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运会·马术项【接力文】

窝跟你们嗦

深山老林里有条溪

溪里有一群要搞大事的咸鱼

咸鱼2号接过棒子继续跑~

原作设定+胡扯的二设2333333
——————————————————

【演播厅】


伟大的解说:“接下来继续为您带来K运会赛事直播。

“昨天我们已经目睹了精彩的跳水比赛,当时竞争可是十分激烈!而今天带来的是马术越野比赛实况转播,竞争之激烈不会亚于昨天的跳水比赛!现在出场的是东京法务局第四分室的室长宗像礼司和他的爱马……白色…豆馅炖……豆腐!还有同属于第四分室的伏见猿比古和他的爱马昴!众所周知东京的民众都十分敬仰这位宗像大人!天哪我东京真是人才辈出,他们的颜值完全可以撑起赛场的一片天!

“现在我们看到国家队已经入场!他们都穿着清一色的深蓝色制服!让我们把镜头转向另一边,好的我们已经看到非国家队选手的身影了,领头的是周防尊!在东京马术俱乐部具有极高的声望!旁边的是他的爱马礼司,我们至今仍未知道为什么周防先生会用宗像选手的名字命名他的马。哦我的上帝他的颜值丝毫不输给对面的宗像礼司选手!

“接着出场的同样是来自东京马术俱乐部的新锐八田美咲和爱马……猴子。这位马术选手一年前才崭露头角,参加过许多国际赛事并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我认为他有着十分巨大的潜力!他们都穿着火红的制服,和对面的宗像礼司选手以及伏见猿比古选手形成了鲜明对比!

“最后是……两位选手一起出场了!穿着白色制服的那位是伊佐那社和爱马小白!穿着黑色制服,牵着灰马的那位是夜刀神狗朗和爱马小黑!众所周知这两位选手有着非常深的情谊,不仅在赛场上实力相当并且都是经验丰富的老将,平时他们也经常一起出现!据最新消息,他们的赛马是一对!


【赛场】


宗像礼司牵着白色豆馅炖豆腐,和伏见猿比古走到等候区,打理自己的赛(外)马(挂)。

另一边的周防尊等人也牵着各自的马进了等候区。

“好久不见,宗像先生,您换了一匹马?”

“许久不见,各位。这还是原来那匹,您是否看错了?伊佐那君。”宗像礼司闻言伸手扶起眼镜,一边的白色豆馅炖豆腐欢快的打了个响鼻,撒开蹄子一溜小跑到周防尊身边使劲的讨好。

“…………………”所有人眼神复杂的盯着抛弃主人投靠对家的白色豆馅炖豆腐。

“哈………你还是那么不受动物欢迎啊,宗像。”周防尊摸着白马光亮的皮毛,给了宗像一个大大的微笑。

——你家马就是喜欢我啊,有意见?

“呐小黑,我们去那边坐~”

“?”/“什么?”一人一马同时抬头看向招手的伊佐那社。

“……………………”伊佐那社无语,招收示意夜刀神狗朗离开眼前属于红蓝的修罗场,后者情商上线,牵着马不动声色地走开。

“想不到还会在赛场上见到你,Team Homra的周防尊。”

“我也想不到你会带它来比赛,宗像,你是想作弊吗?”

“请阁下不要信口雌黄,没了异能这只是匹正常的马。”

“哈………”周防脸上写满【鬼信】。

另一边伏见被昴拉向八田的方向。

昴伸嘴抢走伏见手中窝得松松垮垮的缰绳,然后昂起头走到猴子身边不断打响鼻。

猴子比昴矮了一截,刚好和各自主人一样,一对人一对马都维持着和谐且微妙的身高差。

感觉自己受到了轻视,名为猴子的枣红色马不满的扬起前蹄,被八田在紧要关头拉住。

“喂,猴子,你的马怎么回事啊?!”

