙出云曾语重心长地告诉麾下一干新来的家族成员:

“别看你们的首领整天除了睡就是喝草莓牛奶,那都是假象,进了吠舞罗好好干一段时间你们就知道我们大将什么性子。”

后来那群新人在亲眼目睹了周防尊从平时的睡睡睡状态转变到一看到那个名叫宗像礼司的男人就肾上腺素分泌过多的状态后…………老实说,他们很慌张,但同时又被两人明明是刚认识不到三个月却相处得像老夫老妻的秀恩爱方式闪瞎了双眼。

——噫,那个说肉麻情话的家伙你是谁快把我们首领交出来!

宗像礼司出现在吠舞罗的次数委实不多,但每次宗像礼司要到本部找他家周防狮,一干人马都会提前风风火火的把一个黑手党总部强行改成一层饭店二层财团财政部三层高管办公室的样子。

想想都可怕。

草薙为此向周防尊抗议很多次,催他早点向宗像坦白从宽,但周防全当没听见。

后来宗像礼司来的次数频繁了点,家族内不少人也懒得去充当装修人员——我可是黑手党!怎么能干那么没品的事!

眼见成员对给自己送助攻的热情直线下降,周防尊索性定好了去马尔代夫的机票和酒店,买了一枚镶嵌又鸽子蛋大蓝钻的铂金戒指把宗像礼司拉到教堂干净利落地求了婚。

而宗像礼司显然被突如其来的求婚搞晕乎了,想也没想就答应了下来,然后就一脸懵逼地被周防尊一把拉去机场,两人就这么抛弃意大利直奔马尔代夫度了一场一年零5个月的蜜月………或者说该叫年?

至于后来周防被草薙重重赏了几个拳头,那都是后话。


I

马尔代夫某沙滩———

周防尊相当财大气粗的包下了一座小岛,现在正舒服的赖在宗像礼司怀里,躲在阳伞下,两人以一种奇怪的姿势躺在沙滩上,不时有清凉的海水漫上来。

“给我滚开,野蛮人,你影响我看书了。”

宗像礼司蹙起眉头,抬手用书脊敲敲周防的脑袋。

“哈……一本书而已……”周防顺势抽走那本厚厚的《叶芝诗集》,“这种情感纠葛相关有什么好看的。”

“所以才说野蛮人不懂文学艺术,而且,拜你所赐,我可是缺了整整一学年的课程,学文学可没那么好混。”

“……戒指呢?”

“嗯?”宗像礼司顺着周防的视线看去,自己右手无名指上空荡荡的。

“放屋子里了,那种招摇的东西不适合我。”

“那我们再去买一对?”周防尊往上蹭蹭,将重量压在宗像身上,开始舔舐对方的锁骨。

“要发情也请回屋,你是兔子吗,一年四季发情的生物。”

“呵……我是不是兔子,到床上不就知道了。”


K



然后宗像礼司就后悔了,周防尊明明就是一头一年四季都在发情的狮子,从傍晚折腾到深夜,第二天早上自己腰都要断了始作俑者还跟个没事人一样。

宗像礼司趴在King-size的大床上,下半身还裹着被子,上身顶着一片暧昧的痕迹暴露在空调中,透过卧室弧形的落地窗看着外面一半深一半浅的蓝。

偶尔也很会挑地方嘛,野蛮人。

“我租了一艘游艇,今天出去钓鱼?”

周防尊身上搭着一件浴袍,发梢还在滴水从全透明淋浴房里出来,看到床上的宗像礼司,忍不住俯身下去在后颈啃咬。

“给我先把衣服穿上。”

宗像受不了后颈带来的快感微微瑟缩了一下,本想给周防肚子上来一脚,但对方先他一步起身。

“请了一个厨师,今天晚餐就吃肉排和钓来的鱼。”周防套上外套,理了理出褶子的衣摆,反手甩给宗像一件白色短袖衬衫。

“我可不认为你有耐心等鱼上钩。”宗像起身穿衣,周防默默背过去,避免自己小兄弟又一次苏醒。

“啧……麻烦,你来钓不就好了。”

“呼………那记得把草薙先生送的香槟或葡萄酒带上,总不能浪费了他的好意。”宗像礼司默认自己接下钓鱼的锅。

“啊………戒指………”周防转过身,询问的眼神望向自家爱人。

“那枚收起来了,阁下的品味真是不敢恭维。”

“那换一个?”

