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哦周防尊,你为什么叫周防尊 4

拖着身残志坚的手机码字

———————————————————
“这几天真是麻烦你们了。”

栉名穗波牵着安娜向草薙出云道了谢,随后环顾四周。

“尊呢?”

“大概在楼上呼呼大睡吧。”草薙耸耸肩。

“嗜睡的毛病还真是没改呢。”

穗波的语气里没有一丝责怪。周防尊这幅走到哪睡到哪的样子她早已见怪不怪。

“那么我先带安娜走了哦,拜~”

“啊,安娜没问题吗,听说医院联系你们了?”

“嗯,说要安排安娜住院,只是眼睛的问题,不至于吧,况且安娜在上次住院之后也并不是很想去的样子,我也不为难她。”

“有事再联系我,穗波老师还请多加小心。”

穗波闻言露出了然的笑容:“谢谢提醒。”

“再见,出云。”

目送两人消失在街角,草薙出云才朝着通往二楼拐角处道:“看样子青服还是想纠缠不休啊,怎么办,尊?”

“啊啦啦啦啦啦King什么时候醒的?明明才上楼。”十束从厨房里探出脑袋,上上下下把周防尊打量个遍,确定是那人吠舞罗的King后稍稍松口气。

“烧了就行。”

“真符合King的风格………”

“青服现在群龙无首,背后还有兔子们撑腰,我们想对着干可不容易。真搞不懂他们为什么偏偏缠着安娜不放……”

十束歪头瞟了眼横在沙发上的周防:“草薙哥没听说吗,青服最近似乎执着于关押各种权外者啊,更何况是安娜这种没有氏族归属的存在,加上本身没有反抗能力,几乎是唾手可得的吧?”

“正是如此才很麻烦吧,穗波老师可是无辜民众,不该卷进这件事里。”草薙颇为头疼,“如果有王的保护,成为氏族的话,青服肯定不会这么嚣张,怎么办,尊,要给安娜做个测试吗?”

“她没这意愿。”

“所以说我们怎么办啊?!”

酒吧老板挠乱头发,一幅抓狂的样子趴在吧台上。

“嘛嘛别急草薙哥,敌不动我不动,先等等看吧。”

十束多多良伸手扶平草薙乱翘的金发:“啊,发根已经见黑了,不去染染吗?”

“闭嘴让我静静,十束。”


周防醒来时,看到自己床头贴的一堆便签贴,一脸大写的懵逼,本想当作平日里被塞的小广告一样烧掉,便签条上工整的字却让他忍不住多看几眼。

这家伙,字还挺漂亮。

于是周防难得有耐心地,一张张看完,内容无非是那个人唠唠叨叨——单看便签的数量就知道是个唠唠叨叨的家伙——的叮嘱,一副生怕自己用他身体搞事情的样子。

啊那家伙叫什么来着?

被突然闪现的问题难住,周防想起之前对方在手机上似乎有留过姓名,但似乎是在对方的手机上………

啧,名字什么的,随便吧。

他从卧室小冰箱里取出一小罐威士忌,就着酒味回想自己在那人身体里的遭遇。

过了相当长一段时间,长到两人对时不时的互换身体都要麻木的时候,草薙终于有了消息,说青服终于按耐不住对安娜出手了。

这消息还是八田揪着镰本怒气冲冲找草薙告状得来的。


“安娜为什么要离家出走呢?”

草薙露出面对温柔女性常有的笑容,被一旁的十束赏了个白眼。

“那孩子不肯说……而且这样真的好吗?”

栉名穗波对学生提出照顾安娜的帮助感到不安。

经过草薙的过滤加工,原本安娜偷偷出门,八田和镰本与青族人产生冲突的事情,变成了安娜出走未遂,被带回家疏导。

“别小看我们哦大姐!”八田甩着锅铲从厨房里出来,“我们也很会照顾小孩子的!全天候轮流照顾都不是问题!”

“真的可以吗?”

草薙对安抚女性这种事情相当上道:“没关系,店里她可以随便玩,我不在的时候还有十束可以陪她。可以的话住在店楼上也没关系。穗波老师就放松一下吧,在小安娜临时出院这段时间。”

“那就麻烦你们,我工作结束就来接他……”

穗波一脸受宠若惊的表情,草薙提出的帮助对她来说是始料未及的。

“不用那么说。”草薙打断她,“这段时间穗波老师也住在酒吧吧。”

“诶?”

