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人类行为研究

·人类学家礼&富可敌国尊

 

·试着ooc,加点玛丽苏口味更佳

 

·大家就当笑话看了吧·············窝是真的没看过玛丽苏

 

——————————————————

 

宗像礼司,K大毕业,在人类研究中心从事研究工作。

 

本该是这样···················

 

“阁下没必要如此兴师动众。”

 

宗像礼司看着眼前被漆成玫瑰金,后视镜上甚至还很骚包地镶了钻的加长林肯,斟酌措辞许久憋出这么句。

 

“我乐意。”

 

周防尊倚在车旁,朝他挑起嘴角,慢悠悠等着仆人们铺好从宗像脚下延伸到车门下的波斯地毯。

 

宗像突然觉得他的任务有点艰巨。

 

 

6小时前,宗像被安排一项研究,主题是【富人们的行为心理】。

 

教授拍胸脯保证这项研究很轻松,宗像只要和研究对象相处几天,采集他的行为并记录下来,剩下的部分由教授团队完成。

 

教授连研究对象都找好了,就是与他们研究团队共处一城,富可敌国的周房尊。

 

“放心,我和他的秘书沟通好了,为你争取了三天住在周防尊家的机会,好好利用!”

 

宗像心里是拒绝的。

 

当他带着狂跳不止的右眼皮离开公寓时,见到的就是这种场景。

 

仆人们忙着在人行道上铺波斯地毯——那玩意看起来还不便宜。那辆加长的,一看就不是普通人开的林肯就这么大大咧咧地,停在公寓入口的正对面。

 

宗像带着纠结的心情,绕过地毯准备上车开始他的研究,但周防尊却抢他一步,替他拉开车门。

 

“····················谢谢”

 

宗像实在不知道该以什么表情面对这个画风与5年前完全相反的家伙。

 

于是他从善如流地上了车。

 

 

 

去往周防尊宅的路上,车上始终一片沉默。

 

“咳··········阁下发达了,脑子却不好使了?我也不是不记得阁下的住址,不必烦劳阁下大动干戈。”

 

这话放以前,以两人的关系,说出来只会引发一轮以激烈的床上运动为终止的斗嘴。现在周防听来,这话里多出的生疏让他心如刀绞。

 

“宗像,我们什么时候变成这种关系了?”

 

“我们什么时候不是这种关系了?”

 

宗像不爽周防莫名其妙的问题,于是把话锋指向周防尊。

 

“你以前不是这样,宗像。”周防尊坐在驾驶座上,眉毛拧在一起。

 

“那是你的错觉,周防尊。”

 

本想趁着在车上两人独处,周防可以借机稍稍挽回两人的过去,如果宗像和他的默契还在,还对他抱有留恋的话,他还可以和宗像重新开始——就像普通情侣一样。看着已经拿起笔记本电脑开始工作的宗像,周防尊只觉得这个理想有些遥远。

 

 

简短的对话后,两人一直保持沉默,不知不觉中已经抵达周防的大宅。

 

管家拉开车门,宗像整整上衣下车,眼前的建筑让他一阵恍惚。

 

大学的时候,他和同系的周防尊曾一起寄宿在眼前的别墅里,两人住的只是房屋主人空出来的客房。宗像还记得他们曾经是怎样压低声音,在那间隔音并不好的房间里翻云覆雨,完事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斗嘴,在被窝里温存。

 

而现在,富可敌国的周防尊显然把整栋别墅都买下来了。

 

时隔5年,房子易主,肯定重新装修过了,所以没什么好留恋的。

 

况且根本不值得留恋,现在的生活也挺好,没了周防尊也一样。宗像想。

 

管家为他们推开装饰着青铜色繁杂纹饰的门,小心观察了周防和宗像的脸色,鉴于自家主人周防尊以前从没像今天这么兴奋过,以至于把藏车——对就是那辆土豪金的加长林肯,都开了出来。

 

嗯,宗像先生和周防先生,关系不一般。

 

默默得出这个结论的管家向身后一干等候发落的仆人们挥挥手,示意他们可以走了。

 

“请问宗像先生住哪间客房,先生?”

