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发公主(伪)【尊礼】1~4


·别问窝这是啥

·听窝扯

————————————————




Long long ago,有位英俊的国王,娶了位美丽的王后。

王后有着一头深蓝色的长发,打着波浪卷,皮肤白皙,绀紫的双瞳妖艳………但和外面的妖艳贱货不一样。

简直就是人间的阿芙罗狄忒——国王每次谈及他的妻子,都会这么说。

他们的婚后生活简直就是神仙眷侣的典范。

然而结婚后10年,王后一直没有生下孩子,这让国王很着急——他的国家一定需要一位继承人。

于是国王花重金悬赏能治疗王后不育的方法。

直到有一天,一位游吟诗人告诉国王,有一朵独一无二的花可以让王后诞下子嗣。

国王听后大喜,令游吟诗人带他寻找,一个月后,那朵开在高岭上的金花被带回皇宫。

王后服下那朵花,一年之后,顺利产下了国王的子嗣。

那就是故事的主角之一——宗像礼司王子。

当时的宗像王子因王后服下的花,生来就有一头灿烂的金发——差点没让国王与王后翻脸。

然而故事总需要一些反派,于是,常年守护着金花的男子御勺神紫,在一日外出后发现维持自己年轻美貌的金花被国王的人摘走,很是愤怒,但人家是国王,他除了悲愤地哀嚎几声以外啥都不能做。

终于有一天,他听到皇宫里传来的消息,说王后生下了一位金发的王子,差点没高兴的飞起来——花的魔力在王子身上得以延续。

于是年轻貌美【误】的御勺神紫在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时………哦不,他没杀人也没放火,只是潜入了宗像王子的寝室。

可爱的宗像宝宝正睡得香,哪知道旁边就有个怪阿姨【划掉】怪蜀黍正扒着他的摇篮对他——准确的说是他的金发流口水。

然后那位怪蜀黍掏出一把匕首,小心翼翼的割下一撮金发。

那缕金发在被割下的瞬间,连同没被割下的金发一起变为与王后一样的深蓝色。

御勺神紫明白了——要保持能让他一直年轻貌美下去的魔力,宗像王子的头发就不能有任何损伤。

他花了五分钟思考,却在一分钟之内做了决定。

第二天王后哀嚎着抱着空荡荡的摇篮——宗像王子被人偷走了。


御勺神紫为了掩人耳目,将小宗像带到深山老林里,建起一座高塔,带着一堆消耗品住了进去。

然而他御勺神紫天算地算就是没算到,他上了高塔就不知道该怎么下来………………

不过还好苍天这回饶了他,高塔的一扇窗户下是个深不见底的池。

于是年轻貌美身材好的御勺神紫当机立断,开窗翻身一跃轻盈地跳了下去——虽然他后来又花了好大力气爬回去。

——没事,至少这样宗像王子跑不了…………

出师不利的御勺神紫这么安慰自己。





时光飞逝,转眼间宗像王子就长成了少年,其皮肤腰身还有脸都让御勺神深深折服——他头一回承认有比他更好看的男人。

“父亲,为什么我们要住在高塔里?”这是宗像礼司几乎每日必问的问题。

“哦亲爱的礼司,外面的世界很危险,有凶猛的野兽和可恶的女人,他们会剖开你的心让你暴尸荒野。”每次御勺神紫都这么回答。

“噫,可怕。”于是宗像也没再多问。

聪明如他换了个问题。

“那么父亲,为什么我要留这一头长发?每天打理真的很麻烦,我想剪掉。”

宗像礼司.少年.Ver对这头从小到大就没剪过的头发十分怨念——平均每天他要被自己的秀发绊倒十几次。

——这感觉不能再糟糕。

“漏!!!这个绝对不行!!”御勺神紫惨叫,“你看你耳后那撮蓝色的头发,就是在你很小的时候,有个坏家伙试图获得你身上的魔力剪掉的,之后那撮头发就永远失去魔力了知道吗?所以不能剪!”

“可我要这魔力何用?”宗像表示理解无能。

“乖儿子,听妈的话啊。”词穷的御勺神妈妈只能拿出家长的威严,“呸!什么妈,我是你爸!”