草薙深知穗波家目前少不了青族的监控,这样来看,安娜是被盯上的权外者一事没跑了,只是青服对她的重视程度有些出乎意料。考虑了万一,他还是决定将两人保护起来。

“整天忙工作的事情,偶尔换换心情如何?”

穗波犹豫许久,最后点头。

“一会我就去收拾。”

穗波不停道谢,草薙突然有些庆幸她对自己和周防的信任——尽管在利用的时候满心罪恶感。

嘛,总之,达成目标就好了。

宗像这次醒来,对眼前完全陌生的景象感到吃惊。

不同于以往泛着暖色的酒吧,这次他的周围可以说是荒无人烟。

一望无际的荒野,周围只有稀少的,建筑崩塌的残骸。地上布满焦土,空气中弥散着青烟和浓重的焦味。

他定在原地,待到青烟稍微散去,他看到不远处的残骸上,依稀有个人影。

如果他真的又和那人互换了身体,那这景象让宗像开始思考这世界是不是再过不久,就要像世界末日电影里一样被毁灭了。

“嗯?”

那人听到宗像靠近的声音,朝他偏过头。

宗像这时候才发现,不止一人,男人身后还有位小女孩。

等到彻底看清两人的容貌,相视的三人脸上表现出不同程度的诧异。

“…………你怎么在这?”

周防相当烦躁,这个晚上简直糟透了,光是做了噩梦被安娜看见不说,本不该出现在这的人却毫无征兆地出现在他面前。

安娜的表现则稍显淡定:“礼司。”

“……………想必阁下就是周防尊?”

“啊……………”

宗像环顾四周:“阁下待的地方真是……”宗像酝酿一会,把悬在嘴边的【鸟不拉屎】咽了回去,“人迹罕至。”

“只是个梦,礼司。”

“午好,安娜小姐——如果现在是中午的话。”

“你这家伙,为什么在这里。”

“该问这句话的是我吧,周防尊。”宗像伸手扶起快掉落的眼镜,“既然没有和阁下交换身体,那这又是怎么回事。”

“哈,石板吧。”

“什么?”

“啧,麻烦。”周防站起身逼近宗像,近到两人几乎贴到一起,“石板让你来这,我怎么会知道为什么。”

“因为尊和礼司,被联系了。”

安娜从蓝色洋裙里掏出血红的玻璃珠对准二人。

宗像依旧没听懂,只觉得眼前这家伙的态度糟透了,说话还带打哑谜的。

“反正只是个梦,老老实实呆着等梦醒就好了。”

宗像眼见问不出所以然,只能寻根横在地上的石柱坐下。

“喂,你知道迦具都陨坑吗。”

面对周防突然的发问,安娜歪头。

宗像安静听着。

“那是在你出生前,一个家伙力量失控留下的。”

“尊也会变成那样吗。”安娜仰头看着他。

“谁知道。”

周防摆出无所谓的样子。

而宗像像是想起什么的样子:“抱歉打断阁下,阁下所说的是八年前的陨石撞击事件?”

“他们是这么对你们解释的啊……”

“就当阁下承认了。我只是有所耳闻,但阁下说的力量失控是什么?”

周防发出意味不明的气音,毫无征兆的,一团赤红火焰从他周身喷涌而出,在快要烧上宗像鬓角的时候消散。

“这能力,就是你问的石板擅自附加到我们身上的。”

“简直是天方夜谭……”

一向相信科学不动摇的宗像见此情景,突然有种世界观要被刷新的预感:“那么阁下说的迦具都陨坑,是能力失控的后果?”

“反正就这么回事。”

经历了身体互换这种玄学的东西,宗像理解起这类超出科学解释范围的事物也没那么困难。

一直沉默的安娜突然出声:“礼司,该回去了。”

“什么………?”

下一秒,梦境像是被打破般碎裂,宗像脚下一空,陷入无边的黑暗。

再度睁开眼,自己已经离开了那个满目萧条的梦境,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卧室天花板。

“哼,超能力这种东西………”

评论 ( 2 )
热度 ( 45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