“铂金的指环就行,款式你看着办。”

在介于夫妻讨论晚餐家务和小学生吵嘴的交谈中,两人收拾东西登上周防找来的三层游艇,钓鱼期间由于宗像礼司被小动物嫌弃的谜之气场,没有一条鱼上钩。

全程目睹两人写作吵嘴读作秀恩爱的厨师:我不干了,作为一个为生计奔波的单身狗做晚餐还得看着你们秀恩爱。

晚上回到海景房,宗像憋了半天还是忍不住发问道:“我还是想不通为什么厨师能对着一块牛排掉眼泪。”

“哈…………或许那头牛死相凄惨吧……”



O


这边两人在马尔代夫腻歪着享受新婚夫妻的生活,另一边周防也在忙于寻找新的对戒。

马尔代夫的海风夹杂着盐分吹入半开放的客厅,带走一两片红或蓝的玫瑰花瓣。

“草薙……上次说的那个铂金原料……”

“啊啊正要和你说这事呢尊…”电话另一头传来草薙疲惫的声音,夹杂着纸业翻动的沙沙声,“克罗斯抢先一步下手了,说是要向女友求婚………【周防先生都结婚了,不至于和我这个连婚姻殿堂都没踏入的未婚男士抢一块戒指原料吧】,他是这么说的。”

“啧……那家伙是故意的吧。”

“讲真,我觉得他就是故意的,不过让他一回倒也无妨,你看如何,尊。”

“…按这小子的习惯之后会得了便宜还卖乖。”周防尊狠狠地把烟头按灭在烟灰缸里,“他想和我争,那就陪他玩。”

“这事你自己去折腾吧!你已经把整个家族的事务都甩给我和十束了,我们可没空替你操心这个!你倒是快点回来啊!半年的蜜月已经够了吧?!”

“不够。”

啪叽一下,周防抢先一步掐断通讯。

没过几秒终端又响了起来。

“哟King,蜜月如何呀~”十束多多良荡漾的声线依旧没改。

“啊………也就那样……”

“话说回来哦King,我找到一位不错的设计师呢!听说King要给宗像先生重新打一对戒指,我请他设计了几个款式,King要不要看看?”


看吧,这就是差距。同样是副手,草薙天天催着他干活,而十束则会先帮尊处理个人事务——前提是他感兴趣。

——所谓的贤内助?

呸呸呸,他的贤内助只有宗像一个。周防甩甩一头乱毛,点开邮箱浏览十束发来的设计图。

有一个款式吸引了他的眼球。

一粗一细的两枚回文戒指,上面分别缀着对称的纹路,较细的一款还装饰有一圈极小的钻石。

他当即发邮件回给十束,说自己原料的事会搞定,顺便改改戒指。

——较细的一枚内侧刻上【Munakata Reisi】,较粗的那枚刻上【Suoh Mikoto】。



R

之后的一周,周防尊只觉得自己难得的要肾虚了。一边和克罗斯那头狐狸抢夺一块原料,一边和宗像粘粘糊糊地享受蜜月,隔三差五就把人折腾到卧床不起,其间被砸了多少次头连砸他的宗像都数不清。

不过好在,在他虚的这几天,科里昂家的产业因为某傲娇腐国脱离欧盟的缘故急剧缩水,财政吃紧,据可靠消息称连首领自己都要靠三餐牛角面包配黑咖啡度日。

他们一定没听说过遥远的东方还有个叫粥的东西。

手头没了钱,克罗斯自然就安定地窝在老窝里不出来作死蹦跶,更别说求婚,周防见此大喜,大肆动用家族和原料商砍价,手段无非人身威胁之类——虽然只是虚张声势,但这招对普通人来说屡试不爽——最后以原料商隔着电话哀嚎着割爱,就差趴周防裤腿边扯着裤脚喊爸爸的结局买下了这块原料。几天后原材料就被处理好,送到加工厂进行加工。


“哦呀……野蛮人也有肾虚的时候?”宗像礼司一脸戏谑地看着趴在床上挺尸气势全无的红毛狮。

自从宗像礼司发觉周防尊虚了以后,变得相当撩人,动不动就只穿一件白衬衫扣两粒扣子,白皙的大长腿还带着前几夜滚床单留下没消干净的痕迹,或者端着一杯红酒顺着周防裸露的上半身倒下去,然后舔干净,玩法几乎一天换一种。

“宗像………”周防尊以看见肉吃不到的眼神死死锁住宗像,“几天没办了你就这么欲求不满?”

