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赛克

我已经是条咸鱼了………

【尊礼】哦周防尊,你为什么叫周防尊 3


·看题知梗

————————————— 


距离上次互换身体和做梦,又是一个月。

当然对周防来说是互换身体,对宗像来说是做梦。

所以又在晨光中醒来时,周防尊是拒绝的。上次被老教授叨叨一下午,他耳朵上的茧子还没退呢,现在又要去上课?

哪有这个理。周防抓过被子蒙头就睡。

一小时后,他烦躁地起身,暗暗感叹这具身体的生物钟真是可怕,无论怎么换姿 势,就是睡不着。


而另一边的宗像更烦躁。

才处理完学生会大大小小的事务,准备趁圣诞节假期稍作放松,结果好死不死的假期前夜,就又一次做这个梦。

一次倒好,只是梦做多了,他逐渐感到怪异。

不仅是同学和舍友,连平日最赏识他的法学教授也十分难得地,在放课后和他做了一次长谈,一副生怕他精神失常压力过大的样子。

比如方才宣布工作顺利完成的时候,一群学生会干部,已淡岛为首涌到宗像身边,不断嘘寒问暖,激起他一层鸡皮疙瘩。

所以几周以来,他难得的在手机上,记录了自己生活的各个细节,连时间地点都标得清清楚楚。

就看下次做梦到底会发生什么。


此时宗像(周防皮)正半裸着躺在偏硬的床上,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自己在梦境里,被自己附身的家伙的卧室。

因为那股浓重又难闻的烟草味熏得他捂住鼻子。

正纠结着该下楼四处看看还是待在卧室里等梦境结束时,门口传来轻轻的叩门声。宗像随手抓起一件T恤套在身上,打开门。

哦,是安娜。

“…………………”安娜安静地看着他,直到宗像觉得自己仿佛都要被她的视线扒光,才笃定地道,“又是你……Mikoto在哪?”

“似乎又做梦了呢,安娜所说的Mikoto我并不认识,抱歉。”宗像相当诚恳的道了歉。

“你就是Mikoto。”

宗像花了半分钟消化这句话,最后不确定地指着自己:“这个身体的名字,叫Mikoto是吗?”

“不对………这是Mikoto的身体。他叫Mikoto。”

安娜并不喜欢眼前霸占Mikoto身体的人。

“关于这点我十分抱歉,安娜,其实为了从这扰人的梦里脱身,我也因此困扰许久。所以如何把安娜说的Mikoto换回来,我可是一点头绪也没有。”

女孩安静下来,看上去有些苦恼:“Mikoto本来要带安娜出去买洋装的……”

“安娜不介意的话,在下陪安娜去如何?”宗像对自己霸占了他人身体,干涉别人生活一事有些愧疚,虽然是梦,不知从何而来的责任感让他说出这个提议。

“嗯……”安娜点点头。

于是几分钟后,宗像在安娜等帮助下找出钱包,一大一小的人影站在商业街入口。出门后宗像看着有些熟悉的街景,半晌才发觉这里也是东京。

“安娜想买什么?”宗像对陪女孩子逛街一事简直毫无经验,更不知眼下该说些什么,只好选择直奔目的地解决安娜的衣着问题。

“那里。”

顺着安娜所指处看去,是一家装潢处处漏出少女气场的洋装店。

“安娜看中的是哪件?”宗像跟在安娜身边只想快点结束购物旅程回到酒吧等梦境结束。

再怎么说这也太真实了点………想到这里宗像蹙起眉头。

小女孩并没有如宗像想象一般对着一堆衣物纠结,而是十分迅速的让店员取来一套红黑洋装裙,招呼他来买单。

宗像翻翻钱包,稍微感叹钱包主人的富有程度,抽出需要的纸币递给店员,接过装好的衣物,跟在安娜身后出了洋装店。

“晚上穗波就要回来了。”

“抱歉,穗波是?”

“父亲的姐姐。”

“嗯……安娜该叫姑姑呢。”宗像一幅教育小孩子的语气纠正女孩对亲属的称呼——也确实是教育小孩子。

“尊……是这么叫吧?”宗像对这个名字琢磨许久,找了个最适合做男性名字的称呼询问。

女孩点点头。

“那么尊呢,是安娜的哥哥?”

“尊就是尊。”

哦,或许是比较依赖的对象?宗像猜测。

“尊什么时候回来?得告诉他,我要回穗波家了。”

“关于这点我并不知道,抱歉……或许等几个小时,梦醒了一切都解决了吧。”

“这不是梦。”

安娜不知从哪抹出一颗血红的玻璃珠,隔着珠对着宗像看。

“尊是真实存在的。”

“你只是占用了他的身体。”

“…………灵魂互换什么的,这不科学。”宗像反驳。

“石板………”

“石板?”

“没什么。”安娜挪开视线望向他处。

傍晚,两人终于回到酒吧。宗像看着墙上的钟感慨逛街真是个耗费时间的事情。

“哟,King~”

哦,那个男人……似乎是叫十束多多良?

“啊,我回来啦。”

那瞬间十束虽然保持着无良的笑容,却快速将身旁的安娜护在身后:“你是哪位?King可不会这样中规中矩地说话哦。”

宗像瞬间感到头大,眼下这情况就算自己真的是灵魂穿越了附身在别人身上,说出来也没人信吧。

“多多良。”安娜抓起十束衣角,“明明已经见过他好几次了。”

“啊?”