 

管家估摸这俩人关系不一般的话,周防尊定是不会让他住普通客房,于是问了个在平时看来,可能会因此被辞退的问题。

 

宗像心里就没管家那么多戏,从头到尾他都目不转睛盯着周防看,好好履行他【观察周防尊行为并记录】的职责。

 

“那间还没开过的吧。”

 

周防说的风轻云淡,却把管家着实惊到了。

 

周防口中的“没开过的房间”,平时就连仆人们都没进去过,需要打扫的时候,也都是由周防尊亲自动手。

 

有几次,周防在应酬上喝多了,就独自躲在那间屋子里。

 

没人知道他在里面干什么。

 

宗像倒好奇这家伙发达了之后怎么性格大变,从以前的闷骚变成现在明着骚。

 

嗯,是个有趣的现象,人在获得大量财富后的心理转变是个值得深究的问题。宗像想。

 

“你下去,行李我来搬。”

 

“诶?可是······”管家心说大老爷你这样的金主亲自给人搬行李什么的也太不像话了吧被狗崽拍到了怎么办这等糙活还是小的来·········

 

询问的目光被周防尊瞪了回去,管家压下内心os默默走开。

 

偌大的客厅顿时只剩两人。

 

宗像在一旁将周防和管家的眼神交流看得清楚,略微一挑眉,也没琢磨出周防这玩的是哪一出:“请阁下带路,我还有工作在身,不能浪费时间。”

 

周防没做声,捞起宗像手边的行李箱就往旋转的楼梯上走。

 

“这种事我自己来就好,不必烦劳阁下······”对于周防擅自做出扛行李的举动,宗像有些无语。

 

“哪有让客人自己搬东西的道理,对吧宗像。”周防没回头。

 

“·····················”

 

嗯,或许人在拥有大量财富后性格会来个180度转变。

 

出于职业习惯,宗像跟在周防身后开始思考。

 

“到了。”

 

周防停在一扇门前,从口袋里掏出钥匙开门,自顾自走了进去,把行李安置在角落。

 

宗像心说你这家伙玩什么呢咱俩早都分手了你还想做什么幺蛾子就算窝长得帅也不会··············

 

然后,他在进房间的一刻,停止了内心的吐槽。

 

房间是从前两人住的出租间,布置丝毫没变过,好像他和周防搬离后就一直等待他们回来。

 

“你的房间,我没动过,一直等着你来。”

 

“你要一直住这里也没关系,宗像。”

 

“宗像······我们···重新开始?”

 

周防觉得自己毕生的词汇量都在这三句话里了——虽然这三句话根本没什么词汇量。

 

宗像内心毫无波澜,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我们开始过吗,周防。”

 

这句话像寒风一样刮进周防心里,把他冻的透心凉心飞扬。

 

“别自恋了,周防尊。”他听到宗像继续说。

 

“我只是来完成我的研究而已,和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只不过是,研究对象而已。”

 

“没事的话请出去吧,别耽误我的工作。”

 

宗像径直走向自己的行李箱,准备取出笔记本电脑整理这次研究的表格。

 

“?!”

 

周防被宗像拒绝后有些火大,便趁着宗像经过自己身边时,伸手一扯,把人连拉带扯地按倒在一步之遥的床上。

 

他就不信宗像真会拔屌无情地拒绝他。

 

————————————————————————

 

不好意思窝写不下去了

 

再写下去会笑进精神病院的hhhhhhhhhhhhhhhhhhhhhhhhh

 

【我他妈写的什么鬼hhhhhhhhhhhhhhhhhhh】

 

后面的故事随便怎么想都行窝真的写不下去了玛丽苏什么的果然不适合窝吧!!!!!!!!!

 

————来自,一条放弃希望的咸鱼

 

 

 

评论 ( 12 )
热度 ( 60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