“嗯哼~我只是觉得偶尔吊一吊野蛮人的胃口或许是不错的余兴节目。”宗像跨坐在周防胯间附身舔干净紫红的葡萄酒道。

Shit………你这该死的妖艳奢侈品……管撩不管屮的小妖精……

周防尊葛优瘫在床上,心里把能用来形容宗像礼司的名次全部念过一遍。


E

转眼就是入秋,以周防的体质,在入秋的天气里去沙滩吹个海风冲个浪什么的完全so easy。

但偏偏宗像礼司不行。

于是为了爱妻…啊不爱夫天性怕冷的猫科动物属性考虑,他大手一挥将四面通透的一楼客厅做成了四面都是落地窗的密闭式海景房,然后和宗像一起窝在别墅里安定地过着二人世界。


这两个月他的耳根清净不少,一是打给宗像礼司的电话太多,终端被毫不留情的丢进大海喂鲨鱼,二是草薙催自己回去干正事的电话频率上升到了一天五通,简单粗暴如周防尊干脆大手一挥,又一台终端划出美丽的抛物线被丢进海里喂鲨鱼。

鲨鱼:老子要吃肉。


I


对周防尊来说,一年的蜜月是完全不够的。说白了,他就是要美人不要江山的性子,反正家里有草薙和十束看着,再怎么闹腾也出不了乱子。

而两个月前他在终端上看到的戒指.jpg终于成功转化成了实物。

无人机晃悠悠地飞到卧室的阳台,周防尊接过系着红色丝带的深蓝戒指盒,掀开盒盖,一对对戒静静地陷在湖蓝的海面里,边上点缀有两根小小的,洁白的天鹅毛。

周防合上盒子,揣进怀里下楼。

宗像礼司正在厨房里忙前忙后准备晚餐,绯色的阳光被屋外的棕榈树阻挡少许,透过棕榈叶的缝隙一缕一缕地照进屋子。

温柔的日光,清冷的人。

明明是入秋,却让人顿生暖意的景象。


“今晚吃海虾、帝皇蟹、芝士焗牡蛎还有红酒鹅肝,去拿瓶香槟,一直喝红酒有些厌了。”宗像礼司听到声音头也没抬。

“宗像………”

“?”宗像礼司停下手里的活,一脸[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你说那个鸽子蛋太俗,我重新定了一对戒指。”周防尊把人拉出灶台,掏出怀里的小礼盒打开,“名字我刻上去了,设计师说不好弄………但我还是让工匠做上去,你喜欢简单的款式,那我就定简单的。” 


宗像礼司被这记球打得懵逼。 


说懵逼是必然的,谁会挑在爱人做菜的时候送戒指? 但说不惊喜,那是完全不可能的,尤其是周防手里的戒指相当典雅简洁,完全符合宗像礼司的审美。


 傲娇的话还来不及出口,宗像礼司便被抓住手大力往前一带,一个趔趄扑在周防尊厚实的胸肌上,随后右手无名指尖传来冰凉的触感,延伸到指跟,回过神来的时候,一枚戒指已经套在指间光华流转。


 “哼……野蛮的家伙。”宗像不满地嘀咕,随后一把抢过周防手里的礼盒,里面还有一枚同款但稍粗的戒指。 将戒指取出,宗像抓过周防的左手,动作生涩地往无名指上戴。


 周防任宗像礼司折腾自己的手,折腾完了拿起来对着阳光想观赏一番,却差点被反光闪瞎。 


“啧……”莫名被闪了一脸的周防散发着幽幽怨气搂过宗像的腰,照着对方嘴唇狠狠啃下去。 


“唔………!野蛮人………放开………哈………晚餐…………” 去他的晚餐。周防尊心想。 


反正这样的时光他们还能拥有很久,不是吗。



———————fin————————

·各种槽点

·最短的天鹅毛在哪?

我记得是在脖子和屁股………所以………

·宗像礼司趁虚而入大力撩周防

而结局毫不意外的是三天下不了床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没事干不要作死…

这个是周防夫夫的番外兼活动文!发生在求婚后两年里的事【其中一年半拿去度蜜月】

评论 ( 12 )
热度 ( 49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