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尊礼】这个不靠谱的实验


·喵尊鼠礼

·混乱的设定………

——————————————

【德国·德累斯顿】


“摄影机准备完毕,随时可以拍摄。”

“试验体就位。”

“老鼠在哪?”

“威丝曼博士拿着。”

偌大的实验室里,几名穿白大褂的实验人员围着实验台团团转,在他们不远处,是不久前从地里挖出,似乎能赋予生物神奇能力的石板。

“好啦,小老鼠,让日本的中尉见识一下你的厉害吧。”

阿道夫·K·威丝曼捧着身上画了蓝色圆圈的小白鼠,朝实验台走去。

“这是对特别Alpha个体的实验。”助手在一旁汇报,“老鼠,蓝,已放入,正在受石板影响。”

轻轻将老鼠置于实验台中,威丝曼后退几步。迷宫中,做了标记的老鼠抬起上身左右嗅嗅,周身发出淡淡的蓝光,不久一把小小的剑状结晶浮现在老鼠头上。

被叫做特别Alpha个体的老鼠向前奔跑,迷宫内的老鼠像是受到指引,随着它一起向一个方向飞奔,最后立在迷宫出口,以蓝为首,整齐的拍成一列。

“喔喔……………”科学家们发出惊叹。

“这是……”国常路大觉尝试着组织自己的语言,“人类也能发挥出这种能力吗!”

“远远不止于此!因为与石板链接的强度和脑神经复杂程度成正比,换句话说……区域内的因果律偏向,会形成反应群组,同时将周遭的Beta个体卷入,力量将会以几何级数增强,结果就是……”威丝曼陶醉在对石板的解释中,拿起一根粉笔走到黑板前写写画画。

“诞生超级军团吗…”国常路接下话头。

“诶,不对哦中尉。”

威丝曼摆出失望脸,在黑板上写下【Freude】:“它会让大家幸福才对。”

话音刚落,实验台方向传来一声巨响。

阿道夫和国常路循声望去,另一边的实验台已成一片狼藉,倒塌溅起一片灰尘,小白鼠们无力地趴在地上微微抽搐,悬浮于标记着红色圆圈老鼠头上的结晶消散在空中。

“阿迪!”尘埃散尽,一位五官与阿道夫相似的女性走进来,埋怨的目光落在阿道夫身上,引得他尴尬地笑起来。

“姐姐……”

“那个…”被唤作姐姐的女性径直走到国常路跟前,“我家弟弟是不是又给您添麻烦了?”

“不是啦,只是让他们看一看我的实验而已,对吧中尉?”阿道夫将求助的眼光投向国常路。

“确实看到了了不起的成果,令人惊叹。”

“是吧~”阿道夫高兴起来,随即作出一副抱怨的样子,“但是中尉居然把这些孩子当作战争的工具,真过分呐……”

“我说!”克劳迪娅·威丝曼扑过去捏紧弟弟的腰,毫不意外换来一阵惨叫。

“啊疼疼疼!!!姐姐放手啦!!!”

国常路看着两人的互动,不自觉挪开视线红了脸。

“我说啊中尉,下次我们增加一种实验体吧!”

猝不及防被cue到,国常路大觉茫然的看向阿道夫。

“能拜托中尉领几只猫回来吗?以猫的脑神经一定能发挥出比小白鼠更让人惊叹的能力啊!”

“啊………好………”


过了几天,国常路大觉再次造访那个实验室,身后跟着的属下们一人提着一个笼子。

“你说的猫……”国常路纠结地看向自己手中笼子里的猫——毛发偏红,金色眼瞳,不看额前诡异的,两搓长得离谱的毛,倒是只相当漂亮的猫。

“嗨,亲爱的猫~”阿道夫俯下身冲笼子里的猫打招呼。

猫慵懒地晃晃尾巴,打量他几眼当作回应。

阿道夫打开笼子将猫抱出来,手上一下一下顺着毛:“真是个漂亮的家伙,呐中尉,你说叫什么好?”

此时实验室里已经放下一排笼子,几个笼中的猫不安分的挠着铁丝。

“这个……都要用来做实验的话,没必要取名吧。”国常路对这个提议相当语塞。

“真是无趣的男人……”

阿道夫撇撇嘴,举起手里的猫:“中尉不给起我起!你就叫尊啦!”