“咴?”被点名的马回头看向主人。

“哈?它只是觉得你家猴子长得像矮种马啊,Mi~sa~ki~~”

“死猴子!!”八田捆好马挥着拳头朝伏见扑过去,两人在双王成年组担忧儿子未来的目光下你追我赶越跑越远。

“咴咴咴???”莫名其妙被叫了两次名字的猴子一脸懵逼地看着一边叫它一边跟着昴的主人跑远,疑惑的歪歪头,随后继续喝起自己的水。

“呼噜———“昴一脸【你这傻X】走近猴子,不断在它身边捣乱,不时一蹄子踩进水槽,溅了猴子一脸水。

“咴咴咴咴咴!!!(找踢吗你这家伙!!)”猴子一边警告不断挑衅的马一边拿屁股对准它,准备下一次对方搅事时狠狠蹬一腿。

“昴君,回来。”

全程围观的宗像考虑到比赛,将伏见的马匹唤回,隔了几米拴在八田赛马的隔壁。

“那小子怎么这么听你话,宗像。”周防尊一脸见了鬼,它不是很能理解昴对宗像礼司的不抗拒行为。

“怎么,嫉妒了?”宗像挑衅地笑笑。

“谁嫉妒你,而且……”周防扬扬下巴,“马刺身似乎比起你,更喜欢我。”

“不是喜欢你,是喜欢你的马,阁下注意宾语。”

“啊,那我也比你受欢迎………马刺身。”周防转头唤那匹曾经搅得吠舞罗和S4不得安宁,还差点拐走安娜的马。

听到以前的名字,白色豆馅炖豆腐凑过来亲昵地蹭周防尊。

“白色豆馅炖豆腐,听,话。”

显然受不了被自己赛马嫌弃的宗像礼司放出气场,咬字清晰语带威胁。

“咴!”被自己主人吓到的白马一个激灵,呲溜一下跑回宗像礼司身边,还十分狗腿地将自己的缰绳叼到宗像手里。

“乖孩子。”得到满意的效果,宗像笑着抚上白色豆馅炖豆腐的前额。

“哧。”周防尊的爱马礼司直接表达了自己的不满,焦躁地甩起尾巴。

【演播厅】


激动的解说:“比赛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看到各位选手已经入场!伊佐那社选手这次抽到的顺序是第一,不过我们相信以伊佐那选手的水平排在第一位出场并不会对他的成绩有影响!

“比赛开始了!伊佐那选手和小白正在场地中央等候裁判指示!这次这位经验丰富的老将将会带给我们怎样精彩的比赛呢?

“第一个障碍已经轻松的过去了!!伊佐那选手和小白看上去信心满满!哦天哪第二个个障碍也过去了!不愧是常年征战赛场的老将!动作如此轻盈流畅!!

“越野项目考验的是马的体力和奔跑能力!赛程6公里,一共有45个障碍,现在小白依旧保持着非常好的状态越过第20个…………诶诶诶怎么回事!!小白绊了一下!难道伊佐那选手要迎来人仰马翻的惨烈失败吗?!

“哦天哪我看到了什么?!!马身上发出了白光!!好刺眼的白光我要瞎了!这是赛场意外吗?!怎么回事?!小白和伊佐那选手飞起来了?!!!这里是赛场!!天哪他们一口气飞过了五个障碍!!裁判已经昏厥了!这是超自然现象还是马的特技!!”



【赛场】


“好嘞小白!就这样一口气冲过去!冠军是我们的了!”伊佐那社骑在马上丝毫不大意的张开白银圣域,笼罩了整个赛道。

“喂小白!你在干什么?!”

“没关系哟小黑,冠军奖品是中尉资助的话我就再也不用担心没有飞艇了!”

这么说着伊佐那社又一次操控重力,赛马一跃而起连跨两个障碍。

远在高台的裁判甲已经懵了,一个裁判对着身边的人耳语:“这该算是作弊呢,还是技术高超?”

“这已经超过技术高超的范畴了好伐?!!”裁判乙十分崩溃。

“我看这技术十分高超。”一个苍老的声音在他们背后响起。

“可是这………………卧槽御前大人您怎么来了?!”两位裁判转过头去,看到两米一的国常路大觉正背着手淡定的看着比赛,连人带椅摔在地上。

“老夫来看看旧友,有问题?”

