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Golden Wand 番外 枪与圣诞


这名字刷新了窝不会取名的最差记录

没有之一

这名字绝对黑历史【捂脸】

两人结婚前的小插曲,打个照面233

—————————————————

 意大利·巴勒莫·威尼斯人酒店


宗像礼司觉得有些不对头。

平时兢兢业业的秋山开始在办公期间公然走神,道明寺安迪比往日还飘飘然,甚至开始满嘴跑火车,淡岛世理不定时的脸红,伏见猿比古的低气压比平时低了100个帕斯卡。

哦,还有向来脱线的日高晓,据宗像挖墙脚得知,他在考虑着送什么礼物。

在计划着什么吗………宗像看着监控里的众人很费解。

不过他也没思考太久,因为他看到地下世界悬赏专用网上的一个巨额悬赏。

“淡岛君,有任务了。”宗像礼司拿起S4内线专用的座机按下一串号码。


与此同时的吠舞罗——

周防尊一如以往睡到日上三竿,打着哈欠花了好久处理自己的装束——要不是草薙出云的强烈抗议,他真的很想把捆人的衬衫换成舒适的棉质T。

终于在顶着一头乱毛出现在首领办公室时,连放在桌上的早餐都还没动,草薙就风风火火的闯进来了。

“尊!出事了!”

“啊?”

周防咬起煎蛋不紧不慢:“什么事一大早搞得神经兮兮的……”

“有人悬赏堪尼斯特家族老大的人头啊!”

“哦,正好他们在我的地界上有白色生意,有人帮我做了他不是更好。”

“不!”草薙激动的一巴掌拍在桌上。

周防疑惑的抬头,发现他的墨镜后似乎闪着不可描述的光。

就像饿了很久的猫看到一条肥鱼。

“那个悬赏金额……”草薙的喉结上下滑动几下,“够我们填补未来五年的财政赤字啊!”



“室长……您确定要?”

“没错。”

“可是我记得您似乎不缺这点钱……”

“钱不是问题,淡岛君。”宗像礼司挂着高深莫测的表情坐在办公椅上正视面前的淡岛,“毕竟这次任务的目标才是我真正感兴趣的。”

“恕我好奇,堪尼斯特首领有何资本能让室长看上?”

“这是我的个人恩怨,淡岛君,我不希望牵扯到Secpter 4。”

“抱歉。”

“这次悬赏我接下了……哦呀?”

屏幕上的接单者,除了Blue以外多了一人。

【接单者:Red】

悬赏下方显示出这样一条消息。

“室长,会不会有诈。”

淡岛警惕起来。

“有诈也无妨,就算没有这次悬赏,总有一天我也会去取堪尼斯特首级。淡岛君,我今晚就行动,抢在Red之前动手。”

“是。”



“怎么了草薙哥,有麻烦?”

十束多多良笑嘻嘻凑近瘫在沙发上,眉毛扭成一团的草薙问道。

“是,大麻烦啊……”

草薙长呼一口气,直到把肺里的空气全挤出去,再深深吸一口手上剩半根的万宝路,吐着烟道:“那个匿名发布的悬赏是可以多人同时接下的,真是恶趣味……那个新锐Blue也掺了一脚,想看一群杀手为了巨额赏金打得不可开交吗,真让人头疼。”

“既然这样不如早些行动如何,King要是没点紧迫感的话,估计会拖到一个星期以后吧。”

“我不认为尊那家伙会有紧迫感,十束。”草薙揉揉眉心,“啊啊反正这悬赏是接了,十束你帮我去催促尊吧我真的不想看到那个出一次任务带回一叠账单的家伙……”

“好嘞草薙哥~”

十束轻轻走出财政部,顺手带上大门。


是夜,街道两边时不时能看到商店摆在门口做装饰的圣诞树,上面缀满各色小小的彩灯和五颜六色的塑料球。雪花零散地落下,在挡风玻璃上融成一个小小的水珠。

宗像礼司直到路都走了一半,才猛然间想起今天是平安夜这回事——怪不得一个个下属们反应不正常,到了该谈情说爱的年纪,自然会期待这些能光明正大和恋人呆在一起的节日……

要不要给那个野蛮人准备点什么?他将车开到目标建筑附近,停在500米外的草丛里,一边往自己身上挂着各式各样可能用到的武器一边思考怎么犒劳一下天天忙着跑业务(大雾)的周防尊……………没错他俩正在婚前同居。

正准备下车的时候终端亮了。

【来电显示:周防尊】

“哦呀,这么晚了什么事呢,野蛮人。”

“我晚点回去,宗像……有个难缠的老头子硬要拉我谈生意…”

“真巧,刚好我的寒假考察项目出了点问题,会晚点回去。晚上吃什么?”宗像就这么脸不红心不跳一本正经地和电话那头扯淡。

“有肉就行……总是喝红酒,今天来点香槟怎样。”

“好主意。”

两人同时中断通讯。


宽阔的湖静静摊开在平原上,镜子一般倒映出湖边古老别墅里的灯火辉煌。堪尼斯特这个在地下社会驻留了200余年的老式黑手党家族的总部就在这里,凭着当时过硬的技术在湖面上,靠着岸建出这么一座水上城堡,让潜入行动更加困难。

