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迦羽】那些年我们追过的青王 3

诈尸


前篇 在此:


————————————


 

 

Homra酒吧最近清静得很。

 

这种清静持续足足三天后,草薙第一个幡然醒悟。

 

“尊,羽张和迦具都先生去哪了?”

 

后者正吸溜着草莓牛奶,无辜地晃了晃脑袋表示不知道。

 

这下问题大了。草薙想。

 

倒不是他对这两个三十好几的成年人不放心,只是他们身上一没身份证明二没钱,除了Homra还有哪里能待着?

 

更何况这一个两个,都不是省油的灯。

 

问题很大。于是草薙慌里慌张跑去Secpter 4找宗像礼司。

 

“这点不用担心,草薙君。”现任青之王兼户籍科室长宗像礼司从文件堆中抬起头安慰道,“羽张先生只是提走他的遗产,和迦具都先生去奈良度假而已。”

 

“可是——”

 

“身份证明的话,户籍科做点改动还不在话下。”

 

哦,他差点忘了。草薙出云顿悟:S4本职工作好像是管理户籍。

 

那么问题解决了。S4出来的他顿感一阵轻松,既然两位大人物都出去度假了,不如给自己也放个假?

 

第二天周防尊起床,对着空荡荡酒吧里,冰箱上贴着的便条发愣。

 

【我带安娜出去度假,冰箱里什么都有,你看着吃,尊——草薙出云。】

 

 

 

 

草薙出云也去了奈良。

 

这不是他的主意,当他告诉安娜要带她出去度假时,小姑娘第一个想去的地方是奈良——因为有很多鹿。向来不会拒绝安娜的他二话不说定下行程,第二天一早便带着人来了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现在他和安娜正在某公园里,被一群鹿追着跑。

 

“出云,放我下来。”被举在头顶的安娜开口。

 

“不行,万一被咬了还得去打防疫针——怎么没人说鹿这么凶的?!”草薙简直崩溃,一手护着骑在肩上的安娜,一手驱赶不断逼近亮出角的鹿。

 

接着他背后抵在了墙上。

 

fuck。草薙在心中骂娘。鹿群已经凑到了面前,接二连三在他身上闻嗅,接着开始咬他的衣角。

 

“救命啊……………”

 

能和绿之氏族正面刚的草薙出云,因为一群鹿,陷入了绝境。

 

 

 

迦具都玄示本来没想着度假,突然有一天,羽张迅拿着两份身份证明一张银行卡,笑嘻嘻问他要不要来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于是他们招呼没打,背起包直奔新干线,最后抵达奈良。

 

没有周防尊,只有他和羽张迅,这种度蜜月般的旅行对他来说简直难得。何况这是他第一次和羽张单独两人出远门。

 

奈良县,正值春季,樱花开了一茬又一茬,落了一地粉色,还有温顺的鹿做背景,羽张迅正支着结界,隔着层青色屏障专心投喂鹿仙贝。为了方便,他难得束起一头长发垂在脑后。

 

天时地利人和都齐了,不干点什么简直浪费。迦具都觉得再不做点什么自己将会受到良心的谴责,眼看着羽张手中鹿仙贝见底,他凑上去,大猫似的在对方肩上胡乱蹭:“迅,肚子饿了。”

 

“你也想吃?”

 

一块鹿仙贝顿时塞到嘴边。

 

迦具都伸手拍掉。

 

“乖,再等一会,喂完就走。”羽张迅无视一把年纪还有脸撒娇的男人,自顾自丢出仙贝,拍拍手上的残渣。扭头在对方脸上相当敷衍地啄一口以示安抚。

 

“救命啊……………”

 

无力的喊声传入耳,出于职业习惯,羽张下意识回头。

 

“那不是周防的氏族吗?”他推推身旁的迦具都。

 