“…………………”


阿道夫发现,这群猫并没自己想象中的,将实验室搅得一团糟。

似乎以那只叫尊的,还有另外两只黄猫为首,几乎所有猫都能乖乖地,听从它们的指示——当然这只是猜测,毕竟就算是科学家也听不懂猫语。不过至少这家伙拯救了几次差点毁于猫抓下的实验报告。


饲养了几天,过足猫奴的瘾,阿道夫才在克劳迪娅一次次的催促下开始着手下一次试验。

“1、2、3号实验体准备完毕。”

“正在与石板产生链接,结晶体正在产生…”

助手们忙着记录实验现象,阿道夫则在一旁兴奋的搓手:“来吧尊,让我看看你的颜色…”

须须趴在实验台上动都懒得动,只是轻轻晃着尾巴眯起眼——看样子实验台是个适合用来睡觉的地方,他很满意。

毫不在意自己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变化,须须就这样心宽体胖,头上的结晶体在阿道夫纠结的目光下成型,最后变成一把小小的赤色剑。

“诶,是赤啊……”阿道夫思考良久,命人拿来装着老鼠的笼子,“虽然只是一时兴起,不过还是很好奇……将不稳定的赤与青放在一起……”说这他打开老鼠笼,取出做有蓝色标记的小白鼠。

实验台里,打盹的须须听到老鼠的响声动动耳朵,睁开猫眼,喉咙里发出不满的咕噜声。

“就一会,千万别把这只ex-alpha个体吃了啊,咱不缺这些肉……”

阿道夫好言好语哄着猫,然后将小白鼠放入实验台。

老鼠很快有了反应,周身散发出蓝光,剑状结晶很快出现在头顶。

“哦哦,真是迅速的感应……”阿道夫做着记录。

“喵?”尊端详这只小白鼠,然后甩甩尾巴丢出一小团火。

“吱!”老鼠展开蓝色屏障挡住。

眼看就要打起来,阿道夫急忙抓出老鼠放回笼子。

“啊啊,好像发现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呢。”



半夜,实验室旁的小黑屋里,猫笼与鼠窝被放在一起。

“吱。”清脆的叫声在黑夜里显得突兀,被称作ex-alpha个体的老鼠对着隔壁的猫笼出声。

——请阁下以后不要再一言不合丢火球了,烧焦自己的毛可不好。

“喵……”低沉的叫声自另一个笼子里传出。

——真是只讨厌的老鼠。

——请不要用老鼠这个称呼,我有名字。

——哈……老鼠还需要名字?

——当然。

这一声吱得底气十足。

——我叫礼司。

——哈………尊。

——真是和阁下完全不沾边的名字。

——爱听不听。

这是同为ex-alpha个体之间,也是一猫一鼠间的头一次交流。


又是几天,阿道夫在多次试验后,得出了【赤青间可能存在一定联系】的猜想,他决定再把猫与鼠放在一起试试。

老鼠被放在实验台里,出了为首的那只,其余的都团在一起,对着对面那群看到老鼠眼光就犀利起来的猫瑟瑟发抖。

“吱。”

——好久不见。

——哈,天天看着你这小身板,好烦,什么好久不见。

——同理,我也不想让我的同胞们承受被一群猫盯着看,随时会变成晚餐的精神折磨。

——怕什么,你不也会放火。

喵了一声,须须瞥过脸,礼司鼠觉得要是猫会笑,这家伙一定能笑得十分欠揍。

————不如打一场,我很乐意做第一只干翻猫的小白鼠。

——哈,乐意奉陪。

阿道夫在一旁懵逼,心说这俩不同物种还是不捕食关系怎么就吱喵上了,这搞半天结晶体还没出现,难不成猜想是错的?

想到这里他颓废了。

结果下一秒,剑状结晶同时出现,阿道夫觉得自己看到了希望——这俩姑爷爷终于有反应了啊!

“吱。”——你做了什么?长毛看上去似乎很激动。礼·小白鼠·司歪头。

长毛——这是一猫一鼠难得达成共识,给阿道夫取的外号。

“喵。”——不是很懂他们人类。尊·猫抖抖耳,斜睨着阿道夫。

一旁做记录的阿道夫放下笔往实验台看去,发现被一群猫和一群鼠同时用鄙夷的眼神盯着,惊掉一层寒毛。

——我我我我我这是被鄙视了?石板还能提高生物智商吗真是神奇……

这么想着他抓起笔在实验记录上写下这一猜想。

——嗯,果然是愚蠢的人类。为首的猫和鼠相视一眼。

“吱。”——阁下不觉得,再不做点什么的话,长毛就要收工了吗,好歹我们是实验体。

“呼噜……”——你想干嘛。

猫立起三角耳,心中泛起不好的预感。

下一秒,它的胡须上就结满冰棱。

“喵———!!!!!!”——你干嘛?!