“没没没没问题!御前大人您高兴就好!”

裁判们战战兢兢的搬来一把椅子叫人端茶送水好生招待大人物。

等他们回头看比赛,发现伊佐那社已经在终点笑嘻嘻的向观众致意。

裁判觉得自己的人生要玩完了,于是生无可恋的打下高分。

“耶~~~小黑!飞艇有着落啦!”

看到评分的伊佐那社差点飞起来。


【演播厅】

一脸懵逼的解说:“我们看到伊佐那社选手拿到了相当高的分数………裁判似乎并没有就赛马的超长表现作出质疑…………看样子伊佐那选手十分高兴,果然是元老级的马术选手,名不虚传………………

接下来上场的是夜刀神狗朗选手和小黑!两位老将连出场顺序都如此紧密,这究竟是缘分还是缘分还是有奸…………啊不可告人的秘密?夜刀神选手的马看上去十分冷静,该说不愧是什么样的主人有什么样的马……………嗯?怎么还没开始,或许是还在准备?我们先插播一则广告………”


【还在为头发无法固定发愁吗?!

还在为买到劣质发胶而愤怒吗?!

赤青牌发胶!有效固定发型长达12小时!再也不用为凌乱的头发发愁!

本产品赞助国家马术队和东京马术俱乐部!由东京法务局第四分室联合推出!绝对是您拗造型装逼的不二之选!(画面投出S4与吠舞罗集体照)

现在购买只要998!只要998!提前前五名下单者还可得到宗像礼司签名照一张!】

冷静的解说:“欢迎回来,很抱歉我们的摄影机似乎出现了故障,技术人员正在尽快修复,造成不便请谅解。

“今天我们的演播室有幸邀请到前国家马术队成员淡岛世理作为特邀嘉宾,淡岛小姐你好。”

“主持人你好。”

“请问国家马术队和俱乐部的成员中,您更看好哪一位呢?”

“我当然看好室长。”淡岛一脸理所当然,“室长可是率领着S4在他大义的道路上笔直行走的人,是我们都很敬仰的王。”

“听说宗像选手和隔壁马术俱乐部的周防尊选手有着很深的纠葛,您知道些什么吗?”

“抱歉,这个无可奉告……我只能说周防尊是能和室长并肩行走的存在,但周防尊不管是性格还是习惯上都比我们室长差上好大一截。”

“哦,看样子摄影机修好了,可惜夜刀神选手的比赛已经结束了,无法欣赏到资深选手的技术想必大家都是十分遗憾,但接下来出场的可是马术界新星!周防尊选手!他的赛马礼司也已经是久经沙场的老将了!对即将到来的比赛十分冷静!据说礼司是宗像选手曾经送给周防尊的马,是真的吗淡岛小姐?”

“是的,室长可怜周防尊没钱买马,就将自己的马赠与周防尊。”

“原来那曾经是宗像礼司选手的马吗?!那么现在宗像选手的赛马训练得如何?”

“白色豆馅炖豆腐虽然在血统上略不如其它赛马,但能力上完全不输礼司。”

“那我们就拭目以待…………比赛开始了!周防尊选手骑着礼司飞奔了出去!我们可以看到周防尊的身后出现了红色的残影………………不对啊哪来的残影?!!”

“十分抱歉,室长刚才发消息说白色豆馅炖豆腐需要照顾,我先告辞。”

“啊好的淡岛小姐,请慢走………………不对啊那不是残影是火啊!!赛场着火了吗?!!裁判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已经不是普通的马能跑出来的速度了吧?!!!”