周防尊窝在河岸对面,完美隐藏在黑夜里的越野车中,看着暗下来的终端,心里只想赶快结束这该死的还债任务回家和宗像亲热。

同样,他也十分熟练地和宗像礼司说了一次谎。


【伏见君,一会切断堪尼斯特老宅的电源,顺便关了他们的监视器,我需要15分钟——你的上司宗像礼司】

【啧,收到——伏见猿比古】

宗像看着这段对话,暗暗叹气这位性格极其阴暗的下属真是不解风情,也不看看格式给自己加个例如【忠实的】或是【郁闷的】这类前缀……难怪迟迟没有对象。

恶趣味归恶趣味,嫌弃归嫌弃,伏见还是乖乖在宗像礼司下达指令后,入侵堪尼斯特老宅的系统切段电源。

宗像满意地看着原本灯火阑珊的城堡陷入黑暗,嘴角一勾身形一闪,消失在城堡的阴影中。


河对岸的周防尊正潜水靠近城堡,想从下水道入手,却发现3秒内,堪尼斯特总部的灯光灭得干干净净,整座城堡陷入黑暗,看上去就像被阴气笼罩的鬼屋。

——哦,有人要抢他钱了。周防尊心里暗叫不好。

今晚为了巨额赏金而来的人肯定多,鱼龙混杂的情况下各路杀手定会先去击杀目标,但如果中途撞上,说不准会爆发冲突,到那时就不好了…………

周防加快速度游到排水口钻了进去。


事实证明不是所有人背后都有一群可靠的队友。

宗像礼司轻车熟路地按着地图指示绕过又一个弯,听到前面传来的动静后马上收住脚步端起枪。

“你特么找的是什么玩意!我让你黑他们家系统找地图你给我一个迷宫?!得不到这5千万欧老子回去毙了你丫啊!”

黑暗中,一个人影在前面暴跳着骂人,似乎是队友没顺利搞到正确的路线图,现在正为了这事吵得不可开交呢。

——真是不明智的选择,这样可随时能被人解决,没智商。

宗像礼司在心里槽那人影,戴上夜视镜往四周观察一圈,确定没人后悄声无息地绕到人影身后,一个枪托砸过去。

一声闷响,人影随之倒地。

解决了这个极有可能碍事的家伙,宗像嫌弃地踢开地上挡着他路的手,躲进拐角打开终端。

还有5分钟就恢复供电了,得快点。


周防尊一路沿着下水管道摸进地下室,最后掀开井盖撂倒两个听到动静前来查看的守卫,一路溜到首领办公室门口。

这是不是太容易了……圣诞老人翻烟囱估计都没带这么幸运的。

下回这种任务让草薙自己来。周防丝毫没有自己运气比恋人好许多倍的自觉,抬手拿着装了消音器的手枪对着门锁打上几发子弹,然后飞踹一脚进入首领办公室,简直如入无人之境。

月光透过落地窗洒在房间内,屋内的中年男人举着枪对着他。

周围传来一阵子弹上膛的声音。

“都说了让你等等再进去你不听!现在搞砸了吧?!”

耳麦里传来草薙绝望的哀嚎。

“你们都是来取我人头的吧,这礼物我可受不起,fire。”

中年男人淡淡下令周围的家族成员动手。

“哈………这种杂鱼……”

子弹横飞的屋内,周防来不及撤出房间,只得往前一扑用房间内的床作掩护。

子弹陆续打完,枪声暂歇,一片换膛声。

突兀的一声枪响,伴随着玻璃破碎的声音,房间内站立的中年男人应声倒下。

“?!”周防心中警铃大作,抢在有人进入房间之前,开枪摆平屋内的堪尼斯特家族成员。

一道身影滑过窗外,将一个圆形物件贴在玻璃上。

“Shit!!”周防扫一眼就知道那是小型炸弹,虽然不至于炸塌半边城堡,这个距离内炸死他还绰绰有余。

顾不得其它,周防快速滚出首领房间。

轰————!!!

灼热的气浪将他硬生生推到门口,周防尊滚到一旁卧倒,等这次爆炸过去。

绚烂的火光照亮走廊,隐约中他看见火光里,一个人影优雅的落在房间内,俯身对首领尸首一阵倒腾,随后消失在火光中。

“Blue…………”他咬着牙吐出两个音节。


凌晨2点,周防尊换了身西服,一脸挡不住的狼狈推开自家大门。

“哦呀,居然比我还晚。”

宗像礼司翘着脚坐在沙发上,贵族似的端着一杯香槟回头笑道。

“有人搅了事,先回来……啧………”周防踢开皮鞋,将公文包随便一扔躺倒在沙发上。

“阁下看上去心情不好。”宗像看他这幅疲惫样很是愉悦。

“闭嘴,生意被抢了,心情能好到哪去。”

“那就犒劳阁下的胃,我做了香草烤鸡,要吃自己切。”

“去他的烤鸡。”周防脱下外套扯开领带,抓起宗像的手往卧室走。

“嗯哼?有这么迫不及待?”宗像没作挣扎,顺从周防,任由他安置自己:“今天是平安夜呢。”

“所以呢?”周防反手将人摔到穿上,弹起洒在被褥上的几片玫瑰花瓣,“你什么时候这么有兴致了,宗像礼司。”

“今天是例外,周防尊。圣诞快乐,新的一年也请多指教。”

“哈,这种事,留着一会有体力再说吧。”

———————————fin—————

临时脑洞,一发完结

窝不能让你们忘记窝还没完但就是很久没更的二女儿MMS【比哈特】

坐等被怼【蹲—————】

评论 ( 7 )
热度 ( 72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