“那是尊,但只是身体是尊,我看不清………至少他没有恶意。”

宗像因安娜的解围舒了口气:“十分感谢,安娜。可能阁下会觉得离谱,但我似乎是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与尊——安娜这么称呼他的,互换了身体。”

“从那时候开始的吧?”十束闻言笑嘻嘻地眨眼。

“什么?”

“一个月前,King醒来的时候,明明在酒吧里却是一幅刚到陌生环境的样子,想必那时候开始,你就在尊身体里了?”

“算算看的话,是一个月没错……”

“真是有趣啊!灵魂互换这种事情居然真的会发生!”十束兴奋地蹦起来,“呐呐,你叫什么?”

“宗像,宗像礼司。”

“他叫周防尊,唔……不管怎么说对着King的脸却听到这么讲究的措辞真是别扭啊。宗像先生知道换回来的办法吗?要是灵魂互换久了我们可是很困扰的。”

“抱歉,关于这点,我只是在睡梦里和他互换…………互换?”

这样一来那个叫尊的人不是就在他身体里了吗?!宗像大脑当机,随后开始祈祷这家伙千万别用他的身体惹出什么乱子,同时庆幸今天是圣诞节假期,学校里只有从异地过来上学的学生,人并不多。

“嘛,宗像先生在这,尊也没有出现的话,按照能量守恒来说King的灵魂应该在宗像先生身体里才对……或许这是石板的意思吧……”十束声音越来越小。

宗像盯着墙上的时钟,没来由觉得开始昏昏欲睡。

“或许今晚尊就能换回来了。”宗像对十束笑笑,转身上楼,回到每次自己在这个身体里醒来的地方——卧室。

接触到床的瞬间,睡意如浪潮般席卷而上,将他拖入睡眠。

“宗像会长,圣诞快乐…………诶?会长?”

道明寺老远就看到不急不缓走来的宗像礼司会长,兴冲冲地打了招呼,没想到被会长无视得彻彻底底。

“呜哇秋山,会长是不是心情不好?”道明寺蹭到秋山身边一脸“快告诉我八卦”的样子,“难道和女朋友分手了?不对会长怎么会有女朋友……”

“闭嘴道明寺。”

秋山觉得自己有义务组织道明寺继续进行乱七八糟的猜测:“会长自10月以来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不太正常。”

话说完他就觉得不对。

“别逗了秋山,会长又不是女生每个月定期不正常。”

“总之………是每个月的个别几天不正常……”秋山小心纠正了措辞,结果还是觉得不对。

“真的没问题吗……………明明圣诞节都是和朋友、恋人或家人一起过的,会长孤零零一个太可怜了吧?要不要邀请会长来晚上的圣诞趴?”

秋山怀疑自己听力出错,很认真的看着道明寺,希望他只是开个玩笑。

但道明寺眼里明明白白写着【就这么办吧秋山你是个好人】。

“咳……我记得去年年会……你在会长的威压下表演了极其糟糕毫无笑点的单口相声………虽然最后会长还是挂着迷之微笑给你捧了场……”

“行了别说了就让会长一个人吧。”

道明寺显然回忆起了,被会长的威压支配的恐惧,和被迫取悦会长的耻辱(并不)。

秋山:计划通。

周防尊毫无目的地在校园里晃悠,习惯使然往口袋里摸烟,摸了个空才想起自己又被石板扔到那个可怜无趣的大学生身上了。

于是他索性两手插兜。

这回他摸出一台屏幕挺大的手机。

这家伙还挺有钱——周防看着手机如是想,随后起了翻翻这人手机的想法。

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看看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上天眷顾他,这身体的主人给手机设置了指纹解锁,周防一个个指头试了过去才解开屏保。

手机里没有游戏,只有几个记事本一样的软件和日常通讯软件。周防随手点开一个。

【12月23日,12:00:和淡岛君讨论年会节目,共用午餐。
1400:专业课程。
……………
22:00:结束年度总结会议。 】

随手滑动几下,全是这样的时间表和日程记录。

这人的生活真够无聊。

周防想了想,在12月23日下方添加一个文本框。

【12月24日——无聊的家伙,你是谁?】


“嗯…………?”第二天早晨宗像外出采购了食材,准备带回公寓做晚餐,坐在轻轨上翻阅日程表,在本该空无一物的【12月24日】下方发现一行字。

【无聊的家伙,你是谁?】

他感觉自己都要起鸡皮疙瘩了,随后想起什么似的,打开手机上的日历。

12月25日处,画上了大红色的圈,昭示今天的日期。

都过一天了吗,但愿这家伙没给他招惹麻烦。宗像盯着手机上的问话,在下面紧接着打出一段简讯。

【如果阁下占据了我的身体,就请帮我完成本该完成的事务,不然我会十分困扰。课程表就在记事本里,阁下下次占据这个身体,就请替我去课堂签到,我可不想因为旷课被急不合格。 毕竟阁下在之前几次鸠占鹊巢时已经给我带来不少麻烦。
———宗像礼司】


—————————tbc———————

反正春节是没空了………

今天先发………………………………

评论 ( 3 )
热度 ( 54 )

© 马赛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