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长发公主(伪) 11~14

·都闪开,窝要HE了

·继续听窝瞎扯

————————————————————

十一

时间过得飞快。

御勺神紫是这么觉得的。

至少宗像礼司才溜走半年,他那脸就像一个60+的老太太一样皱。

虽然算算他也有60+。

然而周防尊不觉得。

六个月算啥子?他觉得这日子真是过得飞快,快到宗像礼司已经从一个心理年龄10岁的成年人转变为心理年龄远远超过24岁外貌的四眼怪。

对,就是四眼怪。

上次去城里买的一摞书,宗像礼司很快也看完了,因此他变得机智不少,同时也巴不得抹去与周防初见时那个现在看来傻了吧唧的形象和那些傻了吧唧的举动。

更重要的是他的视力岌岌可危,直到有一天他把188的出云和168的八田看错后,痛心疾首的草薙拉着即将变成睁眼瞎的宗像配了眼镜。

天道好轮回,苍天绕过谁的黑历史?

他想忘并不代表周防尊不提,然而现状就是周防有事没事和宗像斗嘴,斗不过就拿他的黑历史开刷。

以前的宗像很烦,但好应付,现在的宗像也很烦,但更难对付。

周防觉得这货要是再不销出去,迟早有一天他会忍不住把他内部消化。

十二

这天晚上,城里举办了盛大的集会。

一开始只是失去儿子的国王和王后为了寻回儿子,放出能升上高空的孔明灯,后来渐渐演变成皇城里的集会项目之一,每年,王子失踪的那天,都有不少人做了各式各样的孔明灯到皇城里放飞。

今年周防带着宗像去了。

原因是宗像一时兴起想去皇城看看,而周防却别有心思。

“为什么每年都要放这东西呢……明明麻烦也没什么用,我可不认为失踪了24年的王子会看得到这东西。”

宗像打量着周防尊支起来的灯吐槽。

“而且,阁下这样做,是飞不起来的。”

看着周防绞尽脑汁终于搭起孔明灯后,散落在一边多出来的材料,宗像叹口气踢开周防自己上。

很快一个能飞的孔明灯被放在地上。

“喂,宗像。”

“什么?”

“你之前到底是怎么回事。”

“阁下指什么?”

“你说你在高塔里住了24年,从来没出去过。”周防尊看着四周逐渐升天的孔明灯问道。

“阁下会对我的身世感兴趣?真可惜,在高塔生活了24年的我身上可没什么奇闻逸事。”宗像挑了一根深蓝色的蜡烛放到灯罩内固定,“毕竟父亲………不,是母亲一直不肯让我出去,说外面的世界很危险。”

“哈………你妈哄你玩呢。”

“现在看来显然如此,有时候我真怀疑他是不是就是他口里的坏人。”

周防扯起嘴角。

“宗像,你知不知道一个故事?”

“说。”

“24年前,那座王宫里丢失了一位王子。”周防尊望向高大的皇宫。

“请容许我做个悲伤的表情,为什么突然说这个?”

“王后不孕,国王采了金花,王后吃了,生下的儿子是一头金发。”

宗像的右眼皮开始跳个不停。

“草薙说那朵花的魔力可以让人不朽。”

“哦?有趣。”

“你今年24岁,六个月前从未出过塔,就没想过是被人囚禁的?”

孔明灯散发出暖黄的光,撒在每个人身上。

宗像皱起眉:“没想过,倒是母亲从不和我提外界的事情……也没有教育我的打算,至少离开前是这样。”

“国王!是国王和王后!”

一阵激动的喊声打断两人的交谈。

皇宫的大门打开,身着华服的国王和王后带着侍卫走出大门。

身后的执事递上两个装饰华丽的孔明灯,再由王后的侍女呈上蜡烛分别交给国王和王后。

周防和宗像站在角落看着脸上已经初显老态,身份尊贵的两人放飞孔明灯。

“一开始,你的头发也是金色。”周防尊盯着面容憔悴的王后,那个美丽的女人承受了痛失爱子的打击后变得十分脆弱,已不复当年美丽端庄的仪态。

“现在是深蓝色。”他的视线转向宗像头顶。

“阁下到底想说什么。”宗像不耐烦地耸耸眼镜。

“剪掉金发,你的五官和发色,和那边的王后一模一样。”

宗像惊讶的瞪大眼睛,觉得不可思议。

这就好比在农村呆了大半生结果突然有个人跑来告诉你,你是个王国的继承人,这种暴发户的感觉。

他们身后,恰好路过的御勺神紫不淡定了。

十三

“就是你这混小子抢了我的礼司吗?!!!!把他还给我!!!”御勺神愤怒的掀开斗篷,抽出背上的长刀朝周防尊砍去。

“诶?母亲?”宗像懵逼。

“什么你母亲?!他是个男的!还这么老!”周防闪身躲过袭来的刀,顺势把宗像推开。

“我就没见过一个男的那么爱美!”宗像被推得措手不及,和墙拥抱,并不热情。

“说谁老?!还不是礼司你跑了我没法做美容!!”一刀没砍中,又是一刀。

御勺神紫,男,养着宗像礼司的时候是个面容姣好(?)的美男,丢泰国分分钟可以拌人妖;丢了宗像成了老人家,最容不得别人说他老。

“你拐走宗像的目的就是为了美容还好意思说他?!”