“好的妈妈,明白了妈妈。”

宗像笑得腹黑,看得御勺神胃疼。

他突然有种这娃留下去一定是个大麻烦的感觉。





岁月是把杀猪刀——虽然说这话的御勺神紫根本没权利这么说。

二十四年来,他靠着宗像礼司头发上的魔力始终维持着长生不老……哦不是年轻貌美。

隔壁长生不老白银国国王阿道夫·K·威丝曼欢迎你的友情移民。

二十四岁的宗像已然是个思想成熟的大人,所以他一直预谋着哪天自己麻麻不在家的时候跷家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然而这机会很快就来了。

“上面有人吗—————”

一天宗像礼司坐在高脚凳上打理那头烦透了又不能剪的金毛,御勺神紫外出采摘水果的时候,听到窗下传来这样的声音。

他扒在窗口往下看,一个红发男人,拿着猎枪正朝他看。

“阁下有何贵干?”

“啊………我迷路了,你知道从哪里能离开这该死的森林吗。”

“知道。”宗像这是瞎扯,他根本没离开过高塔,哪知道怎么离开森林。

不过他从猎人身上看到了连接外界的线。

“怎么走?”红发猎人这么问。

“我带你出去。”宗像摆出【相信我吧兄弟】的表情,“不过这座塔没有楼梯,我只能跳下去,你接着我?”

“好。”

宗像对这突如其来的跷家机会喜出望外,不过他迟疑了一下。

好像妈妈桑说过外面很危险来着?野兽啊女人啊什么的…………

“猎人先生,我野外生存经验严重不足,下去后你得先教我用你的枪。”他寻死一会对着窗下的猎人这么说。

“好。”猎人也是个爽快人,干脆的答应了。

宗像左右看看。

没有野兽,没有女人,还算安全。

于是他抱着沉重的头发跳了下去。

嘭…………………

结果毫不意外,猎人高估了自己的力气,宗像加上头发的重量,在重力加速度的作用下把他砸到了地里,给宗像礼司充当了一会肉垫。

“感谢阁下英勇献身。”

宗像礼司拍拍身上的灰尘,施施然起身。

“感谢你大爷……………”

“不好意思,我没有大爷,只有一个不靠谱的妈。”

猎人先生感到深深的无力。

——这家伙484智商有问题?!





话说宗像礼司趁这御勺神不在家,在好心(并不)的猎人帮助下如愿以偿的离开了高塔。

对他来说,外面的世界不能更美好,二十四年被迫的死宅生活终于可以和他say bye bye。

宗像先是远离了高塔,找了处僻静的地方让猎人教会自己使用枪。

“哦,还没自我介绍,在下宗像礼司。”

猎人挑挑眉,觉得这名字甚是耳熟,但很快选择不去纠结——可能是听过那个姓吧。

“周防尊。”出于礼节他抱出自己的名字。

“真是个符合阁下外表的名字。”

宗像说完这句话就跑远探索大千世界去了。

“喔喔!这朵花真好看。”来自看到什么都觉得新奇的宗像·宅了24年终于出户·礼司。

“那是蘑菇,有毒。”

“哇哦,这是什么?”

“喂!那蛇有毒………”

正当周防尊要飞奔过去拉住向蛇凑过去的宗像时,那蛇“呲溜”一下,飞快的跑开了。

“周防。”

“啊?”

“它好像很讨厌我……………”宗像一脸委屈地扭过头。

“宗像………”

“什么事?”

“探索世界够了吧,带我离开这该死的地方。”

——哦,这可不太妙………

宗像礼司花了0.01秒思考,做出他认为最适合的举动。

“十分抱歉,猎人先生,我在那高塔里生活了24年,从来没离开过,欺骗了你感到很抱歉。”他弯下腰稍稍掬了一躬。

周防尊气结,但还是不忍心拔枪打死这个天真腹黑又该死的好看的家伙。

诶,为什么是“还”?

好吧好吧,总之他承认这家伙还是有那么一点讨人喜欢的……………

周防自暴自弃的想。

最后他们折腾了一天,终于在第二天黎明时分看到了镇子。


—————————tbc———————


啊先写到这,作业在召唤

其实是手打字酸了需要觅食…………

窝的脑洞根本停不下来!!!

那么问题来了,HE还是BE??

【BE狂魔的窝】

评论 ( 17 )
热度 ( 48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