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精】宗像少年 1~4


新坑成精系列………

嗯就是个建国以后一起成精的故事(们)

ooc慎入,此文有毒

这绝对不是正儿八经的文,绝对不是!


——————————————



深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金黄的圆月,下面是海边的田地,地里种着一望无际绿油油的草莓。

一个清瘦的身影沐浴在月光中,手握一把长刀。

“沙沙………”

地里传来窸窣响声,那人影猛一回头,长刀脱手而出,夹杂着劲风直逼声源。

“噗”的一声,半截长刀扎入土地。

一团火红的毛从地里窜出来,敏捷地从人影胯下溜走了。





宗像礼司蹲在自家木门前思考人生,对,就是农村平房那种,随时会被白蚁吃个透的木门。

他一辈子遵纪守法,家父过世后和表兄羽张迅把自家那几百亩地经营得年年丰收,除了因长相清秀导致村里多位姑娘耽误终身以外没干过啥伤天害理的事。

可伤天害理的事找上他,这就不能忍了。

“欧豆豆哟,逮到那糟蹋咱草莓的猹没?”羽张迅坐在一把摇椅上,躲在树荫下一手蒲扇一手西瓜,活脱脱一剥削农民的土地主样。

“那厮跑得快,没逮着,昨晚又让它啃了留种的那株。而且………恕我直言,那应该是只狐狸。”

“哦呦,瞧你这一脸闺女被糟蹋了的样——你见过吃草莓的狐狸?!”

“那你见过红色的猹?”宗像振振有词。

“这个问题先保留……不管是狐狸还是猹,反正过了这么久你还不是没抓到。”

“你行你上?”宗像表示不屑,信手拈起一块还没糊上猪圈的砖朝那位不务正业的表兄砸过去。

“你小子!这是蓄意谋杀!”羽张稳稳接住能毁容的砖头。

“这不是还没死吗,而且容我纠正,这叫大义灭亲。”



“啊………请问……宗像家在哪………”红发男人停在门前,仰头望着利用台阶占据身高优势的羽张迅。

“找我亲爱的弟弟?嘁……”

羽张失望地撇嘴,回头朝屋里扯起嗓子:“礼司儿诶!有小哥找你咯!还挺俊的!”

“哪位?”宗像闻声而来,手上还拎着那把沾满西瓜汁的长刀。

羽张表示此人自己头回瞅见不认识,耸耸肩回他的屋子里啃西瓜摇蒲扇。

“在下宗像礼司,若您找得是家父,很不幸他一年前过世了。”

“哦,我找你。”

宗像这才注意到男人有着一双漂亮的暗金色眼瞳,里面似乎蛰伏着一头野兽………………野兽?

想到这里,看多了志怪小说的宗像上下打量眼前的男人。

红发,金瞳……………

宗像礼司向来以理智著称,奇怪的是,这回他干脆放弃思考抄起还淌着西瓜汁的长刀就朝男人挥去。

男人见势不妙,掉头就跑。

“给我站住!你这糟蹋草莓的狐狸精!!!”

据隔壁伏姓夫夫说,当时他们隔着几亩地都听见了宗像礼司的怒吼。






那天,无缘无故(并不)被人持刀追砍的男人和正在气头上的宗像玩了一下午的你追我赶,最后在落日的余晖里双双累趴在宗像的草莓地。

“你这…………毁我草莓的混蛋…………”宗像礼司依然不想放弃,挣扎着朝男人的方向挪过去,一副【我跟你账没算完就誓不罢休】的气势。

见状,男人喘着粗气断断续续地笑出声。

“哈…………不就……几颗草莓……哈…至于吗。”

“几颗?!”宗像几乎气绝,“你造成的损失够我家旺财吃上一年!”

“旺财是谁……………”

“我家狗。”

“哈…………………?”

男人理解不能:“你家狗吃草莓?”

“阁下作为一只吃草莓的狐狸精没权利这么说。”

“…你说谁是狐狸精……我家上数十代都是正儿八经的猹!”

“那猹精先生和我无冤无仇为什么偏吃我家的草莓!”

“我叫周防尊!不是猹精!”

周防尊和宗像礼司几乎同时觉得自己遇到了人生中最难对付的人/猹。


—————————tbc————————

评论 ( 7 )
热度 ( 46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