【赛场】


周防尊骑着礼司飞奔出去,还没到第一个障碍就爆能力给马速度加持,一人一马像开了法拉利一样疾驰而去,留下一道红色的残留火焰。

“咴咴咴~~~”在等候区的白色豆馅炖豆腐激动的要飞起来了。

“冷静点,白色豆馅君。”宗像礼司拉紧缰绳怕这匹爱惹事的马又弄出乱子。

然而王的压制并没有什么卵用,心高气傲的炖豆腐哪听得进宗像礼司的警告,蹄子一扬载着宗像礼司往周防尊的方向飞奔。


【演播厅】


敬业的解说:“那道白色的影子是什么?!情况似乎有些混乱,这是比赛故障吗?!让我们把镜头拉近些——天了噜那是宗像礼司选手!现在是周防选手的比赛时间他冲出来干什么?!看他拉着缰绳的样子………是赛马失控了吗?毕竟是新马没上过赛场,情绪激动是可以理解的………………喂它怎么跑到赛道上去了?!!

“情况有些混乱,周防选手依旧拉火地在向前冲!但是白色豆馅炖豆腐已经追上来了……………到目前为止最正常的一匹马就是夜刀神狗朗的小黑,这年头连匹正常的马都难找吗?!等等那是什么??快告诉我不用去看眼科!宗像选手的赛马……………长出了翅膀?!!我是生活在童话还是小说里啊!!”


【赛场】


白色豆馅炖豆腐相当任信地载着青之王在赛道上尽情驰骋,任宗像怎么好言相劝都不听。

眼见自己各种威胁恐吓都无法震慑马匹,宗像礼司给自己找了个使用能力的借口,干脆骑在马上爆开圣域试图阻止滥用赤之力的周防。

然而周防尊很不给面子,同样爆开圣域,赤青两色相撞掀出一层气浪。

一边的工作人员在这种非一般特殊情况下根本无从下手,只能眼睁睁看着两位选手距离越来越小。

成功追上周防尊,马背上的两人就着骑马的姿势打了起来,很快宗像的手就被周防制住,往自己马背上一带。

白色豆馅炖豆腐只觉自己背上一轻,回头发现自己主人已经被拉到礼司背上,欢快的叫两声,顺带落井下石地眼神鄙视礼司【你小子也有今天】。

等候区的八田坐不住了,向一边的伏见猿比古嚷嚷:“猴子!你们王怎么回事啊,竟敢干扰尊哥的比赛!”

“咴?”被点名的马转过头盯着八田。

“没叫你,一边玩去。”

“当然是因为你们的周防尊滥用能力作弊啊,室长怎么能坐视不理呢Misaki~~”

“你说什么?!找打吗猴子!”

“我只是在陈述一个客观事实,怎么,接受不了?”伏见猿比古语调九曲十八弯。

“你这家伙!不许侮辱尊哥!”

八田一拳挥过去,夹杂着赤红的火焰。

如愿达成目的,伏见心满意足地笑了,抖出藏在袖子里的小刀,一边闪开八田的攻击一边甩出附上青色火焰的刀。


【演播厅】


生无可恋的解说:“谁能来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场地疑似发生了爆炸,运动员等候区也出现了大规模骚动!这比赛还能不能进行下去了…………诶宗像选手怎么跑到周防选手的马上去了?!该说不愧是血统优异的礼司,乘着两个大男人还能跑的飞快………诶诶周防选手和宗像选手怎么打起来了?周防选手居然临危不乱趁机吻住了宗像选手?!咦咦咦咦咦原来他们是这种关系………………

“刚刚接到消息,K运会马术越野项因为遭受恐怖袭击暂停比赛,那么我们的节目就播送到这里…………不对这哪里是恐怖袭击?!!官方你出来告诉我这哪里是恐怖袭击?!!!!”


—————————本棒完———————

【下一棒接好啦233333333】

真·开学前最后一更

哎嘿窝继续躺回去咸鱼


以下是广告

想看傲娇的群主炸毛吗?

想体验冰冷狗粮脸上拍的快感吗?

想蹲点糊半仙、白呆呆、白云诗太太们的写手小讲堂吗?

那就加入我们!尊礼坑中的蛇精病院(划掉)尊礼坑中的咸鱼堆!

这里是脑洞的天堂!


群号:223250676


评论 ( 18 )
热度 ( 53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