周防尊听不下去,抽出衣服下的枪抬手就射。

“所以我果然不是亲生的。”宗像老老实实趴在周防尊怀里鄙夷地看着气急败坏的御勺神紫。

“好歹是我把你拉扯这么大!能有点良心吗!”

躲过子弹,御勺神掀翻一张桌子当掩体。

“叫妈那么多年足够了。”

“噗………”周防没忍住。

“笑个鬼………!!”

御勺神翻出桌子,看到宗像时硬生生停下自己的动作:“礼司………你的金发…………呢?”

“麻烦,剪了啊。”宗像一脸理所当然风轻云淡。

“WTF?你舍得?”

“啊,毕竟没什么实质性用处,只是让人保持年轻而已。”

“那边的!都不许动!”

循声而来的卫兵将三人团团围住。

“今天是国王和王后的场子,你们想搞事?”

骑着骏马的卫兵团长走过来,翻身下马,朝三人背后的一片狼藉扬扬下巴:“什么事,这么大动干戈的?”

“……………………”这是嫌麻烦的周防尊。

“…………”这是不敢开口的御勺神紫。

“惊扰了大人物着实抱歉,只是买卖争执,不必费心。”只有宗像礼司说话。

“罢了罢了,威尔,这样的日子还是省点事………”国王听到响声走过来,扫视一圈后将目光停留在宗像礼司身上。

“你很像我的王后,叫什么名字?”

“晚上好,尊贵的国王大人,草民宗像礼司,惊扰到陛下十分抱歉。”

“你儿子。”

周防和宗像同时开口。

“你说什么?”国王眼光瞬间变得锐利,盯着站姿随意的周防。

“他是你儿子,宗像礼司,今年24,直到六个月前被关在高塔从没出去过,金发。”

“………是不是儿子,问问王后不就知道了。”国王拿不定主意,让人叫来王后。

“我的儿子,大腿跟内侧有块红斑,你有吗。”

王后站在宗像面前。

宗像无语,为什么那种地方能长胎记?!

周防尊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

宗像没理他,转头看到被卫兵包围无法溜走的御勺神紫,嘴角一勾。

“作为从小养育我的人,你说有没有呢,母亲?”

语气微妙。

御勺神紫被这近乎抖S的语气惊得抖了几抖,刚想强行溜走就被士兵按住。

啊,苍天绕过谁………

“有………左侧大腿根内侧有一块红色胎记…………”他自暴自弃地回答。

闻言王后激动的抱住宗像泪流满面泣不成声。

“亲爱的礼司,你终于回来了……”


“嗯………母亲…大人,我需要适应………”

“行行,你说了算……”王后寻回失散多年的儿子哪会去在意这些。

周防那边的画风就不一样了。

“十分感谢你能带回我的儿子。”国王郑重地向周防道谢,“先生,你想要什么,在我的能力范围内会尽力做到。”

“宗像。”

“?”

“我要和宗像一起。”周防一脸【我只要宗像别无所求】。

“这我做不了主。亲爱的儿子,你愿意和这位先生一起生活吗?”国王摇摇头转身询问宗像的意见。

“嗯………虽然有点麻烦,有个友人在身边还是可以的。”

——宗像,你这是欲拒还迎?周防挑眉。

——怎么?不敢了?宗像看回去。

“既然儿子都这么说了那就没关系………”国王显然不是很懂眼前这是哪出,既然儿子都同意了那他这当爹的也没话说。

“还有你…………”处理完这遭,国王怒视缩在角落的御勺神紫,“就是你,24年前偷走我的儿子吗!”

“……………………”

紫能嗦什么?只能认。

“你偷走了我们养育儿子的24年,那就在监狱里度过余生吧。”国王令卫兵将他押回去,定下御勺神紫的结局。


国王寻亲这事就暂且告一段落。

之后全国上下欢庆三天,以庆祝王子的回归。


周防尊那自不必说,送回王子那可是件大功,几天之内吠舞罗酒吧就升级成了豪华俱乐部。



十四

之后周防尊得到允许,做了吠舞罗的甩手掌柜,在草薙的笑骂中进宫和宗像礼司过上了相爱相杀………准确的说是相互看不顺眼的生活。

“啊啊………当时果然阅历不足,竟然没看透你还有这层心思,野蛮人。”

某天清晨宗像趴在King Size的大床上抱怨。而周防尊则倚在窗台上吞云吐雾,在渗进的日光里打量自己用一晚上精心雕琢的身体——简直完美无缺。

“哈………还不是你自己选的,友人什么的……”

“真是一步走错步步错。”

宗像翻下床,赤身裸体走到周防尊身边,就这他手上的烟吸一口。

“真搞不懂,这种呛人的味道你怎么会喜欢……”

“是你口味清淡。”

“别说成是我的锅,周防。”宗像捏起对方的下巴,“父王说服了母后,从今以后你就是下任王位继承人的大将军,满意了吗。”

“呵,官职什么的………”周防就着这动作,咬上宗像的唇,舌尖一点点描摹对方的轮廓,“你在就行了,管那么多干嘛。”

“真是没追求的家伙。”

————————fin—————————

哇哈哈哈哈风越大窝心越浪

终于搞完了,神清气爽

这样数数窝就剩五个坑了呢!

好高兴啊!【并不,想死

评论 ( 3 )
热度 ( 42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