“啊?”顺着羽张的手指看去,迦具都很快看到墙角被鹿淹没不知所措的草薙出云和安娜。

 

oh,shit。和对方目光相遇的瞬间,迦具都险些爆粗。

 

与之相反,草薙眼泪都要流下来了。发现救命稻草般的目光紧盯羽张迅………面前的屏障。

 

 

 

“是吗,那还真是凑巧。”

 

帮两人解了围,草薙提议既然都碰到了,不如去附近餐厅吃一顿饭。

 

羽张欣然接受。迦具都跟在两个男人一位少女背后,分不清现在到底是谁和谁的修罗场。

 

“接下来的行程有什么计划吗?”羽张问道。

 

“我看看………安娜还说想去北海道,我打算明天一早出发。”草薙划拉终端,上面是一页又一页北海道旅游攻略。

 

羽张顺势瞥了眼五花八门的攻略文章,又回头看看身后,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一支冰淇淋的迦具都玄示,视线在二者之间打转。

 

察觉到视线,迦具都凑上前去:“怎么了,迅。”

 

“想不想去北海道?”羽张指着草薙的终端问他。

 

“走。”哧溜着冰淇淋的男人秒答。

 

“出云。”一直保持沉默的栉名安娜突然拉住草薙的衣角,“泡温泉?”

 

“嗯?听起来不错。”

 

“小小姐有眼光,北海道的温泉可是出了名的。”羽张摸摸安娜头顶道,“草薙先生难得给自己放假,最重要的是享受不是吗。”

 

迦具都心中警铃大作。

 

“如果觉得室外温泉冷,这还有个人形加热器。”他笑眯眯补充着,“能力难得,可不能浪费了。”

 

 

回到遥远的东京某酒吧。周防尊,25岁大好青年,第一次为生计问题烦恼。

 

以往这种问题,是完全轮不到他来操心的。

 

Homra有灶台做饭,那里通常被十束多多良常年霸占开发新菜式,十束离开还有草薙出云煎得一手好牛排配红酒的西餐,再不济还有八田美咲做家常便当。

 

可十束多多良近期沉迷在苇中蹭课、草薙出云带着安娜出门旅游、八田美咲去美利坚参加滑板比赛。

 

没人做饭,问题大了。周防掏出终端打算点外卖。

 

但手指一滑,打开外卖app边上的联系人。于是他看见了顶上的【宗像礼司】。

 

总觉得,问题似乎解决了。

 

 

说实话,S4近期公务并不算多,相比前年令人猝死的工作量,这一年来他过得可是相当清闲,每天上班,玩拼图,批阅淡岛世理定时送来的文件,签个字,在茶座里喝下午茶,顺便叫来日高晓吃掉副手热情推荐的红豆泥甜点。下午五点下班,收拾收拾后看心情去常光顾也常偶遇周防尊的酒吧喝一杯,一天时间就这么充实地过去了。

 

今天似乎也不例外。盯着文件准备签字的宗像如是想。

 

下一秒终端响了起来,是某人专属的铃声。

 

【咣——!唔————】

 

最初听到这个铃声的是伏见猿比古。当时他正汇报某权外者监管记录,终端这一响不仅成功打断汇报,还差点让他当场表演颜艺。

 

“抱歉,伏见君……请继续。”宗像礼司相当诚恳地表达了歉意。

 

但伏见猿比古此刻只想逃走,从这个恶趣味深不见底的男人眼皮子底下。

 

谁会没事干把监狱里砸头撞墙的声音当作铃声?!伏见顿觉自己是小看了宗像礼司这个男人。

 

回归正题,此刻办公室只有宗像,他也便不介意周防在他上班时打来电话:“什么事?”

 

“……………”那头沉默半晌。

 

“阁下有话快说———”

 

“宗像,我饿了。”

 

“嘟————————”

 

宗像面无表情掐掉电话。

 

周防尊,脑袋终于坏掉了吗。


——————tbc——————

评论 ( 6 )
热度 ( 97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