——搞点事而已,不要惊慌,炸毛的猫君。

尊看这小白鼠敢撩自己,想着不能就这么算了,于是丢出一团火球。

“吱!!”——哦见鬼,你会把我保养多年的皮毛烧焦了知道吗,野蛮猫!

“咕噜…”——谁管你。

“吱。”——这事不能这么算了。

礼司扭头看看身后一群始终在瑟瑟发抖的小白鼠,暗叹这群家伙还需要磨练,随后张开青色结界扑过去。

尊挑眉……………如果猫有眉毛它一定会挑,回头示意俩黄的深浅不一的两只猫让他们看好后面一帮子蠢蠢欲动的家伙,一巴掌挥向扑来的小白鼠。

结果它打空了,礼司在空中一蹬腿,踩着不知何时出现在半空的悬浮台阶侧身闪过,然后冲到猫脸前狠狠挠了一爪子。

尊的脸瞬间皱成一团,他可是只猫啊!老鼠天敌!就这么光天化日被一只小白鼠欺负面子往哪搁?

它炸起毛,周身的散发出层层火焰向礼司扑席卷而去。

“哦哦哦哦太惊人了!这就是石板的力量吗!”

围观的科学家,包括阿道夫在内都要惊掉下巴,这还只是猫和老鼠………要是放人类身上的话……

咔啦———

一声脆响,赤色结晶裂开一道缝。

“诶,这是………”阿道夫上前观察,这是以往的试验里从没出现过的情况。

一团火擦过发烧,银白的头发瞬间变得焦黑,阿道夫眼看打斗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忙伸出手阻拦两只互相丢火球砸冰块的生物:“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们别打了啊我的试验台!!!”

“吱。”——哼,下次再找你算账。

“喵………”——这事我跟你没完。

被迫分开的两只不甘被打断,只得相互恶狠狠瞪眼,巴不得在对方身上开出个洞。


近一个月,阿道夫都沉迷试验与演算不可自拔,一个月前两只ex-alpha实验体的打斗让他获取不少数据。

“那么问题来了……结晶体裂开的原因是什么?”

克劳迪娅咬着笔头看向角落笼子里那只见不着ex-alpha小白鼠就像没电一样的猫,问道:“阿迪,上次出现裂缝是什么时候?”

“我记得是尊放火的时候,啊那火还挺大……”阿道夫思索着回答。

“再试一次,让须须放火看看。”

“须须?”

“啊,就是你叫尊的那只,我觉得须须这名字比较适合它。”

“哦………”


——又见面了,野蛮猫

——哈,老鼠。

实验台上又一次出现一群猫一群鼠相互对峙的情况,只是那群小白鼠不再缩一起瑟瑟发抖,而是当着一群天敌的面在ex-alpha个体身后打打闹闹。

——啊反正有那只身上涂了圈圈的家伙罩着没关系啦………

这是所有beta个体小白鼠的心声。

“乖~~”阿道夫在一旁给尊顺毛,“丢一团火出来。”

“咕噜……………”

尊很满意阿道夫的人工服务,伸伸懒腰信爪丢出一个火球。

“不够哦尊,再多丢一点,晚上多给你几块肉。”阿道夫简直就像个拿着棒棒糖勾引小萝莉的大叔。

“哼。”

尊索性放手烧。

赤焰刚漫到小白鼠那,就被挡住了。

“叽!”礼司不满地叫。

阿道夫看这俩又有杠上的趋势,忙推到一边准备记录。

毫不意外,几分钟后实验台又是一片狼藉。

心满意足采集到数据,阿道夫刚想伸手抱尊,就被猝不及防地,又一次烧了头发。

猫抬头疑惑地看着他。

“停下,尊,已经够了。”

阿道夫熟门熟路,掏出怀里的小鱼干伸过去。

滋啦————

小鱼干被席卷而来的火焰烧成焦炭。

“嗯?”

“怎么了阿迪。”克劳迪娅看情况不对,离开书桌靠近实验台。

阿道夫相当委屈:“很奇怪啊姐姐,尊它居然不吃小鱼干……”

克劳迪娅看向尊,刚想数落几句,不料一阵火焰席卷而来,差点点燃衣角,小白鼠在一旁叽叽喳喳叫唤,跟着放出苍蓝的火。

一群科学家忙前忙后想强行终止试验的时候,头上传来刺耳的警报。

“见鬼,是空袭!”

“先撤离吧!威丝曼博士!”助手们慌乱收拾宝贵的资料,一个个往外跑。

“阿迪,我们先走,试验之后还能继续做。”克劳迪娅拉起阿道夫的手腕往外跑,半路上又停下,“你先走,我回去把实验体带出来。”

阿道夫闻言抓紧克劳迪娅:“不!现在回去太危险,先去防空洞避难!”

“ex-alpha个体的产生太过困难,失去这两个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找到下一个!”

“那我也一起!”

“阿迪!”克劳迪娅对这个执着的弟弟顿生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要搬一起搬,实验体那么多,你一个人搬不过来吧。”

克劳迪娅知道自己杠不过弟弟,只能先一步跑回实验室,阿道夫跟在身后。

但她的运气不太好。

抱起实验台上的ex-alpha个体们,尊依然没有收回周身的火焰,猫科动物的本性让它听到陌生的声音时格外警惕。

盟军的飞机就抵达实验室上空投下炸弹,石砖砌起的实验室无法抵御多次轰炸,天花板塌了下来,堪堪将克劳迪娅压在下面。

“姐姐!!!”阿道夫刚跑出实验室,回头看到消失在石块下的克劳迪娅,发出绝望的哀嚎。


空袭过后,国常路大觉急急跑向实验室,拐过下一个拐角,没看到印象中的房屋后,他的心情跌到谷底。

——就这么完了吗……

绕过废墟,他的视线被天空中的光线吸引,抬头看去,一把放大许多倍的银色剑状结晶悬浮在半空。

他猛然想起什么,加快脚下的速度。

不远处,在一堵剩下一半的石墙下,阿道夫·K·威丝曼抱着克劳迪娅的尸体坐在石板下方,周身发出柔和的白光。

“中尉,姐姐她…………”

阿道夫眼神中溢满悲伤。

国常路了然,石板让挚友成为了第一个,人类的ex-alpha个体。

这究竟算不算好事…………国常路低头,不敢出声。

“喵……………”

一阵微弱的猫叫吸引了他,抬眼看去,那只ex-alpha个体的猫正趴在地上,身上布满血迹,看上去也命不久矣。

国常路伸手有一下没一下的抚着猫,发出悲叹:“连你也不行了吗……”


尊躺在地上,刚才的坍塌压断它的脊椎,现在下半身一点知觉也没有,失血过多让它只觉得冷,身边的火焰却不听使唤,一个劲地往外冒。

简直就像用生命在点火。

一旁的白鼠因为个体小,侥幸逃过坍塌带来的威胁,带着一身脏兮兮的毛走到天敌身边。

“叽。”

——野蛮猫。

“呼………”

尊费力地抬眼,看到一只灰扑扑的老鼠站在眼前。

——啊,老鼠啊。

——把那东西收回去。

——它不受控制。

——为什么人类要发明这东西呢……结局只是自食其果而已。

礼司抬头看着天上大了几倍的结晶体,以一只老鼠的智商并不能理解那东西的存在,它看向低处已经残破不堪,小上许多的赤色结晶。

——破成这样?感觉会掉下来。

——谁知道,爱掉就掉吧。

国常路大觉看到残破的结晶体,心中泛起不好的预感。

他只能观察,这是最后的观察机会了,这只ex-alpha个体的结晶会怎样,极有可能关系到威丝曼的结局。

他和威丝曼就这样保持着沉默,谁都没有先开口。

直到威丝曼抱起克劳迪娅的遗体起身:“走吧,中尉。”

“去哪?”

“找个战争痕迹少的地方吧,姐姐不喜欢战争……”

国常路打消询问今后打算的念头,跟着威丝曼离开实验室废墟。

“轰——————”

身后传来巨响,国常路回头望去,ex-alpha个体们呆着的地方,出现一个深坑。

他暗自心惊,如果换成威丝曼头顶的剑……

回过头,和挚友相隔一段距离的国常路提起脚步追了上去。



—————————fin———————— 偶然的脑洞,尊喵文比礼喵文少,窝撒把灰…………

虽然个人觉得尊喵肯定是贱生糟养活(什么鬼)的类型

窝在干嘛?窝是sei?窝在哪?

ouch…………

评论 ( 16 )
热度 ( 43 )

© One_Ashen | Powered by LOFTER